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9 老董没了
    “不行了?谁不行了?”子然蹭的一下站起后,声调拔高数倍后冲经理喝问道。??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董好像董先生。”经理咽了口唾沫回应道。

    “艹,赶紧下楼。”子然几乎是小跑着冲出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融府地下停车场。

    子然到的时候,整个地下停车场已经围聚了不下三十人。有酒店的住客,也有融府这边的高层,工作人员,更有地下停车场的几个保安。

    “让开,让开,然哥来了。”经理高声冲围聚在一起的众人喊道。

    “踏踏!”

    子然步伐迅速的钻进人群,粗略一扫停车位上的景象后,脑袋顿时翁的一声。

    两台车,一台黑色suv,两个后座车门敞开,一台捷豹xj,车头,车玻璃,车机械盖子上起码有十几枪的弹痕。两台车旁边,分别躺着三个人,捷豹旁是大公子韩晓,黑色suv旁是董先生和文可妮

    三人全部中弹,而文可妮和韩晓的情况还不明朗,可董先生则是眉心和心脏全部中弹,人躺在地上毫无生机,身体已经发青

    子然看见这幅景象后,感觉自己大脑极度眩晕,眼睛发黑的后退了两步,如果不是旁边的人扶着,他就很有可能就倒下了!

    是的,饶是一辈子经过无数次大风大浪的子然,此刻见到这幅景象也完全懵了。因为躺下的这三个人,一个都不能出事儿,更不能在他妈的融府出事儿

    “然哥,你没事儿吧!”经理在旁边喊着问道。

    “用最快的速度把人送到医院,然后报警!”子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立即拽着经理的脖领子走到一旁问道:“你刚才说保安看见沙红刚拿枪跑了?”

    “对!”

    “那他看清楚现场情况了吗?谁开枪打的韩晓,董先生和可妮?”子然急迫无比的追问道。

    “案发之前监控突然就不好使了,所以咱值班的一保安就去了总控室问情况,而另外一个刚要去替岗,这边就停电了。”经理语速很快的解释道:“所以,咱的保安只听到了枪声,而他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看见沙红刚拎着枪从a区人行楼梯口跑了。后来我们下来之后一检查,才发现电闸被拉掉了。”

    “送,先送人!”子然嘴唇颤抖的招呼了一声。

    数十秒后,三四台车冲出地库,直奔医院赶去。而文可妮和韩晓每人身中两枪,并且情况都不乐观,因为子然看见韩晓中枪部位,竟是在左侧后脑

    车上。

    子然抽着烟,手指颤抖的拨通了林军的电话。

    “喂?!”

    “出大事儿了。”子然沉默半晌后,声音沙哑的说道。

    吉l,正在工地跟张世峰吹牛b的林军,没来由的也心慌了起来。因为子然去s家庄这么长时间,遇到事儿从来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所以他能张嘴,那事情就肯定小不了

    时间回转,一个半小时之前,已经快被丢钱事件折磨疯了的沙红刚,终于接到了禹峰的电话。

    “喂?我是禹峰!”

    “!”沙红刚一愣后,眼珠子瞪的跟老牛一样吼道:“你他妈去哪儿了!啊?”

    “你是不是跟然哥说了,我偷钱的事儿?!”禹峰沉默半晌后问道。

    “我没有说,可是上面已经怀疑我了。”沙红刚吼完上一句后,这情绪就被释放了不少,所以禹峰一问他,他就冷静下来了不少,并且留了个心眼说道:“你先回来,咱俩必须谈谈这个事儿!”

    “刚哥,你不讲究啊。不论这钱是不是我偷的,但当天你弟弟住院,救命的钱是不是我拿的?”禹峰也挺激动的喝问道:“你为什么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

    “妈的,我在浴池工作,能不认识官方的人吗?!他们跟我说,市局的人找到了装钱的袋子,而那天咱俩去医院的时候,你怕我把钱留在你那儿,所以你就给它拎到了我车上!”禹峰咬牙说道:“那个袋子上有你的指纹,所以分局的人已经找然哥谈了,而然哥也找你谈了!对吗?”

    沙红刚沉默。

    “你敢说你没跟然哥撂我吗?”禹峰追问。

    “好,好,禹峰,我承认!”沙红刚非常怕禹峰情绪不稳定,一急眼就远走高飞了,那样沙红刚自己就说不清楚了,所以他十分卖力的想稳定住禹峰。

    “算了,我也不用你解释了。”禹峰直接打断的说道:“我跑这两天,心里也想了,如果我要就这么走了,从今以后也回不了s家庄了。而且一百万的案子,也不会就不了了之,警察肯定得抓我。”

    “对,禹峰你说这话!”沙红刚张嘴就要附和。

    “刚哥,我就问你一句话,我他妈要回去,会是个啥结果?”禹峰咬牙问道。

    “禹峰,你只要不坑我,决定露面,那我沙红刚保证跟你一起去子然那儿,当他面把事儿说清楚。然后他怎么处罚你,我他妈肯定陪着!”沙红刚十分认真的回了一句。

    禹峰沉默许久后,点头说道:“好,你来融府地下停车场吧,我和你一起去见然哥!”

    “行,你等着我。”

    “好叻!”

    话音落,二人挂断手机,随即沙红刚坐在椅子上稍微想了一下后,立马就拨通了子然的手机。但对方却没有接,显示暂时无法接通。

    电话没打通之后,沙红刚就立即换了身衣服,打车赶往融府康年酒店。

    晚上七八点钟正值车流量高峰期,所以沙红刚是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坐车赶到了融府康年地下停车场入口。而他进去的时候,还给禹峰打了个电话,对方告诉他是a区。

    顺着人行路口下了缓坡之后,沙红刚快步就往a区走。花了不到五分钟,他抵达a区后,正准备在给禹峰打个电话的时候,停车场上方数不清的棚灯突然闪烁几下后——刷的一下就黑了下来。

    “艹!怎么没电了?”

    “保安呢?!”

    “!”

    停车场内顿时传来空旷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