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43 什么是极端,什么是现实(6)
    何海龙托关系整一帮官方的人来融府找事儿,这不仅让林军火儿很大,也让子然十分烦躁,所以他马上就托一个朋友,给何海龙带了一句话:“你告诉他,事儿到此为止,他要再嘚瑟起来没完,我肯定收拾他!”

    子然这么说也不是开玩笑和吓唬,因为沙红刚是他的人,所以他现在弄出这样一把事儿,那子然心里也非常不好受,并且一直憋着气儿没地儿撒呢,更何况融府跟何海龙本身就没啥交集,所以不存在撕不撕破脸的问题。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

    就在子然处理事情的时候,林军心烦的回到了楼上客房,闭着眼睛躺在懒人沙发上,两手插着放在小腹位置,想什么都不考虑的安静躺一会。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一条毛毯盖在了林军身上,随即一个倩影将点燃后的安神檀香放在桌子上,就轻步走到了林军身后。

    “恩?”林军感觉到有人之后,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

    “啪!”

    两只冰凉的小手搭在林军的太阳穴,紧跟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劝说道:“……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睡一会!”

    “……!”林军听到是凌涵的声音后,再次忍不住的说了一声:“我真得歇一会,太累了!”

    “恩,我陪着你!”凌涵轻轻的帮着林军按着太阳穴,也不再出声打扰,只坐在沙发后面,静静的陪着他。

    ……

    与此同时,医院内。

    “子然打电话让你跟我说的啊?”何海龙坐在儿子床边,破口大骂道:“你让他滚他妈了个b的吧!我就弄融府,我看他能怎么收拾我?!妈了个b,给我惹急眼了,我往延边朝鲜边境砸一百万,你看看有多少朝鲜过来的盲流子,能要他妈命就完了!”

    激动的骂了两句后,何海龙直接就挂断了手机,气的直哆嗦的坐在床边喘息着。

    “咋的了?海龙,骂谁呢?离挺老远我就听到了?”

    就在这时,一直说要抓沙红刚的那个秃子中年走了进来,他叫滕国义,也是s家庄比较有名,比较老的大混子,他跟何海龙沾点亲戚,但完全没有啥血缘关系,已经出五服了。但他在何海龙的风景区承包了不少游乐项目,所以他也属于挣何海龙钱的人。

    “融府那个子然,托人给我带话,说我要再嘚瑟,就收拾我。”何海龙咬牙切齿的骂道:“艹他妈的,我看给他狂的没边了!”

    “艹,我这还没等整他们呢,他还呲毛了,艹!”滕国义附和着骂了一句后,就立即补充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呢!”

    “什么事儿?!”

    “急事儿,能让子然他们哭的事儿!”滕国义点了根烟后,就语速很快的在何海龙旁边说了起来。

    ……

    晚上八点多钟,老式小区的住所内。

    “我跟你说昂,老沙,你现在的性格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发现了吗?”国涛喝的面色红润,舌头梆硬的评价道:“我知道你最近这一两年,气儿一直都不顺!但问题是,你才四十多岁啊,而且家里还有孩子,你这气儿再不顺,那日子不也得过下去吗?!……!”

    “咕咚!”

    沙红刚仰脖喝了口白酒,咬着牙,一声都没吭。

    “……你这岁数都比我大一轮了,我说我要劝你呢,那有点可笑,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很难看清自己身上问题。”林伟也由衷的劝了一句:“涛哥说的对,该过去的就过去吧,日子咱还得过。”

    “呵呵!”沙红刚眨着眼一笑,随即摸着脑袋说道:“我现在就是觉得,这日子过得没意思。”

    “你太极端了。”张世忠皱眉回了一句。

    “呵呵,我媳妇从六七年前外面就有人,这我是知道的,但我从来没挑明过,因为我在外面也找女人,也玩,而且一周都不回一趟家,所以人家找不到爱,养个人,也他妈正常。”沙红刚眯眼看着众人,磨着牙说道:“可我俩躺在一个床上十来年,即使没有夫妻之情了,那也算亲人了吧?!可我当刑警队长的时候,她一声声老公比谁叫的都亲,但我刚一脱下衣服,她马上就拿着钱跟那个男的跑了!孩子不要了,连个短信都没给我留下!这事儿不他妈极端吗?有点太现实了吧?”

    众人无言。

    “我弟媳现在的工作,都他妈是我给找的,但我在她家住了还不到半年,她就背着给我行李扔门口了三次,这不极端吗?这不现实吗?!”沙红刚敲着桌面喝问着众人,

    “……唉!”林伟叹息一声。

    “以前我妈不管见到谁,那都跟别人说,我这个儿子有出息,最给她长脸!但现在我一回家,她是满嘴的败家子,没志气的骂我啊!”沙红刚眼圈通红的说完这句之后,咬着钢牙回应道:“没意思!这日子过的真没意思!哥几个,我现在这个b样,不全是因为我警服让人扒了,心里憋屈,而是我看见有些事儿,确实心寒了!这人呐,自己过不好,连最亲的人都看不起你!而且你不折一次,是活不明白自己的!”

    众人听到这话后,就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喝酒,喝酒!”沙红刚举杯招呼着大家。

    “叮咚!”

    众人撞杯后,一饮而尽。

    就这样,众人吃着聊着,时间就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

    “滴玲玲!”

    “我接个电话!”林伟打了个酒嗝后,接起电话问道:“喂?去公安局干啥啊?去他妈的吧,不去,我喝酒呢……什么他妈的从犯啊?这帮**的……行,我知道了,哎呀,我说我知道了。”

    “怎么了?”国涛看见林伟挂断电话后,就立即皱眉问道。

    “监控拍下来昨天晚上我和小忠了,看见我们和刚哥一块走的了。”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公安局传唤,让马上过去一趟。”

    “……那去一趟吧,不去再他妈给咱俩打成共犯了。”张世忠清醒的回了一句。

    “真他妈烦死了!”

    “别烦了,你俩赶紧去吧,一会回来再喝呗。”国涛摆了摆手。

    “行,我俩一会就回来,晚上就在这儿住了。”林伟站起身点头。

    “恩,去吧!”

    众人寒暄几句后,林伟就和张世忠下楼了,并且因为醉酒也没有开车,只奔着小区外面走去,准备打个车过去。

    而就在二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外走的时候,小区外面突然开进来两台面包车,并且开着强光灯。

    “艹,小区里开强光灯干什么玩应!”林伟挡着脸骂了一句。

    “滴滴!”

    面包车一阵喇叭催促过后,直接就从林伟旁边开了过去。

    “真他妈没素质。”张世忠骂了一声后,就跟着林伟继续向外面走去。

    ……

    面包车内。

    “不给警察打电话?”一个青年问道。

    “要先解个气儿,所以干完再给他扔警察那儿,整的利索点。”一个光头坐在车座最后面,面色阴霾的说道。

    ps:今天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