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0 疯狂的陆地巡洋舰
    面包车内,冬寒抓着凌涵的头发问道:“艹你妈的,你没想到我能出来吧?”

    凌涵一头秀发散乱,双眸扫向车内四周,神情稍有些慌乱。ranw?en w?w?w?.?r?a?n?w?e?n?a`com

    “啪!!”

    冬寒轮着胳膊,一巴掌打在凌涵的头上继续吼着问道:“我问你呢!你是不是没想到我能出来!”

    “你想干什么?”凌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

    “我想干什么?!艹你妈的,你说我想干什么?”冬寒情绪有点失控,指着自己脸上的一块疤瘌,歇斯底里的喊道:”我他妈毁容了!你说我想干什么?!没有你这个贱娘们领着人来我家抓我,我他妈能给脸上留这么大个疤瘌吗?!”

    凌涵抿着红唇,没有吭声。

    “艹你妈的!不是你从中间装傻充愣的骗我,老子这时候已经去普吉岛度假了!!现在我工作没了,好处费拿不到了,所有的钱全部花在案子上了!!融府的人找我,要账的人找我,我他妈已经在s家庄生存不下去了!”冬寒拽着凌涵的秀发,一边狠狠晃着她的脑袋,一边咬牙切齿的吼道:“你把我坑惨了!艹你妈的,你把老子坑的什么都没有了!”

    “冬寒,你要冷静冷静。我承认我有错,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凌涵眨着大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并没有选择顶着冬寒的话说。

    “啪!”

    冬寒再次轮起巴掌打在凌涵的脸上骂道:“去你妈的!你不用跟我说软话,我是不会再信你的!老子不可能让一个女人骗两次!”

    凌涵双眸喷火的盯着他,不再吭声。

    “冬寒,我听你俩的话里的意思,这娘们好像不欠你钱啊?”比目鱼跛子皱眉说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冬寒声音沙哑的喝问道。

    “不是我什么意思,是你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跛子沉吟半晌后,挠着鼻子问道:“她要不欠你钱,那我们等于生要。可是生要的话,你出的力和我们出的力,完全是两回事儿!所以,我们哥几个凭啥就拿百分之三十呢?!”

    “他答应给你多少钱?!”凌涵突然问道:“你放了我,我也可以给你!”

    “你闭嘴!”比目鱼跛子指着凌涵呵斥一声后,就冲冬寒说道:“我要拿百分之七十!”

    冬寒盯着跛子看了半晌后,就直接咬牙说道:“行,老子要百分之二十都行!你就帮我把这个娘们办了,怎么都行!”

    “呵呵,行,那你办吧!”跛子想了一下后,就摆手冲司机说道:“你找个胡同把车停下!”

    “嘎嘣!”

    冬寒晃荡了一下脖子后,伸手就要拽自己衣服。

    “滴玲玲!”

    就在这时候,冬寒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

    “你在哪儿呢?我是季康!”

    “在车上,怎么了?”冬寒喘息着回应道。

    “我到了!”

    “你进市区了?”冬寒问。

    “恩,赶紧说,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接你。”季康精神似乎莫名又正常了许多的问道。

    “刷!”

    冬寒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张嘴说道:“我在建n大厦旁边的府河路上,这儿有一家明明东北大串!”

    十几秒后,季康回了一句:“导航了,我离你那儿不远,你等着吧!”

    “嘟嘟!”

    冬寒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翁!”

    面包车顺着府河路旁的道牙子就冲了上去,而司机猛踩油门,直接就将车开进了胡同内。

    “冬寒,你是不是疯了?我给你钱,好吗?求你放过我?!”凌涵此刻确实有点慌神了,因为冬寒此刻的样子,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他好像把自己近几年的不顺下压抑和积累的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

    “哗啦!”

    冬寒直接撕开了自己的衬衫,棱着眼珠子喊道:“你不让我好,我他妈也不让你好!你不是有底线吗?装矜持吗?!艹你妈的,今天我就让你变成一个破鞋。我一会把视频录下来,刻成碟给你们公司每个员工都发一套!把你照片做成海报,天天雇人在你们公司楼下发!”

    “艹,真jb狠!”比目鱼跛子斜眼扫了一眼有点变态的冬寒后,一边推开车门走下去,一边笑着说道:“你快点昂,我们在车下面排队!”

    “脱衣服!”冬寒光着膀子,坐在车里指着凌涵说道。

    “死都不可能!”

    “艹你妈的!!我让你不可能!”冬寒再次抓住凌涵的秀发,随即翻身就要用强。

    “嘭!”

    凌涵噼里啪啦的就跟他在车内撕扯了起来。

    数秒过后。

    “啊!”

    冬寒一声惨叫,右脸被凌涵抓出几道挺深的口子!

    “刷!”

    凌涵伸手就要拽车门打开。

    “嘭!”

    冬寒气急,薅着她的头发,将凌涵的脑袋撞向了中排座椅的车窗玻璃。

    “哗啦!”

    玻璃瞬间荡起一阵蜘蛛文,而凌涵的额头眨眼间就渗出了鲜红的血迹。

    “我让你挣扎!”

    “嘭!”

    “我让你挠我!”

    “!”冬寒疯了一样的拽着她的脑袋就往车门上磕。

    “吱,吱吱吱吱嘎!

    就在这时,街道上泛起了一声,足足能传到两公里以外的急促刹车声,随即一辆前脸几乎被撞烂了的陆地巡洋舰,斜着就冲到了府河路上停滞。

    “咣当!”

    与此同时,街道对面的一台雪佛兰科鲁兹的车内,有一青年指着胡同喊道:“在那边!”

    “咣当!”

    话音刚落,陆地巡洋舰的车门就被推开,两个青年,一人手持两把菜刀,就冲下了车。

    “艹你妈的,你还挠不挠了?!”冬寒拽着凌涵的头发,依旧在车内撞击着吼道。

    “涵涵!”

    “艹你妈的,今儿我全给你们干死!!”

    两声怒吼宛若惊雷一般从陆地巡洋舰旁暴起,震颤着街道。

    “刷!”

    比目鱼跛子嘴上叼着烟,本能就扭过了头,随即见到了两个男子,宛若疯了一样的老牛直愣愣的冲来!

    “哥几个,拿东西,拿刀!”跛子回过神来后喊道。

    “拿你妈了个b!你给我眼神往火葬场看!!”张世忠宛若三步上篮一般冲来,左手一菜刀剁下时,跛子狼狈躲过,而他紧跟着右手又是一菜刀,直接砍在了跛子脸上,当场剁掉对方半拉鼻子!

    “小忠,伟伟!!”凌涵喜极而泣的在车内喊出了两个各持两把菜刀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