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52 独处
    由于最近这段时间,林军精神和身体都太过疲劳,所以他在处理完沙红刚的事件之后,白天在睡觉的时候谁也没敢打扰,一直让他睡到晚上八点多。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酒店客房内,林军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随即打着哈欠说道:“天都黑了,怎么没人叫我呢……!”

    话音落,林军又在躺在床上抽了根烟后,这才翻身坐起,伸手脱.下内.裤,准备去浴室冲个澡,洗漱一下。

    “哗啦!”

    脱掉内.裤后,林军撕开了一次性拖鞋的袋子,随即站起身就准备往浴室走。

    “滴!”

    就在这时,包房门口泛起一阵电子音,紧跟着传来咣当一声开门声。

    “艹!”

    林军光着腚就往回走。

    “我去,累死我了……!”凌涵用脚轻推开包房门,两条纤细的胳膊上挂着n个袋子,迈步一边往里走,一边抬起了头。

    “刷!”

    二人对视,屋内光线虽然略有些昏暗,但衣柜内的数个小灯亮着,正好让林军的身体看着充满了朦胧美。

    “呀!!”凌涵顿时一声尖叫。

    “啪!”林军拿着枕头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随即脸色通红的呵斥道:“小点声,你喊什么喊?我都没喊!”

    “你有病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在屋里走来走去的?!”凌涵崩溃的顶了一句。

    “我要洗澡去,我穿什么衣服!”

    “你……你……你穿上!!”凌涵指着林军说道。

    “别喊!用你说啊?我还不知道穿上?”林军无语的说道:“你把头扭过去!”

    “死变态!”凌涵磨牙转身。

    “不是,你在哪儿拿的我房卡?!”林军伸手拿过睡衣,一边套着,一边问道。

    “小忠给我的,他说你应该快醒了!”

    “他没跟你说,我有裸.睡的习惯吗?!”林军回过神来之后,就龇牙调侃了一句。

    “……他说让我给你吃点药。”

    “呵呵!”林军再次一笑,随即补充着说道:“下回进我屋要按门铃,万一我有点啥私事儿,你闯进来多尴尬啊!”

    “……别在这儿贫了,你去洗澡吧,我把吃的东西帮你放桌子上。”凌涵依旧背对着林军说道。

    “行了,转过来吧。”林军系好睡衣腰带后,就冲凌涵喊了一声。

    “你去洗澡吧,我一会有事儿和你说。”凌涵拿着东西就奔着桌子走去。

    “什么事儿啊?”

    “你洗吧,洗完吃饭的时候说!”凌涵催促了一句。

    “好!”林军没再多问的点了点头。

    ……

    半小时后,林军冲完澡之后,凌涵就也把外卖摆好在了桌子上。随即二人相对而坐,林军递给凌涵筷子问道:“喝点不?”

    “可以喝点,但不吃了。”凌涵眨着酸涩的眼睛说道。

    “吃过了?”

    “没有哇!”

    “那为什么啊?”

    “我很少吃晚餐的,控制体重。”凌涵站起身后,一边冲着酒柜走去,一边说道:“你吃你吃的,不用管我。”

    “……嘚瑟,等你弄出胃病来,你就不控制体重了。”林军皱眉说道:“赶紧过来吃!”

    “一看你就不懂,有计划的适当节食是健康的,像你这样暴饮暴食才容易得胃病呢。”凌涵拎着酒瓶走回来,撇嘴回了一句。

    “……行了,行了,别给我上课了。你跟那儿健康吧,我可是要吃了,饿死我了。”林军说话间就端起米饭,随即吃了两口后,突然抬头问道:“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贷款的事儿!”凌涵听到他问之后,俏脸顿时泛着笑意回应道。

    “什么贷款?”林军一愣。

    “咱们公司的贷款啊。”凌涵傲然回了一句后,就继续补充道:“我之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过本地h北银行的一位市场部中层管理人员,他主要负责信贷一块。”

    林军听到这话后,一边点头,一边继续吃饭。

    “前段时间,我听说公司资金出现问题之后,就一直想帮点忙,所以就找他接触了一下……!”凌涵一边倒酒,一边就将她和冬寒接触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当然她肯定隐去了一些没必要的细节,比如冬寒的无耻想法之类的。

    “呵呵,公司有你这样的员工,我还是挺欣慰的。”林军听完之后,言语调侃着回了一句。

    “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呀?!”凌涵见林军情绪波动不是很大以后,就眨眼继续说道:“我以为你会很高兴的啊。”

    “唉,如果真能解决,我肯定会很高兴啊!”林军叹息一声。

    “你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凌涵顿时噘嘴喝问道。

    “……你知道咱公司缺多少钱吗?”林军无语的问道。

    “我知道啊,好像得个七八千万吧。”凌涵宛若啄木鸟一般点了点头。

    “你别说的跟喘气似的那么简单,行吗?”林军端着饭碗,摇头笑着说道:“整这么多贷款,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你瞧不起谁呀?!我发火了昂!”凌涵磨牙回应道。

    “……你看你激动什么?”林军确实是粗略一听凌涵的话,就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因为客观的来说,凌涵一直不是那种会交际,会利用人脉的女孩,所以她的朋友圈多半是谈得来的同龄人,而那些所谓社会名流的名片,估计凌涵是一张都没留。其次是刚刚林军听了一下凌涵口中这个冬寒的年龄和职位,所以心里对这个人的期望也不是很大。

    “首先,这个冬寒不是白帮忙的,他是要返点的,一千万要百分之三!”凌涵似乎看懂了林军的担忧,所以语气认真的说道:“其次,他不是要在银行帮你办这个贷款,而是要在他一个同学的金融公司搞这笔钱。哦,对了,冬寒是浙大金融系毕业的,所以他的朋友圈是有些质量的。”

    林军听到详细介绍之后,随即点了点头说道:“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值得接触一下!”

    “那我继续跟进一下?”凌涵眨着大眼睛,试探着问道。

    “留个心眼,搞这事儿的这帮人,心思都很复杂。”林军嘱咐了一句。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傻啊?”凌涵皱着黛眉,十分严肃的问了一句。

    “反正是……不太精!”林军点了点头。

    “喝你妹的红酒,老子不伺候了!”凌涵拿着红酒杯,作势就要泼过去。

    “呵呵,别闹!”

    ……

    东北h市,某看守所。

    “王宁,收拾好东西,后监道门口站好!”管教在监道内喊了一句。

    “收拾东西?!”王宁坐在铺板上一愣后,立即喊道:“报告管教,什么业务?!”

    “别瞎贫了,你被放了!”管教一边拿着钥匙,一边就奔着监室门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