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88 财务处长
    徐占年找的人是65军财务处处长汪东明,而此人也正是徐占年近几年重点运作的升迁对象,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牢靠。?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有些朋友可能对部队的财务部门不太了解,所以要简单介绍一下。部队的财务部门大致分为四等,有股长,科长,处长和部长。而通俗点讲,股长是专门服务团一级建制的,科长是服务师旅一级的,而处长和部长,分别服务的是集团军和军分区的。

    其它几个对应职务咱们暂且不谈,只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处长。集团军财务处,拥有正团级编制,也就是说处长职务等同于团长级别的,而且军衔一般都是中校,或者是上校。

    任何一个单位,别管是私企,国企,外企,或者是政府,军区等地方,财务部门都是重中之重的核心部门,因为它涉及到这个单位的资金配比,资金输出,现金流向等一切问题。通俗点讲就是,家里的钱怎么花,财务部门拥有着绝对话语权,因为只有这个部门才完全了解单位自身的状况。

    而且私企的财务部门和体制内的财务部门,也是有一些差别的,因为在私企内,个人能力会显得尤为重要,但在体制内,有的时候不仅需要财务部门领导有能力,还需要他有关系。

    打个比方,你是团部财务股长,现在你们团有一批设备需要检修,需要花钱,而团里不想出这笔钱,想让你去师旅单位批!怎么办?

    这时候个人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因为如果你在师旅单位有人,那可能喝顿酒,私下聚一下就把钱要回来了,但如果你没关系,那很大可能会碰壁,因为师旅一级单位下面就分管很多团级,营级单位,他们没功夫谁都照顾到,而且很少会批,这种可批可不批的钱,因为没有哪个财务部门是会说自己不缺钱的。

    所以,汪东明虽然现在只是中校军衔,而且岁数也不大,今年才不到四十,但他在65军的地位可是举足轻重,因为一是他后面有人支着,二是很多领导在面对经济问题的时候,不得不求他。

    ……

    汪东明进了部队大院后,接他的是旅部政委和两个参谋长,而且时间正好接近中午,所以旅部的郭政委就问了一句:“咱们去食堂吃一口吧?老张开个会,马上就来!”

    “行,吃一口吧,完事儿我和老张聊聊,就赶紧把人领走了!”汪东明底气很足的回了一句,他人虽然走的是侧位,但无意中露出的肢体动作和表情,哪都是走在中间位的派头。

    “行!”郭政委点头就应了一句。

    “赶紧!”汪东明催促了一句。

    二十几分钟后,众人抵达食堂,随即郭政委让两个参谋长先陪一下,而自己则是去叫刚刚开完会的张大眼,并且在回来的路上特意劝说了几句。

    “你给金政委打电话了吗?”郭政委问了一声。

    “这点事儿给他打什么电话?”张大眼背着手顿时一瞪眼珠子。

    “……你怎么一说话就跟要开似的?!汪东明是徐占年的人,他来一是要人,二是替徐占年较劲,你明白吗?”郭政委提醒了一句。

    “……他们要干啥,跟我没关系,我就干好我自己的事儿得了!”张大眼话语简洁的回应道。

    “那你想怎么干?”

    “我是金政委带出来的兵,你说我想怎么干?”张大眼毫不犹豫的反问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你一定要注意态度,哪怕就是谈崩了,咱也笑着把人送走!”郭政委非常耐心的劝说道:“祖宗,三团电子元件还等着要换呢,你千万别这时候给我整炸了!”

    “我发现你现在就掉钱眼里了!”张大眼略有点鄙视的说道。

    “你这种人呐,一点人性都没有!三团重新配电子元件的事儿,不他妈你批的吗?!你大嘴一张就跟人许诺,完事儿就啥都不管了!那我不掉钱眼里怎么弄?让你说话像放屁啊?”郭政委有点要急眼。

    “……行,我知道了!”张大眼迈步就走进了食堂。

    ……

    十几分钟后。

    “哎,你好汪处,呵呵!”张大眼满脸堆笑的伸出了手掌。

    “张旅,你坐!”汪东明也是站起来招呼了一声。

    “坐坐坐,都坐!”张大眼脱了军常服外套后,笑着就冲众人摆了摆手。

    “呼啦啦!”

    众人再次落座。

    ……

    与此同时,东北h省,s城市。

    阿哲穿着一件皮夹克,嘴上叼着烟从一家游戏厅内走出来后,就一边打电话,一边向街道对面的小饭店走去。

    “你完事儿了吗?我们快饿死了!”小卓在电话内问道。

    “……刚弄完,我现在才往回走呢。”

    “快点吧昂!”小卓催促了一句后,继续张嘴问道:“对了,咱们今天能走吗?”

    “刷!”阿哲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随即轻声说道:“能走,晚上让秃子把车开回来,咱就撤!”

    “呵呵,这回能歇半个月了吧?”小卓顿时一笑。

    ”嗯,歇一歇,溜达溜达!“阿哲点头后就走进了饭店。

    ”行,那回来说吧!“

    “好叻!”

    二人又交谈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大约不到半小时后,阿哲拿着两袋子外卖走出饭店,随即往前走了不到两条街后,就眉头轻皱的向后看了一眼,但后面都是行人,看着没啥异常的。

    站在原地点了根烟后,阿哲换成左手拎着外卖,随即右手伸进裤兜内抓住枪柄,并且还打开了保险,奔着旁边一条小胡同走去。

    三四分钟后。

    “踏踏!”

    一阵脚步声在胡同内传来,而躲在墙角处的阿哲,猛然迈步窜出,右手直接就要举枪!

    “刷!”

    一米开外,一个收破烂的中年,看着突然窜出来的阿哲骂了一句艹后,顿时被吓的后退几步。

    “……!”

    阿哲喘息一声后,就上下打量了一下收破烂的,随即问道:“你他妈跟着我干啥啊?”

    “你有病啊?!我家在这儿,跟着你干他妈啥!”收破烂的骂了一句后,随即伸手从裤兜里掏出钥匙嘀咕道:“吓他妈我一跳!”

    阿哲略显懵b,站在原地藏了枪,不知道说啥好。而那个收破烂的则是拿着钥匙打开家门,直接就将一袋子废品扔进了平房客厅。

    “……敏感了?!”阿哲皱眉嘀咕一句后,随即快步离去。

    胡同口处,一个穿着羽绒服的中年往胡同内扫了一眼后,就转身离去。

    ……

    天j蓟县。

    “吃饱了吗?!呵呵!”张大眼擦了擦嘴上的油渍后,就喝着白开水,笑声爽朗的问道。

    “……嗯,吃饱了!”汪东明点了点头后,完全没铺垫,张嘴就说道:“张旅,把人给我,我领走了!”

    郭政委听到这话后,顿时皱了皱眉。

    “……什么人?!”张大眼端着水杯反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