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44 谁点的?(7)
    林伟和张世忠走了不到二十分后,家中门铃就响了起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艹,谁啊?”国涛喝的有点懵b的扭头看向了门口。

    “别吵吵!”沙红刚进了个噤声的手势。

    “哥们,开开门啊,我楼下的。”门外有人喊了一声。

    “我去!”

    沙红刚冲国涛摆了摆手,随即迈步就往门口走,而国涛则是没太当回事儿的低头继续喝酒。

    “咚咚咚!”

    “开门啊!”

    外面敲门声更加剧烈,而沙红刚走到门口,用猫眼向外面扫了一圈后,就看见敲门的人穿着整齐,而且岁数不大,胳膊上还有纹身。

    “哥们,我楼下的,我看见你家等亮着呢,你开开门,你家厕所好像堵了……!”门外的人再次喊道。

    沙红刚停顿半晌后,迈步就往回走。

    “咋了,咋不开门呢?”国涛问道。

    “屋里有家伙吗?”沙红刚压低声音问道。

    “咋的了?”

    “外面叫门的好像不太对劲,岁数挺小的,衣服穿的很板正,不像是刚从家里出来!”沙红刚摆手说道:“给我找个东西,我揣怀里,再开门!”

    “……家里就你那把枪了,但里面好像就一发子弹了。”国涛立即站起身来回了一句:“不会有事儿吧?这个地方就咱们几个人知道,别人不可能找过来啊!”

    “嘭!”

    话音刚落,防盗门就突然震颤了一下。

    “艹,枪呢!!”沙红刚瞬间酒醒一半的喊道。

    “屋里床头下面呢!”国涛有点懵的回了一句。

    “嘭,嘭!”

    防盗门紧跟着再次泛起两声巨响,随即沙红刚一边往屋里跑,一边喊道:“你赶紧躲起来,这帮b养是冲着我来的!!”

    “咣当!”

    话音刚落,只听防盗门砰的一声就被人从外面拽开,随即两个青年戴着口罩,拎着撬开门的撬棍和凿子,领着十多个人一股脑的就冲向了屋内。

    “艹……!”

    国涛情急之下退后两步,随即顺手就从桌上抄起了一把切西瓜的菜刀!

    “还敢拿刀,我艹尼玛的!”

    一声怒骂后,十多个人蜂拥着就奔国涛冲去。

    “……红刚,快跑!!”国涛倒在地上后喊了一声。

    “堵住,堵住门口!”带队的小伙拎着一把喷子,指着卧室门口就喊了一声。

    “呼啦啦!”

    人群分出一半,蜂拥着就冲向卧室门口。

    数秒之后!!

    “亢,亢!”

    两声枪响,突然在静谧的老式小区炸响。

    ……

    二十分钟后。

    融府康年客房内,林军呼吸平稳的躺在懒人沙发上,难得睡得香甜。而凌涵则是靠着他的脑袋,左手抱着纤细的双腿,右手拿着电话,正在翻找粥类的菜谱,准备一会给林军做一下。

    “刷!”

    突兀见,林军裤兜里泛起一阵光芒,紧跟着电话铃声就打破了这安静的氛围。

    “啪!”

    凌涵皱着眉头,伸手就要帮林军拿出电话,然后关机。

    “这个点打来电话,肯定是有事儿,我接一下!”林军被吵醒之后,就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电话。

    “喂?”

    “军,我是国涛……!”

    “呼!”林军一听对方的声音和动静,就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即立即站起身说道:“说吧!”

    “我在融府楼下呢!”国涛喊着回应道。

    ……

    十五分钟后,融府楼下。

    林军,子然,领着四五个人就冲下了台阶。

    “……军,红刚出事儿了,被人绑走了。”国涛捂着淌血的大腿,见到众人就喊了一句。

    “怎么回事儿?!”林军厉声喝问道。

    “……不知道谁跟滕国义那儿点了我们的住所,我和红刚正在喝酒的时候,他的兄弟来了十多个,拿着撬棍就给防盗门干开了。然后他们冲进屋拿刀砍我,而红刚可能怕我出事儿,所以就拎着那把五连发冲了出来,往外面引对伙儿……!”国涛咽着唾沫说道:“红刚一往外跑,这帮人就全追了出去,然后我就听到枪响了……军,红刚那把枪里就一发子弹,他身上啥也没有,肯定让对伙抓走了……我跟你说,何海龙没他妈报警,就是想先狠整红刚一下解解气……所以他要落滕国义手里,那就废了……!”

    “这个滕国义是他妈干啥的?”林军回头问道。

    “是跟着何海龙挣钱的。”子然解释了一句。

    “你确定是滕国义的人抓的红刚吗?”林军追问。

    “肯定是,他有两个兄弟我认识!”国涛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妈了个b的,我他妈贷款都黄了,这帮b养的心里还是一点数都没有!”林军摸着脑袋,咬牙切齿的说道:“抓他,往死收拾收拾他!!”

    “这事儿我去办!”子然迅速接了话茬。

    “再给我找两个生慌子,我他妈就看看这个何海龙是不是真要没完没了!”林军阴着脸补充了一句。

    ……

    当天晚上,深夜12点多钟左右。

    林军和子然依旧没有接到沙红刚的电话后,融府这边就开始动了。

    晚间12点半左右。

    s家庄周边某景区门口的售票厅附近。

    “翁!”

    一台半截子货车,顺着直行道拐外后,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发动机轰鸣,再次加速的直接冲向了景区院内。

    两秒过后!

    “嘭!”

    一声脆响后,售票厅前面的挡车栏杆,被硬生生撞折。

    “艹!”

    售票厅内传来一阵骂声后,两三个保安就推门冲了出来。

    “干他妈什么啊?这么大的栏杆没看见啊?”领头保安一边冲着半截子副驾驶走去,一边骂骂咧咧的喊道。

    “来,你往近点走着!”张世忠光着膀子,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怎么的,喝多少啊?”保安皱眉呵斥道:“来,下来!”

    “啪!”

    一把将近一米长的大开山从车内探了出来,直接搭在了保安的脖子上。

    “给滕国义打电话,你告诉他,他要半小时之内不到这儿,我先给他漂流用的那些破船烧了,然后还得在墙上喷上,滕国义是s家庄最大的狗篮子!!”张世忠指着保安一字一顿的说道。

    ……

    五分钟之后。

    “艹你妈的,你告诉他,让他等着吧,我马上就去!”滕国义坐在车内,棱着眼珠子回了一句。

    ps:今日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