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00 被算计的沙红刚
    停电之后,沙红刚也并没有多想,而是调出手机手电筒功能,迈步就要往前走。?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你们到底要干嘛?!”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破音的质问声,突兀间在沙红刚耳畔响起。

    “刷!”

    沙红刚猛然回头。

    “亢,亢亢!”

    三声枪响划破黑暗,沙红刚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救命啊!”一个女人尖叫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

    “亢亢!”

    紧跟着两声枪响后,女人不再叫喊,而沙红刚本能后退几步,十分惊愕的望向不远处枪声传来的方向。

    “妈的,把他也干了!”

    “艹,我他妈跟你们拼了!”

    “亢,亢!”

    一阵乱糟糟的叫喊伴随着枪声泛起后,沙红刚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在自己身前泛起。随即他用手机手电一照后,就看见一把枪掉在自己的脚前面。

    “妈的,有光!”不远处立即有人冲沙红刚这边喊道。

    “艹!”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瞬间就捂起了手机光亮,并且迅速横移了一步。

    “亢亢!”

    对方紧跟着甩过来两枪,打的沙红刚刚刚站着的地方,叮叮的溅起阵阵火星字。

    “干了他!”有人指挥了一句。

    “踏踏!”

    沙红刚听到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泛起,并且离自己越来越近后,二话没说,本能抓起地上的手枪,毫不犹豫的就躲在水泥墩子旁仓促的冲对方崩了两枪。

    “大哥,走了,正门口保安跑过来了!”

    沙红刚躲在水泥柱子后面,听到类似于对讲机内传来了一阵带着电流麦的喊声。

    “撤,撤了!”

    “踏踏!”

    话音落,沙红刚就又听见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但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呆在原地,一点声音都没有。

    “翁!”

    数秒过后,马达声音泛起,随即一辆没有开大灯的汽车,直愣愣的就奔着停车场出口冲去。而对方虽然没有开大灯,但沙红刚还是注意到汽车是灰色的商务,因为它往外开的时候路过一楼梯间,而楼梯间内却并没有停电。

    对方一走过后,沙红刚蹲在原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随即他拿着手机立马给禹峰打了一个,但对方却关机了。

    “咕咚!”

    沙红刚咽了口唾沫,短暂停顿了不到两秒,就大步流星的跑到刚才枪声最先开始的地方,并且用手机光亮一照,当场傻眼。

    中枪三人,董先生,韩晓,文可妮!

    “踏踏!”

    看到这三人之后,沙红刚眼神略显呆滞的后退了一步,并且在大脑极速运转下,再次低头一看手枪,不可置信的说了一句:“我我被坑了!禹禹峰根本没来?!”

    话音落,空旷的停车场内泛起非常轻的回音。

    “我艹!!”

    沙红刚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之后,就猛然转身,疯了一样的奔着外面追去。因为他此刻已经明白过来,禹峰既然没来,那么枪案肯定就他妈不是巧合,所以如果让那辆车的人跑了,自己就完了!

    想到这里后,沙红刚一路狂奔,并且发现a区距离停车场出口太远后,就直接从a区的人行出口冲了出去。此时保安正好看见了他,a区人行楼梯口的监控和街道上的监控也都拍到了他。

    另外一头,停车场车辆出口处,发生了小规模的剐蹭。因为很多听到枪声和叫喊声的车主,都很害怕,所以一股脑的开车往外冲,直接就造成停车场出口堵塞,不少车辆撞到了一块。

    “妈了个b的,这帮人真他妈没素质。”灰色商务车内一悍匪,棱着眼珠子就要掏枪。

    “稳当点,艹,出来了就不能开枪了。”副驾驶的领头中年顿时呵斥了一声。

    “滴滴!”

    商务车司机狂按喇叭。

    大约一分钟后,堵塞情况缓解,因为这时候也他妈没人会在乎车撞成啥样,所以前排车辆跑的很快,后排车辆也依次跟了出去。

    “翁!”

    商务车司机猛踩一脚油门,掉头就奔着主路上开去。

    “踏踏!”

    与此同时,沙红刚手里持枪冲出a区人行出口,随即抬头往远方一看,正好看见灰色商务车等完信号灯准备走。

    “艹!”沙红刚一看对方连信号灯都等,心里就更加确定他们是在设套整自己。

    环顾四周之后,沙红刚发现a区人行出口上方是一处小型地上停车场,而且停的还全是好车。但好车最边上的护栏旁,却锁着一辆老款铃木摩托,并且是那种座椅表皮龟裂,露出黄色海绵的那种。

    沙红刚打量了一眼摩托车后,冲过去直接跨步骑上,双手迅速在油表下方掏出电门锁大线,直接拔了插头,随后猛踹摩托踩杆儿。

    “嘭!”

    “轰隆!”

    “嘭!”

    “轰隆!”

    “!”

    “嘭,轰隆隆!”

    连续踩踏七八下后,沙红刚配合着油门直接打火了摩托车。但由于电门锁大线被拔掉,所以整台车是没有电灯的。

    “嗡嗡!”

    试着猛轰了两脚油门后,沙红刚回头看了一眼锁在车尾处的铁栏杆,随即横着一甩车头,直接就将油门拧到了底!

    “吱吱吱吱吱!”

    轮胎极速摩擦地面,一股焦糊之味儿飘来后,地面瞬间升起浓密的白烟儿,而锁车的铁链子也被崩的笔直。

    两秒过后!

    嘭的一声铁链子断裂,沙红刚骑着摩托从浓密的白烟儿中冲出,宛若一头疯牛一般就奔着灰色商务车冲了过去。

    如果说许多年前,曾在国旗下宣誓的沙红刚是为了一定的信仰和理想而战!那么今天这个流年不利,被现实已经摧残的没人样的中年人,在接连遭受算计过后,就宛若一头跌入谷底,但却彻底觉醒的凶残野兽,只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十几分钟后,环城桥上。

    “妈的,那小子跟上来了!”灰色商务车内的悍匪皱眉问道:“上面说没说,他被套死之后,怎么处理?”

    “没说!”

    “艹,那让他跟着干个jb,前面找个胡同,干了他!”悍匪撸动一下枪栓后,话语简洁的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