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7 真话还是假话?
    早上九点半,融府康年经理办公室内。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说吧。”子然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脸上没啥表情的冲着对面的沙红刚招呼了一声。

    “咕咚!”

    沙红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钱真不是我拿的。”

    “啪!”

    子然用火机点了根烟:“继续说!”

    沙红刚沉默半晌,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就皱眉叙述道:“那天警察过来抓我,王宁和禹峰就把我送到了厕所,因为那里有个通气窗,而我就是从那儿跑出去的。到了外面之后,周围还有其他警察,所以我怕被堵住,就找了个楼栋子躲了起来。但我没想到,我躲了还不到十分钟,禹峰就也从窗户跳出来了。我很纳闷就喊了他一句,他当时就慌了,因为我俩一对上眼之后,我发现他手里拿了个袋子。”

    子然听到这里后,眉头轻皱。

    紧跟着,沙红刚继续叙述起来:“当时我俩没说话,各跑各的,但第二天我就听说店里丢了一百万,而没过多一会,禹峰就给我打电话了,说要找我谈谈。我俩见面之后,他直接拎着钱袋子就跪地上了,说如果我要把他偷钱的事儿告诉你们,那林伟最少剁他个手。而我就劝他说,你千万别动钱,找个机会单独跟林伟坦白,因为贪念谁都有,知错能改就行。但如果这事儿让林伟查出来,那你就被动了。”

    “伟伟那天在道对面茶馆里等了一天,就等着有人过去主动坦白。”子然插了一句后,主动问道:“你没劝动他?”

    “……他跟我说,我不了解林伟的性格,他眼里绝对不会允许有家贼的,所以他自己要承认了,肯定得被林伟废了。”沙红刚叹息一声,十分为难地冲子然说道:“禹峰才二十多,说白了比我儿子也大不了几岁!你说他不想认错,跪地上就咣咣给我磕头,我也难整。我要跟你们说了,那就是把他卖了,可要不说,我他妈又知道这个事儿!”

    “是啊,你最后还是没说啊!”

    “不是我最后没说,而是他求我的时候,我弟弟正好他妈的开车出事儿了!”沙红刚红着眼珠子骂道:“人要倒霉,这喝水都塞牙缝。我听说我弟弟出事儿之后,就要去医院,而禹峰是开车过来的,所以他送我到了那儿……!”

    “你弟弟出事儿我听国涛说了,而且他也跟我说了,你手里不宽裕,挺困难。”子然插了一句问道:“所以,是禹峰帮你垫了一部分钱,对吗?”

    “对,他不光帮我垫了医药费,还他妈的给了我弟媳妇十五万现金。”沙红刚咬牙切齿的骂道:“我弟媳妇是个财迷,连想都没想就把钱接了!这里外里禹峰在我身上花了二十多万,而我就等于跟他共同用了这笔偷来的钱。”

    “然后呢?”子然又问。

    “如果要是一个小年轻的,可能就跟着禹峰花了这钱,但我活这么大岁数了,心里知道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沙红刚搓着手掌说道:“所以我一直想凑钱,把禹峰给我花的还回去,顺便帮我弟弟弄点存款,好过了这一关。因为我不好的时候,全家人就我弟弟对我最好……他困难了,我不能不帮他……!”

    “昨天我问你,你为什么没说?”子然问道。

    “……我答应过禹峰,不把他偷钱的事儿捅出去,因为不管怎么说,当天抢救我弟弟的住院费是禹峰拿的,那是救命的钱啊。”沙红刚表情犯愁的继续说道:“所以,你问我的时候,我他妈真的挺犹豫,不想坑了这孩子。昨晚我回去之后,给他打了个电话,想让他出来好好说说这个钱的事儿,然后和我一块自首,但他没见我……!”

    “你也挺难啊。”子然抽着烟,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是啊,我昨天晚上纠结的一夜没睡,因为我是真的怕,我把他偷钱的事儿说了,你们会处理的很重。而且我不光自己心里过不去,也会把他伤的挺深……!”沙红刚也点了一根烟,沉默许久后继续补充道:“可我要不说,那事儿就有可能越来越复杂,反而让公司内部出现问题。而且你既然能直接问我拿没拿钱,那说明你已经掌握了很重要的证据……子然,说句现实点的话,禹峰不管怎么求我,我也不可能因为他,让我和你之间出现隔阂……因为我得先保住自己,才有资格护着别人。况且我的生活,是真经不起折腾了,你明白吗?”

    子然听完沙红刚的话后,心里是起码信了百分之九十的。因为沙红刚的话非常合理,包括他弟弟出事儿,禹峰拿钱求他的时间和逻辑,还有他管国涛借钱,凑钱,准备填坑,都能对得上。

    “啪啪!”

    子然拍着沙红刚的大腿说道:“你做的是对的。孩子不管多大岁数,错了就是错了,你要瞒着不往外说,如果他有一天遇到什么事儿,就很可能会拿你花他钱的事儿,去让你帮他干点什么……!”

    “是!”沙红刚点头。

    “我打个电话!”子然点到为止的说完后,掏出手机就拨通了林伟的号码:“亲自找两个人,上浴池把禹峰接过来!”

    “怎么了?”林伟主动问道。

    “别问了,去接过来吧。”子然没有过多解释。

    ……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之后。

    “滴玲玲!”

    “喂?”子然接通了正在响铃的电话。

    “我打了电话,店里跟我说禹峰从昨天晚上就不见了,一直没回去啊。我又问了一下孟小奇和王宁他们,但他们也在找禹峰呢……!”林伟语速很快的说道。

    “不见了?”子然惊愕后,就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坐在沙发对面的沙红刚,随即继续问道:“店里的人没说他干啥去了啊?”

    “前台的姑娘说,是沙红刚打电话把禹峰叫了出去。”

    子然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沙红刚问了一句。

    “禹峰不见了。”子然声音沙哑的回了一句。

    “……!”

    话音落,屋内落针可闻,而子然与沙红刚对视的时候,二人表情都很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