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46 死不难,赴死难
    景区售票厅两公里外的路口上。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吱嘎!”

    一台陆地巡洋舰停滞,车内的子然薅着滕国义的脖领子,刀尖指着他脸上疤瘌说道:“你挺有刚是吧!行,你别动,我闭着眼睛扎你三刀,你他妈要一下都不躲,那我马上放你走!”

    滕国义左侧脸颊刚刚被子然捅了一刀,所以此刻腮帮子已经露了,哗哗淌着血。

    “三刀!就三刀昂!!你只要挺住不喊,不躲,我马上让你走!”子然刀尖指着滕国义的脸说完,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我子然说话,吐口唾沫都是个钉!”

    “咕咚!”

    滕国义听到这话后,立即咽了口唾沫,眼珠呆愣的看着子然,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捅了昂!”

    话音落,子然闭着眼睛,一刀就奔着滕国义扎来,手腕没斗,也根本没有瞄准方向,就是直愣愣的捅了下来!

    “噗嗤!”

    刀扎在肉上,鲜血喷溅!

    “还有两刀,别躲!!”子然拔刀就要在捅。

    “别扎了!!”滕国义嗷的喊了一声,精神仿佛瞬间崩溃的连续叫道:“别扎了!子然,别捅了!”

    “你是喊慢了,还是觉得我刚才不敢捅?啊?!”子然看着滕国义锃亮的脑瓜皮上,刚刚被扎的划开口子,厉声问道。

    “呼呼!”滕国义喘息着没有吭声。

    “问你话呢,说话!!”

    “喊……喊慢了……我服了……服了!”滕国义脸上血水混合着汗水,咬牙点头应道。

    “服了啊?你刚才在外面不喊了吗?今天我要不干死你,明天你就杀我全家!!”子然扒拉着滕国义的脑袋问道:“你这怎么他妈的单独进我车里以后,身上那股牛b劲儿还没了呢!”

    滕国义沉默两秒后,十分认真的回了一句:“……子然……我也指着这个名儿混口饭吃……所以,我能折在车里,不能折在外面……你也混这么多年了……啥事儿你都懂……今天,我栽你手里了……那没话说……但你别断我饭碗!”

    “呵呵!”子然听到这话后,扒拉着滕国义的脑袋说道:“你这话说的实在!行,我看在你跟我岁数都差不多,整天他妈b的呜呜喳喳也不容易的份上,给你一次重新说话的机会!”

    滕国义没有吭声。

    “沙红刚让你整哪儿去了?”子然话语简洁的问道。

    ……

    去往乡间的国道上。

    “扑棱!”

    被棒球棍子砸的暂时休克了的何海龙,在躺进车里神志清醒了之后,就扑棱一声坐起,张嘴喊道:“这他妈哪儿啊?!”

    “啪!”

    左右两只大手,直接按住了他的脖颈子,随即往下一压。

    “别他妈动!”右侧的人话语简洁的喊道。

    “你他妈的谁啊?!”

    车内无人应答。

    “你们要干什么?!”何海龙再次骂了一句后,就要硬直起腰来。

    “啪!”

    一把仿六四手枪,直接顶在了何海龙脑袋上,随即右侧的人说道:“你再动一下,我干死你!”

    何海龙在看见枪之后,先是懵了足足两三秒,紧跟着又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右侧拿枪人的脸,随后再次愣住,因为对方即使在车里,也是戴的鸭舌帽和口罩。

    “刷!”

    回过神来之后,何海龙扭头向左侧看去,只见这个人也是戴着鸭舌帽和口罩。

    “低头!”左侧的人再次使劲儿按了一下何海龙的脑袋。

    沉默,车内陷入沉默!

    “沙沙!”

    寂静的深夜,轮胎摩擦着油柏路地面的声音格外清晰!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海龙又突然问了一句,并且有些秃顶的头发内,汗水已经成流线状的贴着脸颊滑落下来。

    车内无人应答。

    “你们他妈的到底要干什么?!这么意思?!”何海龙等了半天后,见车内依旧无人搭理他时,立即语气更为激动的喝问道。

    “低头!”右侧的人枪口再次往前顶了顶说道。

    “兄弟!你是哪路人!我怎么了?!”何海龙听见右侧的枪手说话后,紧跟着就继续问道。

    右侧枪手再次沉默。

    “……我知道了,知道了!”何海龙突然自问自答道:“你们肯定是林军叫来的吧,这样,你给他打个电话,我跟他说两句,行不?!”

    “往左面转!”

    突然,车内最后排座椅上的人影,翘着二郎腿说道:“坑在那边!”

    “你们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你们让我给林军打个电话行不行?!”何海龙瞪着眼珠子,几乎嘶吼着喊道,但车内依旧没人回他的话。

    ……

    再过二十分钟后。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事儿是滕国义干的,我真不知道,他都没有给我打招呼啊!”何海龙满脸惊惧的被两个枪手,绑着手脚从车内踹到了松软的黑土地上。

    “啪,啪!”

    下车后,两个枪手,一人拽着何海龙一条腿,直接就往前方不到两米远的深坑拽。

    “……哥们,你们听我说,滕国义干的事儿,我确实不知道!你给林军打个电话,求求你们,我有话跟他说!”何海龙脸色煞白的宛若一张a4纸,表情扭曲的哀求着两个枪手。

    “噗咚!”

    两个枪手抬腿就将何海龙扔进了坑里。

    “艹你妈的!你们告诉林军啊!!就这点事儿,他真的犯不上杀我!我二舅跟省里的很多领导都有关系!你们弄死我,麻烦会很大的!而且我跟市里的很多人也有往来,所以,我一旦没了,那是会出乱子的!!你们告诉林军,给他打电话……!”

    “哗啦!噗!”

    何海龙的话还没等说完,一铁锹土就扬在了他脸上。

    “啊!!”

    何海龙惊恐无比的叫了一声。

    “嘭!”

    枪手拿着铁锹,直接拍在何海龙的脑袋上,连续拍了两下。

    “噗咚!”

    何海龙脑袋一晃,再次休克了过去。

    ……

    夜晚,微风轻轻拂过,星月铺满天空,异常明亮。

    “呼!”

    何海龙也不知道在坑里躺了多久后,才在头部剧烈疼痛的情况下,缓缓转醒。

    光!

    能看见光!

    “扑棱!”

    何海龙在看见光之后,就立即回过神来,猛然从坑内坐起,随即见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湿土掩埋,脸颊正上方位置,立着一块木质的墓碑,写着何海龙活埋于此!!

    黑底红字,异常炸眼与渗人!

    “啊!”

    何海龙吓的嗷一声,狼狈不堪,脸上挂着崩溃且要哭泣的表情,两巴掌就将木质墓碑打飞!

    ……

    另外一头,景区两公里开外的车上。

    “我问你呢,沙红刚让你整哪儿去了!”子然再次追问道。

    “……我们压根就没抓着他!”滕国义同样崩溃的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