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18 四把快刀(加更2)
    饭店三楼,v12包房内。r?anw  en w?w?w?.?r?a?n?w?e?n?a`c?om?

    “来,我敬大家一杯哈!”王铎端着酒杯,满面笑意的站起:“说两句昂,各位在长c都是顶级老板,而我王铎初来乍到,能认识各位实属荣幸!以后呢,如果有麻烦到各位的地方,还请你们照顾!至于我王铎是什么样的人,咱们可以慢慢处!”

    “啪啪啪!”

    众人一阵鼓掌。

    “别别别!”王铎笑着摆手,随即举杯说道:“那我干了昂,各位随意!”

    “来吧,一起!”伟东也招呼了一声。

    “呼啦啦!”

    桌旁的二十多号人站起,随即一边与王铎寒暄,一边与他撞杯。

    “干了昂!”王铎再次举杯示意,随即仰脖一饮而尽。

    “王总,好酒量哈!”

    “再来一个!”

    “哈哈!”

    “……!”

    众人放下酒杯后,一阵起哄,而王铎与众人开了两句玩笑后,就扭头冲着伟东问道:“走啊?!”

    “……太急了吧?”伟东愣了一下后,回应道。

    “我是真焦急见领导啊!”王铎本来想的就是,到长c之后根本不在市区停留,而是拉着领导就去庄园,然后跟伟东他们玩一宿,第二天就返回h市,但却没想到伟东这边叫了这么多人。

    “那我给领导打个电话?”伟东拿着手机站起。

    “好,好,你打吧!”王铎赶紧点头。

    “恩!”

    说话间,伟东拿起电话,就站起了身。

    “咣当!”

    就在此刻,包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随即四个戴着匪帽,拎着七孔砍刀的男子,迈步就走了进来。

    “艹!”

    王铎先是一愣,随即宛若见到鬼一样的惊呼道:“枪!!拿枪!”

    “刷!”

    话音落,王铎旁边的那个青年,伸手就奔着后腰摸了过去。

    “嘭!!”

    戴着匪帽的郭秃子,一脚就蹬在了青年的肚子上。而青年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已经完全懵了,伸手在后面摸了两三下,竟然没拽出来枪!

    “咣当!”

    二柱用少了左手的胳膊推上了门,随后拎着刀,就站在门口不动。

    “都坐下!”阿哲戴着匪帽面无表情的摆手,冲屋内众人声音不大的招呼了一声。

    屋内二十多号人全部懵b,

    “你他妈的……!”王铎知道对方肯定是来找他的,所以骂了一句后就要往窗口跑。

    “噗嗤!”

    大柱上前就是一刀,直接砍在王铎的后背!

    “啊!!”

    王铎爆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翁!”

    牲口一样的郭秃子,双手攥着砍刀把儿,斜着横抡时,薄薄的砍刀竟然带起一阵破风声!

    “噗嗤!!”

    一阵白光闪过,片刀斜着砍进王铎的右腿,刀刃干进去足有半根手指深!

    “艹!”

    青年看见王铎被砍,终于将枪拔出来,要冲向大柱。

    “啪!”

    阿哲站在原地,右手拿着刀尖指着青年的脖子说道:“坐下!”

    “咕咚!”

    青年盯着阿哲裸.露在匪帽外的眼睛,喉结蠕动,咽了口唾沫。

    “我让你坐下!!”阿哲抬起刀,直接佯装要砍。

    “刷!”

    刀刃落下!

    “噗咚!”

    青年本能往后一躲,但双腿软的跟个面条似的,所以当场坐在了地上。

    “呵呵!”

    阿哲看着青年倒在地上后,只笑了一下,就根本没再往下剁他。

    “别砍我!”

    王铎抱着脑袋,躺在地上嗷嗷喊着。

    “噗嗤!”

    “噗嗤!”

    “别砍了!!伟东,救我!”

    “噗嗤!”

    “伟东!伟东!”

    “艹你妈的,闭了!”郭秃子再次呵斥一声,随即抡刀再剁。

    连续猛砍十几秒后,王铎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上下就跟被厨师腌割过的鲤鱼一样,全是往外翻着的刀口。

    “知道因为啥砍你吗?!”大柱低头冲王铎问道。

    “……!”王铎一声不吭。

    “艹你妈的,还装死!”郭秃子瞬间抬刀。

    “知道,知道了!”王铎立马喊道:“你跟林军说,我明白了,啥都明白了……!”

    “谁他妈告诉你,我们是林军的人!”大柱皱眉骂了一句,根本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这话。

    “事儿我明白了,明白了……!”王铎摸着横剁在脸上的刀口,声音无比尖锐的重复了一句。

    “他说明白了!”大柱听完之后,就抬头看着阿哲说道。

    “啊!”

    阿哲点头后,随即用没拿刀的那个手,一边往空杯里倒酒,一边低声冲桌子上的众人问道:“你们明白了吗?!”

    “……!”

    众人面容惊恐,没人敢吭声。

    “哗啦!”

    阿哲倒了半杯酒后,直接泼在伟东的脸上,皱眉喝问道:“我问你,你明没明白啊!!”

    “咕咚!”

    伟东咽了口唾沫,一边擦着脸上的酒渍,一边点头应道:“明白了!”

    “你们都是老板,都有企业,不差跟外地人做一单生意吧?!”阿哲继续倒酒,继续问道。

    “对!”

    “对!”

    “明白!”

    “……!”

    众人点头。

    “啪嗒!”

    阿哲给自己倒了整整一杯白酒后,随即冲众人弯了一下腰,轻声说道:“在坐的我都记住了!你们给我面子,拿我当回事儿,那以后有难了,你们找到我头上,能办的我一定办!这不是客气话,是实话!你们要记住,我也要记住!”

    众人虽然不知道阿哲是谁,但却知道这小子是以谁的角度,谁的口吻,在跟桌上的这些人说话。

    “谢谢!”

    阿哲端起酒杯后,仰脖一饮而尽。

    “咣当!”

    二柱直接拽开房门。

    “走了!”

    阿哲头都没回,直接迈步离去。

    “……听说你会拉电闸?那你回去告诉告诉给你推前线的那帮人!往这边来,一定想好先迈那条腿!要走不明白,我他妈挨个给你永久性拉闸!”郭秃子蹬了王铎一脚,随即最后一个离开酒店包房。

    ……

    不到一分钟后。

    “开车!”林军掐灭烟头后,冲着小卓招呼了一声。

    “翁!”

    汽车起步。

    “呼!捂死我了!”郭秃子摘下了匪帽。

    “话说了吗?”林军扭头冲阿哲问道。

    “说了!”阿哲话语干脆的点了点头。

    “啪!”

    林军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随即等了一会说道:“地址管你圆哥要,今晚就把事儿办了!”

    “我知道了,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