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36 偶然的必然
    在我们的生活中,会有很多看似已经稳妥,但临到出结果时,却突然横生变故,发生意外的事情出现。r?anwen w?w?w?.?r?a?n?w?e?n?a`cor?m?比如一段你认为很有安全感的感情,在你正想鼓起勇气谈婚论嫁的时候,却突然戛然而止,你伤痛欲绝,但却怎么也无法挽留:

    也比如,你一直认为,你一个最好的朋友,无论在你困难,还是状况良好的时候,都将和你拥有两肋插刀的友情,但可能你们之间偶然发生一件事儿后,你就会想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是的,生活中总有太多我们认为稳妥的事儿,会突然发生变故,给出一个我们不想要的结果:亲情,友情,爱情,事业,学业等等领域,都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看似板上钉钉,但实则变化丛生的事儿!

    而生活也有它的另一面,比如一些看似巧合,看似十分偶然,但却一定会发生的事儿!

    例如,沙红刚对上这些非富即贵的官二代,富二代!为什么说,这两帮人碰上,看似是偶然,但却一定会发生呢?!

    因为沙红刚脱下警服,是极度不情愿,极度无奈之下的结果!而这个结果的起因,就他妈是一个纨绔子弟在张扬过后,自己却无法掌控局面的情况下发生的!

    而与这件事儿丝毫没有关系的沙红刚,却被卷进来扮演了一个极度悲剧的人物!所以他是有怨气的,并且这股怨气他迟迟没有合适的机会,和地点去让他发泄!甚至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这股怨气该冲谁发泄!省厅领导,还是局长?

    可能沙红刚想过,但他没醉酒,所以没有勇气去干!也可能他醉酒之后,没想起来要去报复这俩人!

    但今天,他在酒店楼下碰见了韩晓,董大眼,还有小何等人!而这一次,他既喝醉了,心里那股怨气儿,也刚刚被家里人勾起来!

    这种种因素看起来是巧合,但却是必然要发生的,因为哪怕今天他没碰见韩晓,那早晚有一天沙红刚心里的这股怨气拱起来时,也将会在任何一个地点,彻底摇滚到类似于韩晓的这类人身上!

    ……

    融府康年,荣耀的酒店楼下。

    沙红刚买完盒饭,拎着酒瓶子刚要往大厅走,韩晓等十来个人就顺着旋转门走了出来,并且两帮人正好打了个照面。

    “操!”韩晓看见沙红刚后,先是楞了一下,随即语气极为不屑的骂了一字,就转身往台阶下面走,那种无视对方的眼神和神态,比他当面骂一万句沙红刚杀伤力还大。

    沙红刚听到这个操字时候,眼神呆滞,脑袋可能喝出延迟了,还没太反应过来。

    “b样的,你咋又回来了?!呵呵,要拿盒饭干我啊?”梳着奶奶灰的小何,在里面的时候也没少喝,所以热血上涌的看着沙红刚调侃了一句。

    “我可干不起你,你多牛b啊,你爸也牛b!”沙红刚笑了,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

    “去你妈的,揍不揍你,跟我爸有啥关系……!”小何听到沙红刚的话之后,伸手就要扒拉他的脑袋。

    “行了,有没有完啊,走了!”韩晓回头喊了一声,但却为时已晚。

    “嘭!”

    沙红刚靠近小何之后,轮着就瓶子就砸了下去,但由于白酒瓶子瓶壁特别厚,再加上沙红刚有点喝多了,手有点哆嗦,所以这一下砸下去酒瓶子没碎,但却一下给小何打的趔趄一步。

    “揍他!”

    小何旁边的一朋友,满嘴酒气的吼了一声后,就率先扯住了沙红刚的脖领子。

    “呼啦啦!”

    韩晓这边六七个男生,几乎同时扑向沙红刚,就连董大眼也是伸手从后面拽住了沙红刚的头发,因为他第一对沙红刚没啥好印象,第二是他和韩晓等人的关系明显更近,再加上他自己也喝了不少,所以小何这边的人一动手,他也没惯着,一边抓住沙红刚的小寸头,一边对着他的后软肋一顿炮拳。

    “哎,哎,你让他们别打了啊!”文可妮明显更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所以马上冲韩晓说了一句。

    “不用管,跟咱有啥关系。”韩晓淡漠的回了一句后,拽着文可妮说道:“来,往后站站!”

    “艹你妈的!”

    “嘭!”

    “脑袋给他踩下去!”

    “嘭!”

    “……!”

    众人抄起酒店门口的垃圾桶,禁止停车的牌子,还有三角路障墩子,宛若殴打阶级敌人一般,疯狂的往沙红刚脑袋上,身上砸去,而沙红刚后背扛着众人的打砸,只骑在小何的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嘴里不停的喊着:“艹你妈,整死你,整死……!”

    “呃……!”

    小何被掐的眼珠子鼓着,双腿在地上猛蹬着。

    “咣当!”

    董大眼一看自己在不救小何,那估计他就彻底牺牲了,被沙红刚掐死了,所以他轮着那种边角全是铁的禁止停车牌子,一下就干在了沙红刚的脑袋上!

    “咕咚!”

    就这一下,沙红刚横着就躺在了地上,随即他脑瓜皮破裂,皮肉链接着头发,竟然翻起了一小节手指的高度。

    “艹,别打了!”董大眼一牌子轮下去后,看见沙红刚头顶的伤口那么深,而且人趴在地上不动了之后,就拦了一下同伴。

    “扑棱!”

    小何在地上打滚的喘息了几声后,就猛然间坐起,掉头疯狂的奔着沙红刚踹着,而他这一动手,原本已经不打了的同伙,也都再次冲上去蹭拳蹭脚。

    “别打了,别打了,保安快拉开!”一直拉架的文可妮,见自己拉不开这么多人,就冲着酒店门口的保安喊了一句。

    一两分钟后,酒店内冲出来十多个保安,将众人拉开。

    “没事儿吧,哎,没事儿吧!”保安扶起沙红刚,皱眉问了一句。

    “唾!”

    沙红刚扭头吐了口血痰,双眼被踢的充血,紫红紫红的,看着非常吓人。

    “艹你妈的!你服不服?”小何被掐急眼了,所以一边被保安拦着,一边跳脚还在骂。

    “……我不服……!”沙红刚龇着满嘴血牙回了一句。

    “不服你咋滴?!”董大眼也在旁边喝骂道:“你还有啥能耐?艹你妈的,你瞅你混的,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你还装啥?”

    “别说了,赶紧走吧!”文可妮劝着沙红刚说道。

    “呵呵,我都这个b样了,我还装啥啊……但你要想白整我两次,那你是吹牛b。”沙红刚笑着冲小何说了一句。

    “去你妈的,不白整你,你能咋地?!!”小何还要动手。

    “行了,行了!”

    “别吵了!”

    保安说话间就将沙红刚往酒店外的街道上拉着。

    “……!”

    “……你就记住,我不好,你们都他妈好不了!”沙红刚咬着牙回头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