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8 寻找禹峰
    子然在听到禹峰找不到了以后,第一时间脑子是很懵的,因为他很惊讶心里边本能冒出来的一个想法。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禹峰是不是他妈的被沙红刚灭口了?因为这样一来,就谁都没法辨别沙红刚说的话是真假了!可心里产生这个想法后,子然自己是有点惊讶的,因为他以前是很信任沙红刚的,但如果要仔细品一品的话,这种想法又非常合理,因为它是沙红刚最近所作所为留给子然的潜意识印象。

    他因为赌博,欠下不少外债,又因为酗酒,曾极端的差点拿枪崩死小何,而现在他又卷入到自己家里丢钱的事儿中!

    综合以上种种事件来看,沙红刚近一年多的性格确实改变很多,所以子然才会脑中突然冒出他会不会杀人灭口的想法,可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后,子然还是把思维调整了一下,选择先不急于去判断,所以他沉默半晌后,如实冲沙红刚说道:“他从昨晚就不见了,吧台的小姑娘说,是你叫走了他。”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脸色变的苍白,愣了半晌才激动的说道:“不见了?!怎么可能不见了?”

    “你昨晚没和他见面,是吗?”子然再次问道。

    “对,本来说好见面的,但他说有俩姑娘不想在浴池干了,所以他着急过去处理一下。”沙红刚点头。

    “那你告没告诉他,你要跟我坦白这个钱的事儿?”子然皱眉又问。

    “没有,没有,我就怕他不敢面对这事儿,在偷着跑了,所以我才打算先和你见面说清楚,然后在劝他过来跟你坦白。”沙红刚十分激动的解释了几句后,不可置信的说道:“他怎么会没了呢?”

    “你别急,我没有多想。”子然立马安抚沙红刚:“他有可能是猜到你要跟我把事儿坦白,或者是听到谁说我单独找你谈了,所以害怕了,偷着拿钱跑了。”

    “对对,很有可能!”沙红刚脸色非常严肃的符合了一句。

    “这样,咱先找找他,你去打听打听林伟下面的那几个孩子,问问他们平时禹峰都去哪儿,有没有啥小女朋友啥的。”子然此刻依旧在让沙红刚安心,不想给他自己不信任他的感觉。

    “好,我马上就去!”

    “稳当点!”

    一个半小时后,日月潭洗浴门口。

    “吱嘎!”

    沙红刚戴着鸭舌帽,开着子然的车抵达停车场后,王宁,孟小奇,还有关雄就坐了上来。

    “还联系不上是吗?”沙红刚抽着烟,眉头紧皱的问道。

    “他平时拿的俩电话,现在全部关机,周围一块玩的几个朋友,我们也打听了,都说没见过他。”王宁带头说道。

    “对,身边的人我们都问了,也没有看见他的啊。”关雄点头问道:“咋的了,哥!”

    “妈了个b的!”沙红刚极为烦躁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随即言语尽量客气的问道:“哥仨,你们在好好想想,想想这个禹峰身边还没有其他的发小,或者是女朋友,破鞋啥的?”

    “哎!”

    孟小奇叫了一声。

    “咋了?”沙红刚问道。

    “你一说破鞋,我就想起来了,禹峰跟以前店里一个上班的女孩有点关系,俩人也睡觉了,后来店里的人知道了,这个女孩就不在这儿干了,他叫婷婷,就在富海华庭住。”孟小奇解释了一句。

    “你能找到哪儿吗?”沙红刚问。

    “能!”

    “行,你指路,咱过去看看!”沙红刚催促道。

    “好,你往前开。”孟小奇招呼了一声。

    话音落,众人开车就往富海华庭小区方向赶去。

    半小时后,富海华庭705房间门口。

    “咚咚咚!”

    沙红刚猛砸着防盗门喊道:“开门!”

    “谁啊?!疯了啊?艹,给门都给我砸客厅来了。”没多一会,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光着膀子打开了防盗门。

    “婷婷在吗?”沙红刚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谁啊?”男子看见外面站着三四个男人,语气稍微柔和的问道。

    “婷婷在不在!”沙红刚不耐的再次问道。

    “谁找我?”一个姑娘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你是婷婷?”沙红刚瞪着眼珠子问道。

    “啊,怎么了?”姑娘点头应了一声。

    “禹峰找没找过你?”沙红刚迈步就走进了屋。

    “没没有啊?”姑娘一愣后,看着旁边的男人就摇了摇头。

    沙红刚看着姑娘的表情,稍微停顿一下后,面容极为阴冷的炸道:“还他妈撒谎,有人看见他来找你了,知道不?!”

    “不是,哥们,你跟我老婆喊啥啊?”男子伸手就要扒拉沙红刚。

    “嘎嘣!”

    沙红刚一个单擒拿直接将男子胳膊掰到身后,抬腿一脚直接就将他蹬出了门外。

    “啊!”

    姑娘吓的嗷一声。

    “嘭!”

    沙红刚随手砸碎门前摆放的空酒瓶子,直接抵到姑娘脖子上吓唬道:“他到底找没找你?!”

    姑娘被吓的小脸煞白,连连点头回道:“找了,找了,昨昨晚他过来了?!”

    “我艹你妈?!谁过来了?!”门外光着膀子的男子,破马张飞的骂道:“骚b,我出去干活,你偷人?!”

    “闭嘴!”沙红刚回头呵斥一句,就棱着眼珠子作势要捅姑娘的继续吓唬道:“他去哪儿了?!说!”

    “我真不知道,他昨晚说浴池没地儿呆,要过来我就我就让他过来了,但他一早就走了!”姑娘已经快被吓哭了。

    “不说实话?是吗?!”沙红刚喘息着就要作势捅下啤酒瓶子嘴儿。

    “哥!”王宁赶紧拦了一下:“别整出事儿!”

    “他妈了个b的,现在已经出事儿了!!他要找不到,我他妈解释不清楚了!”沙红刚暴躁的吼了一句,心里是真的急了。

    “咕咚!”

    姑娘摊坐在地上:“大哥,我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就在这儿住了一宿,今儿一早走的时候,我太困了,所以我们一共都没说上两句话!”

    “艹你妈的,你跟人干了一晚上,能不困吗?我他妈的!”外面光膀子的那个男的已经快要气疯了。

    “哥,我看她真不知道,咱先走吧!”王宁拽了一下沙红刚。

    沙红刚稍稍冷静下来后,再次扫了一眼姑娘的表情,随即就拿着酒瓶子嘴儿,领着众人快步离开。

    “我艹尼玛的,你偷人是吗?”男子咬牙切齿的冲进了屋内。

    “我没有,我俩啥都没干”姑娘哭着嗷嗷喊道。

    “我去你妈的,你当我是傻子呢?”男子骑着姑娘上去就是一顿炮拳,并且边打边骂:“我带队出去挣钱打王者,你却在家偷人让我当王八我他妈要不给你b缝上,你是真不知道我当了多少年技术宅!”

    一日后,禹峰已消失了整整两天两夜,不见人影,而这时候却发生了融府自成立以来,遇到的最大一坎儿!

    晚上八点四十分,融府地下停车场。

    “亢亢亢!”

    一阵枪声打破这个仲夏夜晚的宁静。

    十分钟之后,一大堂经理慌张的冲进了办公室,面色苍白的喊道:“然哥,楼下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这么慌?”子然抬起头,端起茶杯问道。

    “董先生和韩晓,在楼下遭遇枪击一个已经不行了保安说看见沙红刚拿枪从a区人行楼梯口跑了!”经理结结巴巴的回应了一声。

    “啪嗒!”

    子然听完之后,手中的茶杯当场就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