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10 丹哥的单人主场
    十五分钟后,离融府最近的市四院内,阿莱已经被推进去做手术了,因为医生说他有血气胸,比刘胖子的伤势危险。r?a?  ? nw?en? w?w?w?.?r?a?n?w?e?na `c?o?m?

    外科诊室内,穿着白貂的丹哥,皱眉冲刘胖子问道:“他们先给你打电话踩的点儿?!”

    “不对,今天是王铎过生日,所以他不可能扯这事儿……我他妈估计是那个季康自己要干的……!”刘胖子浑身是血,皮肉翻着的躺在病床上答道。

    “行了,行了,你赶紧出去吧,别问了!”医生冲着丹哥摆了摆手。

    “过生日?他们跟你说了,在哪儿办了吗?”丹哥眉头轻皱的继续问道。

    “在皇家御膳!”

    “那小子叫啥来呢?”

    “好像姓季,但叫啥让我给忘了!”

    “行,你缝针吧。”丹哥点头后转身就走。

    “你干啥去啊?”刘胖子听丹哥话里的意思是要走,所以顿时愣着问道:“你要过去啊!”

    “咋的了?”

    “你可等会吧,等一会人来了再说。他们过生日呢,你过去肯定吃亏……!”刘胖子根本没想到丹哥办事儿这么直接。

    “……收拾个小精神病,还等啥啊!”丹哥回了一句后,就继续往外走。

    “你等会,我给军他们打个电话!”

    “恩,你打吧!”丹哥回话的时候,人已经走出了外科诊室。

    数十秒后。

    “喂?军,恩,我跟你说点事儿昂……!”刘胖子用全是血的手拿着电话,语速很快的冲林军交代了起来。

    ……

    大约二十分钟后,皇家御膳。

    “先生您好,随礼在这边!”负责领路的服务员,微笑着冲丹哥说道。

    “我找人!”丹哥双手插兜的扔下一句后,迈步就奔着宴会厅走去。

    厅内。

    “你干啥去了?我刚才也没看见你!”王铎冲着季康问了一句。

    “办点事儿!”季康随口回了一句后,自己率先说道:“我随礼了!”

    “……呵呵,恩,我知道了!”王铎无语一笑后,摆手说道:“马上开席,你去二楼吧,大旗他们在呢!”

    “妥,你忙你的。”季康如果不犯病,那说话唠嗑也和正常人区别不大。

    “行,你过去吧!”王铎点了点头后,就笑着摆手喊道:“董总,哎呀,你咋才来呢,呵呵……!”

    “场面整的不小,行,我过生日的时候也这么整。走吧,上楼!”季康神叨叨的自己墨迹了一句后,就转身带着跟他一块的小伙,迈步要奔着楼上走去。

    “滋啦啦!”

    就在这时,一阵电流麦的声音响彻宴会厅,随即一个礼仪姑娘笑着说道:“您好,打扰一下各位,请问现场有没有一位姓季的先生。如果您听到,请您到宴会厅门口的99号桌,那里有人找您。您好,打扰一下各位……!”

    “妈的,谁找我?”刚要上楼的季康,听见礼仪姑娘喊之后,就转身奔着宴会厅门口走去。而他身后的那个小伙也是一边吃着瓜子,一边跟了过去。

    数十秒后,季康看见空着的99号桌旁,只坐了一个穿着白貂的中年。

    “你找我啊?!你谁啊?”季康一边往前走,一边皱眉问道。

    丹哥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季康后,顿时皱眉骂了一句:“咋是你这个b样的呢?”

    “你找我干啥啊?”思维异于常人的季康,直接忽略了丹哥对他的粗鲁评价。

    “你刚才去哪儿了,你还记得吗?”丹哥说话时,人就站了起来。

    季康听到这话后,顿时一愣。

    “我听说你有精神病,不怕任何事儿呗?!”丹哥一看季康愣神,心里就已经确定,刚才扎阿莱的肯定是他。

    “你啥意思啊?!”

    “没啥意思!我就想看看,精神病跪下之后,会不会喊爷爷!!”丹哥咬牙骂了一句后,瘦弱的身体突然往前一蹿。

    “艹!”

    季康本能骂了一句。

    “啪!”

    丹哥左手直接薅住季康的那撮粉色头发,随即右手攥着一把,他经常用来做冰.壶,削吸.管的瑞士小军刀!

    “你干啥!”小伙在旁边喊了一声。

    “滚你妈了个b的!”丹哥回头就是一刀。

    “噗嗤!!”小伙嘴唇子挨了一刀,当场变成了四瓣儿。

    “嗷!”

    季康往上一顶脑袋,伸出两手就要反击。而丹哥则是左手死死抓住季康的头发,双脚不动,嘴也不说话,只挥动右臂!

    “噗嗤!!”

    “噗嗤!”

    “噗嗤!“

    “……!”

    刀身极其短小的瑞士军刀,就像打孔器一样,平均一秒半就捅季康一下!

    “住手!!”

    “干啥呢!”

    “松开他!”

    “……!”

    季康起码得连续被捅了七八下之后,才被周围人群发现。随即大厅内有不少人都冲着这边跑过来了,有人要伸手帮忙,也有人要拉架。

    “刷!”

    丹哥棱着眼珠子,拿着已经被扎的有些弯曲的瑞士军刀,双脚依旧不动的说道:“有你们事儿吗?!没事儿的都给我滚犊子!”

    “我去你妈的!”认识季康的一个小伙,抄起板凳就砸了过来:“拿个小破刀,你吓唬谁呢!”

    “嘭!”

    丹哥松开季康后,硬扛一板凳,随即猫腰薅住对方脖领子,先是一刀捅在他的肚子上,最后在双方距离拉近之后,直接就把小军刀抵在小伙的脖子上。

    “呼呼……!”小伙喘息着盯着丹哥,拎着凳子的胳膊没敢动。

    “艹你妈,我刀就一厘米长短,但抹你脖儿够不够用?!!”丹哥话语低沉的问道:“我问你呢!够不够用!!啊?”

    小伙蹲在原地没敢吭声。

    “嘭!”

    丹哥一脚蹬在地上的季康脸上,随即低头骂道:“你要是正常人,以后记住看着我兄弟绕道走!你他妈要是精神病,那我就隔三差五给你来一针安定!!艹你妈的,我自己就抽的精神不好,但我还知道得吃饭,得睡觉,得活着!你跟我装你妈了个b,另类亡命徒!!”

    话音落,丹哥转身就要走。

    “什么情况啊!”

    突兀间,二楼包房内的大旗探头走了出来。

    “你他妈给我站住!”王铎也跑过来喊了一声。

    “呼啦啦!”

    二楼内,从h市过来的人,一股脑下来了二十多个。

    ……

    “吱嘎,吱嘎,吱嘎,……!”

    饭店门外,三条陆巡开道,领着七八台私家车,直接冲上了饭店的马路牙子,随即匆忙停车。

    ps:今天第十一章哈,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