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53 还钱!
    晚上。r?a?  ? nw?en? w?w?w?.?r?a?n?w?e?na `c?o?m?

    林军吃完饭之后,已经几乎一天一夜没睡觉的凌涵,整个人缩卷在沙发上,头部靠在右拳上,双眸紧闭,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唉。”

    林军把汤喝完后,先是摇头轻叹一声,随后就将凌涵抱到了床上,并且帮她把高跟鞋脱掉,盖上了被子。

    将凌涵放在床上之后,林军又将屋内吃过的外卖垃圾简单收拾了一下,随即就走出包房,准备去健身房运动一下,清醒清醒脑子。

    ……

    几分钟后,健身房内。

    “……哥,你也来了啊?”张世忠笑着跟林军打了声招呼。

    “嗯,刚吃完饭。”林军点了点头后,摆手说道:“来,咱俩一块练。”

    “涵涵呢?她不说她也来跑半小时有氧吗?”张世忠随口问道。

    “她在我屋里睡觉呢。”林军一边在器械旁边热身,一边轻声说道。

    “……!”张世忠听到这话后,表情略显僵硬。

    “来,帮我往后拉伸一下。”林军喊了一声。

    “啊?啊!”张世忠连啊了两声后,这才回过神来从后面拽住了林军的两条胳膊。

    “一会啊,你再帮我开个房!”林军一边往前拉伸自己的身体,一边嘱咐了一句。

    “啊?”张世忠又啊了一声。

    “你咋的了?!刚才用嘴干活啦,让人捅嗓子了?老啊什么啊?”林军调侃着说了一句。

    “啊,开房干啥啊?”

    “她在我房间,我不开房,那不整出绯闻了吗?”林军烦躁地回了一句后,催促道:“大哥,你能使点劲儿吗?!”

    “呵呵!啊!”张世忠先是一乐,随即略显兴奋的点了点头后,就猛然一拽林军的胳膊。

    “噼里啪啦!”

    林军两条胳膊顿时被拽的泛起一阵声响,随即他措不及防的脚下一滑,身体直接向后仰去。

    “咕咚!”

    二人一起倒地。

    “艹!”林军摔的啪叽一声后,顿时无语的喝问道:“喝啦?!”

    “……有点激动了。”张世忠挠头看着林军说道。

    “你再这样,我就得换司机了。”

    “哥,明天去哪儿?”

    “不知道呢,等你哥打电话吧,看他跟老董谈的咋样!”林军叹息一声后,摇头说道:“来,起来,咱俩做会器械。”

    ……

    当夜无话,第二日早晨。

    凌涵起床后,没有马上立刻就联系冬寒,因为她觉得这事儿自己这边也不能太上杆子。因为昨天晚上只简单谈了一下后,今天一大早就给人家回信儿,这确实显得有点太急了。所以她白天的时候都在整理金融借贷需要的资料,和调查一下冬寒嘴里说的那个公司的基本情况。

    与此同时。

    冬寒早晨起床后,就换了一套西装和手表,并且又精心打理了一下发型后,这才拎着公文包,拿着车钥匙走出酒店式公寓,乘坐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

    十几分钟之后。

    冬寒驾驶着宝马5系,行驶出了酒店式公寓的地下停车场,随即奔着主路方向赶去。

    “翁!”

    就在这时,一辆本田雅阁突然从露天停车场内冲出来,横着拦在了宝马车前。

    “艹!”

    冬寒骂了一声后,本能就踩了一脚刹车。

    “咣当!”

    雅阁的两个后车门被推开,随即两名一米八十多的壮汉,迈步就冲到了宝马旁边,并且伸手拽开车门,一人坐在了后座,一人钻进了副驾驶内。

    “你们是……!”冬寒惊愕。

    “啪!”

    副驾驶内的壮汉弹出雪亮的匕首,轻声说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冬寒愣住。

    ……

    下午,四点钟。

    “妈的,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老子一块手表都他妈的二三十万,我能差你们的这点钱吗?你们这是绑架,是非法拘禁你们知道吗?!”冬寒被绑着坐在一间地下室内,极度愤怒的喊道。

    “是啊,你既然那么有钱,就赶紧把欠我的还了呗!这一百多万,你都拖着我多少长时间了?将近三个月了吧?!”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背着手无奈的说道:“你不容易,我也不容易啊!现在追我账的人也排着队呢,你要不给我,那咱俩只能一块去跳楼了!”

    “你别他妈吓唬我,真给我弄死,你一分钱都拿不着!”冬寒似乎一点不怕的破口大骂。

    “你看看你那个无赖的样子!”中年眯着眼睛,气的直摇头的评价道。

    “你也不是啥好玩应,你要不图小便宜,能把钱借我吗?”

    “干死你我确实挺心疼,但要干你个非常6+1的半身不遂,我咬咬牙还是能办到的!”中年咬着钢牙,摆手说道;“大锤!大锤给我弄他!”

    “艹!”

    话音落,一个壮汉真的拎起了锤子。

    “你能不能冷静冷静!”冬寒皱眉喊道。

    “你能不能还钱!”中年咬牙。

    “这样,你把我手表摘下去,先找个地儿当了,剩下的这几天我就给你凑出来!”冬寒似乎认真的想了一下后说道。

    “艹!”中年极为简短的骂了一句后,直接拉开门口旁边的一个柜子抽屉,随即指着里面装的满满的手表,钻戒,奢饰品项链等物品说道:“再他妈碰见几个你这b样的,我都能开个麦凯乐了!咱都是骗子堆里摸爬滚打闯出来的,你这表演课就省了吧!”

    ……

    另外一头。

    凌涵做了一天调查和整理资料后,就在晚上四点半下班之前,给冬寒打了n个电话,但对方全部没接。

    电话没打通之后,凌涵就以为冬寒是在公司开会之类的。因为今天周一,一般单位的例会和活动都比较多,所以她想了一下后,就拿着资料,直接下楼开车赶往冬寒的银行,准备等他下班后,就在原地找个咖啡厅谈一下。

    与此同时。

    s家庄某大型商场里,王宁剃着个光头,穿着一套很不合身的运动服,皱眉正在打量着一块玉佩。

    “先生,这块玉佩3万8千9,您考虑买吗?”

    “……不买我上这儿来锻炼身体啊?!”王宁反感的看了一眼售货员后,就一狠心的摆手喊道:“换个服务人员,帮我把这块玉佩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