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6 争风吃醋公子哥
    子然单独在阳台问完沙红刚之后,二人在回到林伟屋内的时候,这气氛可就莫名尴尬了起来。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因为偷钱这个事儿性质太过恶劣,所以一旦把话挑明之后,问的人心里有波动,被问的心里更他妈波动。而且林伟也知道这件事儿,所以他看二人的眼神也很反常。

    由于屋内的气氛难受,所以沙红刚找了个借口后,就离开了林伟家,而留下的子然却和林伟聊了起来。

    “他怎么说?”林伟问。

    “他说自己没拿。”子然点了根烟后,轻声回应道。

    “钱没丢之前,他都没碰过袋子,那为什么袋子上会有他的指纹?难道警察会嫁祸他吗?”林伟抱着肩膀,眉头紧皱的说道:“哥,丢一百万咱可以认倒霉,因为咱丢得起。但事儿它不是那么个事儿啊!融府咱都不说了,就咱在h市的时候,那办公室的门我几乎都没锁过,但一分钱都没丢过!这人呐,败家点,咱可以养着,但手要不干净,那说啥都不能接受。”

    “是啊。”子然看着窗外,脸色阴沉的说道:“沙红刚如果因为家里困难,自己外面也欠了不少饥荒,所以脑袋一热把钱拿了,这我能理解!可他要就不承认,那就是两个性质了。”

    “你没给他说指纹的事儿吗?你问问他,为啥袋子上会有他的指纹!”林伟接了一句。

    “没必要。我再等他两天,如果他没动静,那这个人以后我不用了。”子然喘息一声回应道:“一块共事儿一回,散了就散了,没必要撕破脸。”

    “……身上有点毛病咱不怕,但这个小偷小摸的实在让人恶心。”林伟极其反感的评价了一句。

    ……

    另外一头。

    沙红刚打车回到住所之后,整个人似乎就进入了一种寝食难安的状态。晚上已经过了11点,他连续喝了三四罐啤酒,又冲了个澡,但还是无法躺在床上入睡。

    一直折腾到接近凌晨,沙红刚猛然从床上坐起,随即点了根烟后,就目光阴霾的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你在哪儿呢?”沙红刚直接问道。

    十分钟之后,沙红刚重新穿上衣服,离开了家。

    ……

    s家庄市区,某夜店门口的二楼上,文可妮与董先生还有另外几个朋友,迈步就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并且都挺开心的聊着。

    “董哥,谢谢你照顾我哈,给我这么好一项目。”文可妮笑眯眯的说道。

    “主要也是你手里有人脉,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牵头办这个酒会。”董先生背着手,一边走,一边说道:“可妮啊,你在s家庄,已经完全可以靠人脉赚钱了。”

    “哎呦,我就瞎混当,赚点你们不愿意赚的小钱儿。”文可妮谦虚的回了一句。

    “踏踏!”

    话音刚落,韩晓领着七八个人,迈步就从楼下往上走来,而且他今天明显喝了不少,走路都有点打晃了。

    文可妮看见韩晓后,表情瞬间不自然了起来。因为韩晓今晚给她打电话,约她出去,但她找了个借口就给推了。所以,现在韩晓出现在这儿,文可妮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他故意找来的。

    “哎呀,这不董先生吗?”韩晓即使喝多了,也是派头十足,双手插兜,满脸挂着陈冠希似的笑意冲董先生打了声招呼。

    “哎,晓,来玩啊,呵呵。”董先生一愣后,也是跟韩晓摆了摆手。

    “啊,过来转一圈。”韩晓点头后,扭头就看向了文可妮:“哎呀,s家庄第一女公关也在呢?”

    “……!”文可妮一看韩晓的状态不对,就立马冲董先生说道:“董总,您先走吧,酒会的事儿我明天跟您电话沟通!”

    “哎,好,呵呵!”董先生知道文可妮的意思,所以笑着点头后,就迈步要往楼下走。

    “干嘛去啊?”韩晓抬头问道。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董先生答道。

    “有啥事儿啊?来,留下一块喝两杯。”韩晓伸手拽着董先生就要往上走。

    “……真不行,家里有点事儿,我得回去看看。”董先生笑着寒暄道:“改天,改天吧。”

    “董叔,不给我韩晓面子啊?”

    “不是!”

    “那你是啥意思啊?”韩晓眯着眼睛,满嘴酒气的逼着董先生问道。

    “……呵呵,咋的了,晓?”董先生愣了一下后,咧嘴一笑。

    “你能跟一个交际花过来喝酒,跟我喝不了啊?”韩晓歪着脖子,像是在开玩笑似的调侃道:“叔,董大眼跟我说,你在家天天吃枸杞,人参啥的壮阳……怎么一到夜场,我看你也不用壮啊,专门挑年轻的姑娘找,状态一直生龙活虎的啊,哈哈!”

    “……!”董先生短暂沉默,笑着说道:“韩晓,你误会了,我找可妮是过来谈事儿!”

    “我就不信,在s家庄,我他妈看上的姑娘,还有人敢跟我抢。”一直很低调的韩晓,借着酒劲儿说了一句有些过了的话。

    董先生脸上笑容不变,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没人敢和你抢!”

    “不喝酒了啊?”韩晓问。

    “恩,真不喝了!”董先生摇头。

    “行,那有空聚吧!”韩晓目光阴沉的冲着董先生说道。

    ……

    十分钟后,董先生与众人一块出了酒吧。

    “……哎呀,这人真挺让人上火的,你别忘心里去昂,董哥。”文可妮劝了一句。

    “我都多大岁数了,能跟一小孩争风吃醋吗?哈哈!”董先生一笑,竖起大拇指说道:”还得是你魅力在这儿摆着,把s家庄正当红的公子哥都迷的愣跟我装社会人了……!”

    “哪有啊,我都老了……!”文可妮捂嘴一笑。

    ……

    楼上。

    “你们记住了,这个老董要还他妈嗮脸,就找俩盲流子,堵他单位门口狠揍他一顿,给他衣服扒了,光着绑树上。”韩晓躺在沙发上,磨着牙骂了一句。

    ……

    另外一头,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沙红刚就单独返回住所,可依旧失眠睡不着觉。所以他熬了整整一夜后,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主动拨通了子然的电话。

    “喂?“

    “你在哪儿呢,我跟你说说钱的事儿!”沙红刚捂着脸,直奔主题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