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19 一座大坟
    如果说大旗因为“送菜刀”而将要面临不到半年刑期,除了有点逗b和小悲壮以外,那剩下的就是让在场的混子敬佩。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因为不是谁都能面对三十多号拎着刀枪棍棒的小伙,还能喊出“你给我站住”这样的话。

    可王铎这回挨砍,浑身被剁了十三刀之后!家里的朋友,不但没有感觉到啥悲壮和心疼,反而心里说不上来的厌烦!

    ……

    东北,h市某办公室内。

    “喂,哎呀……!”白涛坐在沙发上,满脸愁容的抽着烟,拿着电话说道:“之前我不就让你跟他说了吗?这段时间老实在这边呆着,你说他又偷着跑长c干啥去啊?!……朋友?见什么朋友啊?他才认识人家几天啊!你知道这些人里,谁跟融府关系近,谁跟融府关系远吗?!唉,服了!”

    “是啊,我也没劝住他……!”沈金宏也没啥话跟白涛解释,所以就只能附和着聊。

    “人送医院去了吗?”白涛问了一句。

    “送去了。”沈金宏应道。

    “……我马上让公司这边去点人,照顾照顾他,帮他在医院跑一跑。”白涛虽然心里很不满,但在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说道:“等他在那边抢救完了,再马上安排转院,让他回来。”

    “行!”

    “那就先这样,我打两个电话!”

    “哎,好!”

    “嘟嘟!”

    话音落,白涛就挂断了和沈金宏的通话。

    “蠢猪式的行为,就不应该管他!”茂名翘着二郎腿,满脸阴沉的骂道。

    “刷!”白涛看向了茂名。

    “他百分百以为是我想抢他长c新盘的项目!”茂名咬牙切齿的摇头补充道:“哎,这人看着又精又灵,其实肚子里没多少干货!他挨一顿剁不要紧,但还把矛盾激化了!因为现在要提出和融府和解,那沈金宏第一个不乐意,会觉得受到了轻视和挑衅,因为王铎毕竟是他的把兄弟!”

    白涛抽了口烟后,就皱眉补充道:“你打电话找两个人,让他们去长c照顾照顾王铎……!”

    “唉,还得咱们给他擦屁股!”茂名更加烦躁的骂了一句。

    “不擦怎么办?看着他死啊。”白涛声音不大的皱眉回了一句。

    茂名喘息一声后,就没再吭声。

    “走,你跟我走一趟,去江北。”白涛沉思半晌后,突然站起来说道。

    “去江北?”茂名听到这话后,顿时眼神一亮。

    “恩!”白涛站起身后催促道:“走!”

    “好!”茂名非常高兴的点头,迈着大步就跟着白涛走出了办公室。

    ……

    十几分钟后,车内。

    “我打完招呼了,二飞他们往长c走了。”茂名冲白涛说道。

    “恩!”

    白涛略有些敷衍的回应了一声后,就低头看着电话簿内储存的一个电话号码有些犹豫。

    这个号码是白涛在h市江北的一个朋友的,只不过他已经好久都没和这个朋友联系过了。两个人虽然在一个城市当中,但只要有白涛在的场合,这个人绝对呆不了五分钟就走。

    “……涛,你可以先不说正事儿,就发个短信闲扯一句。”茂名劝了一声。

    “滴滴!”

    白涛没有吭声,但却已经下定决心,所以给那个朋友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他能在江北吗?”茂名看见白涛发了短信后问道。

    “能!”白涛点头应道:“他媳妇上周刚生了二胎,这几天他哪儿都没去。”

    茂名听到这话后,略显无言。因为白涛如此了解对方,那只说明自己跟白涛说的事儿,在人家心里早就想过很多遍了。

    “翁!”

    汽车马达轰鸣,直奔h市江北赶去。

    ……

    与此同时,长c的融府依然没有停手,而是一鼓作气的继续反击。

    长c,稍靠近市区边缘的农安北路中段,有一处工地的工棚内,此刻正聚集着二十多号人赌.博,玩着推牌九。

    “儿子,你去给我买两瓶凉的矿泉水,给我解解渴,这屋里太闷了。”一个穿着厨师服的中年,笑呵呵的回头喊了一句。

    “哎!”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点头之后,就与两个同龄的朋友,迈步走出了工棚。

    “翁,翁!”

    工地门外,大灯晃眼,铲车的马达声音澎湃的咆哮着。

    “谁啊?!”青年站在工地门口,愣了一下说道:“没听说今天进铲车啊!”

    “嘭,轰隆!”

    话音刚落,工地门口响起一阵剧烈的撞击之声,随即水泥墙轰然倒塌,两侧无数蓝色的铁皮板也是被铲车压的哗啦啦直响。

    “呼啦啦!”

    工棚内的人听到动静之后,全部一股脑的跑了出来。随即他们一抬头,就看见铲车停滞,但有六七台陆地巡洋舰从被撞开的地方行驶了进来。

    “翁!”

    六七台陆巡后面,还跟着两台渣土车。

    “你们干啥的啊!?”工地目前临时的负责人,大步流星的跑过去喊了一句。

    “吱嘎!”

    领头的陆巡停滞,而李英姬坐在车里,降下车窗回了一句:“大爷,我和你们金宏地产的老总认识,今天给他送点东西过来!你什么事儿都别管,有问题,有担心,就给你们公司高层打电话!你一说融府,他们就啥都明白了。”

    负责人扭头看着停了一排的陆巡,只见里面全都坐满了人。

    “大爷,你往后靠靠,别碰到你!”李英姬劝了一句。

    “……!”负责人一边后退,一边掏出了电话。

    “翁!”

    几分钟后,两台铲车开到工地中央,车尾对着车尾,直接斜着推起车斗,将里面装满的黄土,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

    “咣当,咣当,咣当……!”

    数台陆巡车门被依次推开,随即车内的小伙,从后备箱内几乎一人扛出一组花圈,最后走到土包旁边摆好。

    “挽联挂上!”李英姬坐在车内喊道。

    话音落,三个小伙拿着白纸黑字的挽联,就冲上了土堆,并且哗啦一声将联摊开,斜着铺在了土堆上。

    上联:悲声难挽沈金宏

    下联:哭音相随朱茂名

    横批:涛哥不朽

    “走了!”

    李英姬坐在车内摆手喊了一句。

    ……

    二十几分钟后。

    “吱嘎!”

    汽车到了江北某别墅门前。

    “滴玲玲!”

    紧跟着,白涛的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