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97 你我的会心一笑
    林军当天晚上从郊区的无名土路,走了将近十公里后,才找到最近的李家站屯儿,随即又从哪儿折腾了将近一宿后,才返回市区。r?an w?e?n w?ww.ranwena`com

    等林军回到融府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随后他那儿都没去,直接就去了夏青凝的房间,但他刚到房间门口,就看见打扫卫生的阿姨,已经把要换洗的被罩收拾了出来。

    “人呢?”林军瞪着眼珠子问。

    “已经退房了啊!”阿姨应道。

    “……!”林军转身就走。

    ……

    五分钟后,另外一个包房门口。

    “她们走了啊,今儿上午的飞机。”李英姬站在包房门口,穿着裤衩子,打着哈欠说道:“是大脑袋去送的她们,我太困了,就没跟过去!”

    “他妈的,这小娘们太卑鄙。”林军恨的牙根都疼。

    “哎,对了,夏青凝走之前让我把电话还给你。”李英姬一拍脑袋后,就回头从酒柜旁边拿过了林军的手机。

    “阿切!”林军打了个喷嚏后,就接过了手机。

    “嘿嘿!”李英姬像个痴呆似的笑着看向林军,满脸暧昧的小声问道:“昨晚你俩上哪儿玩去了?!怎么手机还能玩到她哪儿呢?!”

    “刷!”林军听到这话后,眼珠子通红的抬起头问道:“你电话昨天晚上怎么关机了呢?!”

    “……跟莎莎视频汇报工作来着啊,用没电了!”

    “那我让服务员叫你,你为什么不开门?”林军又问。

    “喝多了!”

    “你喝多个jb!!”林军抬腿就是一脚:“没事儿的时候,成天在我旁边bb,真有事儿的时候,一个都他妈用不上!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为了能给你们打个电话,我去李家屯一个农村院子里,差点没让仨狼狗给我撕了!那家户主也是个傻b,我他妈蹲墙头上一个多小时,那狗就一直在下面叫,他们一家三口愣是没听着,没醒……”

    “你打我干啥啊?”李英姬疯狗一样的喝问道:“是不是有病?!啊?怎么跟精神错乱了似的?!”

    林军根本没搭理他,拿着电话就走了。

    “不是,你昨晚不和夏青凝提前走了吗?!哎,你给人家拉农村去干啥啊?!问题是,最后咋就剩你自己了呢?她和车上哪儿去了?!我问你话呢,上哪儿去了!?”李英姬十分费解的站在原地喊道:“你不跟我说明白了,我今晚觉都睡不好……哎,真的!”

    ……

    半小时后,林军开了个客房,一边躺在浴缸里泡澡驱寒,一边发了一条朋友圈,上面写道:“好久没睡农村土炕了,真舒服,腰瞬间就不疼了!下个月组织一下,去农村郊游!”

    大约一分钟后,李英姬朋友圈下面回了一条:“不是,你昨晚不是让狗给撵了吗?!蹲墙头上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获救?你怎么又说你在土炕上睡了一宿呢?到底那句是真的啊?”

    再过三十秒,夏青凝在李英姬的留言下面回复了:“哈哈哈哈……!”

    “你个大傻b,12月份内我不想在看见你了!”林军单独给李英姬发了一条微信后,就躺在浴缸内,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但他安静了许久过后,就突然摇头一笑。

    机场,即将起飞的飞机上,夏青凝盖着毛毯,整个人缩卷在座椅上,双眼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朋友圈,都快笑的弯成月牙了。

    “夏总,你在哪儿笑什么呢?”助手不解的问了一句。

    “哈哈哈哈……!”夏青凝被问的再次捂嘴笑了起来。

    “怎么了?!”

    “没事儿,一个脑残协会的朋友,昨晚出了点事儿,哈哈……!”夏青凝脑补了一下林军蹲在农村墙头上,下面站着三个大狼狗的场景,就忍不住内心欢愉的情绪。

    “翁!”

    当飞机引擎突然爆发出一阵轰鸣之声,夏青凝就带着她的团队走了,而原本她会以为自己再也不想来的这个地方了,但真到冲上蓝天的那一刻,她竟然忍不住额头靠着窗户,低头向下望去,并且心中闪过一丝应该在玩几天的念头……

    ……

    夏青凝和泰瑞都走了之后,融府这边就进入了异常忙碌的阶段,因为老陈下课之后,吉l融府工地的重新开工问题,就是新年到来之前,第一个要解决的大事儿,所以林军亲自挂帅和峰哥带着数名高层一块返回吉l,并且准备常住一段时间,等工地重新开工之后,林军在返回长c。

    就在林军去吉l办事儿的时候,刘胖子这边也在为融府忙活着,因为他那天和林军聊完之后,就一直帮忙联系那块地皮的事儿,并且办的很上心,而刘胖子和对方接触了几次后,也发现这个地产老板确实是成心要买地皮,所以刘胖子在心里有谱的情况下,已经准备重新找林军谈一次,因为他知道融府这边最近有点吃钱,所以这事儿是越早办成越好。

    这来来回回的一折腾,时间就进入到了一月份,距离农历新年也就剩下二十来天了,而林军在吉l的事儿,办的也非常顺利,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年后开工了。

    就在这儿年味一天比一天浓的时节,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期待,有了相对欢快的生活氛围,可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这个新年似乎对他们来说,有些遥不可及……

    小年前三天。

    正在看守所内,跟管教一块抽烟的赵五接到了次日开庭的消息。

    “五子,想开点!”管教听到开庭的信儿之后,只长叹一声劝道。

    “……想的挺开,呵呵!”赵五脸色苍白的一笑。

    ……

    另外一头。

    “报告管教!”唐川眯着眼睛站在监栏内喊道。

    “几个意思?”管教走过来问了一句。

    “帮我给林军打个电话!”唐川低头沉默半晌后,以平等的姿态说道:“开完庭,我想看看我妈!”

    “……唉,你早寻思啥来着!”管教眉头轻皱的叹息道。

    “我要活着,我妈更遭罪!”唐川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我死了,她就不惦记了!”

    “……行,我知道了!”管教无言以对的沉默半晌后,就轻点了点头回应道。

    当天晚上,林军做了准备,准备明儿一早参加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