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2 最懂犯罪的罪犯
    康哥的一句把“车往前提提”,直接让跑过来的冬寒心都碎了,因为他虽然不认识季康,但却以为对方停车不动,是想帮自己一把,但却没想到司机一脚油门就把车开走了,而冬寒看见车开走后,就宛若泄了气的皮球,噗咚一声扎在了地上。r?an w?e?n w?ww.ranwena`com

    “妈了个b的!”张世忠拎着菜刀还要过去砍。

    “快走吧,一会警察来了!”凌涵死死拽着张世忠喊道。

    “我得给他弄回去!”张世忠咬牙还要上前。

    “小忠,小忠,走了!”牲口一样的林伟,追着跛子四人穿了两条街后,就掉头又跑了回来:“警车,警车过来了!”

    “刷!”

    张世忠听到这话,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就只能拽着凌涵说道:“走,往这边走!”

    “咣当!”

    与此同时,林伟也钻进了车内。

    郊区黑游戏厅门外。

    沙红刚站在树下戴上手套和口罩之后,就肩上斜挎着那种老式的军绿色行军包,单手拎起右腿旁的满贯煤气罐,腰间挂着一比警用胶皮棍子还长的圆柱形物体,迈步就奔着游戏厅走去。

    游戏厅内,老板依旧守在吧台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麻辣鸭脖子之类的小吃,而零零散散的七八个赌棍,有的背手看着热闹,有的则是一边玩着奔驰宝马的赌博机,一边与身后的人聊天。

    “咣当!”

    就在这时,众人听到门口传来一身开门声,随即老板本能笑呵呵的扭头喊道:来了,哥们!”

    “恩,来了!”沙红刚拎着煤气罐就进了屋。

    “恩?”老板这时一愣,因为他看见沙红刚既戴着口罩,又戴着手套,而且还拎进来了一个煤气罐。

    “咣当!”

    就在老板一愣神的功夫,沙红刚双手将煤气罐抬起,直接越过吧台桌面,咣当一声就砸在了吧台里侧的电脑桌上!

    “艹!”老板吓了一跳,因为煤气罐离他的脸就不超过一掌远。

    “哗啦!”

    沙红刚拧开煤气罐的阀门,随后身体挡住吧台出口,不慌不满的就拿起了腰间的那个棍子。

    “你他妈的要干什么?”老板瞪着眼珠子喝骂道。

    “从你左手旁边的柜子里,给我拿钱!”沙红刚直接将肩上背着的军绿色帆布包扔了进去,并且补充道:“装满!”

    “我艹你妈的,你敢抢我!?”老板不可置信的咒骂了一句。

    “呲呲!”

    气罐疯狂的往外冒着气,短短七八秒钟,屋内众人就全部闻到了煤气味。

    “刷!”

    就在这时,赌棍中有一小伙子,在反应过来后,转身就进了左侧的房间。

    “装钱!”沙红刚右手拿着棍子,左手抓起吧台内专门赠送给客人的打火机后,语气非常轻淡的再次冲老板说道。

    “我给你钱,你也走不出去!”

    “你里面屋有四个压场子的,也有枪,这些我都知道。”沙红刚眉头轻皱的补充道:“想整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信我的,你他妈还有在挣钱的机会,明白吗?”

    老板听到这话后,瞪着眼珠子就咽了口唾沫。

    “踏踏!”

    与此同时,果然有四个人从左右两侧的屋内跑了出来,并且有一人手里还拿着锯短的猎枪。

    “来,艹你妈的,我看谁要抢钱!?”中年直接举枪对准了沙红刚:“你要劫局啊?”

    “你开枪不一定能打死我,但我把火机点着扔吧台里,肯定能炸死你老板。”沙红刚笑着问道:“咱俩试试啊?”

    “那就试试呗?!”中年作势就要扣动扳机。

    沙红刚站在原地,看见中年做出要开枪的动作时,连眼皮儿都没眨一下,双腿宛若钢筋一样笔直!

    他曾经抓过纵横三省,身背数条命案的悍匪团伙,更击毙过敢直面与警察进行射击的亡命徒,所以沙红刚此刻面对几个压场的混子时,那心理波动是非常稳定的

    “!”中年在作势开枪,但看见沙红刚连退都没退后,确实就有些没招的看向了吧台里的老板。

    “咣当!”

    老板扫了一眼沙红刚手里的打火机后,低头拽开柜子门,弯腰就从里面给军绿色帆布袋内装起了钱。

    十几秒后,沙红刚扫了一眼已经快满了的小帆布包,轻声说了一句:“行了!”

    “!”老板顿时一愣,因为柜子里还有一点钱。

    “我没动你客人吧?”沙红刚声音很小的问道。

    老板额头冒汗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的问道:“什么意思?”

    “我没断你生意,你也别非得要我命,这钱我借着花一段,有了肯定还你。”沙红刚话语轻柔的说道:“别让他们追我,要不对谁都不好。”

    话音落,沙红刚拿起桌内的钱袋子,两步窜到门口,迈步就跑了出去。

    “艹你妈的,追他!”客厅内的中年,拎着枪就往门口窜去。

    “别追了!!”

    此刻损失了大笔现金的老板,竟然制止着喊了一句,因为现在虽然一柜子钱没了,但他以后还能挣,可万一要闹出点啥大事儿,那就等于自己断了生财之路。

    “咣当!”

    中年没有听话,可能感觉到沙红刚整这把事儿会砸了他的饭碗,所以宛若狼狗一样的领着三个兄弟就追了出去。

    “那边!”

    四人出门之后,迈步就奔着小区胡同去追沙红刚。

    五秒过后。

    “刷!”

    沙红刚在胡同拐角窜出来,右手直接一推棍子上的开关,紧跟着一阵刺眼的蓝光噼里啪啦的就在棍子上缠的两个线上暴起,电流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在棍子四周跳动着!

    这是一个自制的超大号电棍,是几年之前,沙红刚从在本地抓获的一帮珍贵动物盗窃团伙审讯中学到的,据犯领头的罪嫌疑人交代,这电棍要说一下能整倒大象啥的,那是吹牛b,但在连续电击下,干个鹿,收拾一下藏獒啥的都完全没问题

    “我艹!”中年吓的嗷一声。

    “嘭!”

    自制的超大号电棍杵到中年腰上,竟当场电的他后退了两三步,并且身体瞬间就往地面上瘫了下去!

    “啪!”

    沙红刚一脚踢开中年掉在地上的猎枪,随即拿着电棍就迎上了对面三人。

    “噼里啪啦!”

    一阵蓝光在漆黑无比的胡同内闪烁。

    五秒之后!

    手里只有军刺,匕首的三个中年兄弟,全部被电的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

    “踏踏!”

    沙红刚连跑都没跑,只快步走的离开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