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60 禁止通行
    当天晚上,五点半左右。r?an w?e?n w?ww.ranwena`com

    龙哥特意穿了一套米色的西装,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左手拎着包,右手笑着给张立拽开车门说道:“今儿我就为你服务了,咋样,你看我这个秘书合格不?”

    “一会谈起来,你别说话昂。呵呵,你不懂借贷,一张嘴很容易就露了。”张立故意调侃了一句。

    “还能不能处了?”

    “哈哈!”

    二人开了一句玩笑后,迈步就坐上了车,随即跟在后面的冬寒喊道:“我就开自己的车了昂,在后面跟着你们!”

    “行!”龙哥点了点头。

    话音落,龙哥一行不到十人,总共开了三台车,就直奔市郊绿地庄园赶去。

    路上。

    “喂,涵涵!”冬寒戴着蓝牙耳麦,就拨通了凌涵的电话。

    “你出发了,是吗?”凌涵直奔主题的问道。

    “是啊,已经在路上了。”

    “哦,我下午就到绿地庄园,准备接待你们了。”凌涵笑着继续问道:“你们大概多久啊?”

    “刚从市区往那边走,八点半之前应该可以到!”

    “好,那我知道了,我去跟老总说一下!”凌涵立即应道。

    “哎,好!”冬寒点了点头后,就眨着眼睛继续说道:“那个什么啊,晚上如果谈完了,那咱俩就回市区呗?”

    “回市区干嘛啊?”凌涵一愣。

    “你不是要买房子吗?晚上我约了恒大帝景的一个朋友,他刚从外地回来,一共就呆两天,所以我想着让你们见个面,吃个饭!”冬寒笑呵呵的说道:“你跟他接触一下,回头给他点好处,他能帮你拿个内部价的房子!”

    “啊,那太好了!”凌涵声音顿时挺激动的回应道:“谢谢你了昂,那今天晚上两家公司谈完事儿,如果时间还早的话,咱们就回去一趟,跟你朋友吃个宵夜,我请客……!”

    “好,就这么定了!”

    “恩,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就这样,拜拜!”

    “好!”

    话音落,二人就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即冬寒看着手机屏幕,嘴角挂着邪笑说道:“……妈的,又是一笔横财!”

    另外一头,凌涵叹息一声后,就黛眉紧皱的说道:“唉,现在的人啊……!”

    ……

    两个半小时之后,时间刚过晚上八点钟,天色已经大黑。

    “嗖嗖!”

    三台私家车急匆匆的行驶在四周无人,且没有路灯的乡村小路上。而导航显示,此处刚刚过了苍岩山景区。

    “还有多远!?”龙哥坐在车内冲司机问了一句。

    “还有不到十五公里,快了。”司机再次扫了一眼导航后应道。

    “最好别晚到了,公司之间谈事儿,挺讲究这个的。”张立插手补充了一句。

    “这边路就很好走了,八点半之前应该没什么问题。”司机笑着说道。

    “恩!”张立点头。

    “艹!”

    就在这时,司机突然惊呼一声,随即猛踩了一脚刹车。

    “吱嘎!”

    一阵酸牙的摩擦声在水泥地面上泛起,紧跟着龙哥和张立就被晃的身体前冲了一下,俩人都撞在了前排座椅上。

    “你干什么?!”龙哥皱眉骂了一句。

    “哥,这边好像走不了了。”司机咽了口唾沫,指着前面的路说道:“你看!”

    话音落,龙哥顺着司机指的方向往前扫了一眼,随即看见路面上横着两条道路抢修用的黄带子,并且前后两个方向,都有宽一米多的前方施工,禁止通行的大牌子。

    “这不是去绿地庄园的路吗?”龙哥愣了一下后问道。

    “是啊!”司机点头说道:“导航显示的就是这条路啊!”

    “那他妈的怎么会突然不让走了呢?”龙哥有些烦躁的骂了一声,随即迈步就下了车,摆手喊道:“冬寒!”

    “咣当!”

    车门被推开,随即冬寒从宝马上下来之后问道:“怎么了?龙哥!”

    “这路没法走啊?你赶紧给对方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儿!”龙哥招呼了一声。

    “好!”

    话音落,冬寒走到一旁给凌涵打电话,而龙哥则是站在车下面点了根烟,皱眉就打量着路中央的牌子嘀咕道:“妈的,我说怎么一路上连台车都没有!对面能不知道这块封路?为啥没提前告诉一声……!”

    “龙哥!”就在这时,冬寒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样?!”龙哥猛然回头。

    “……他们说这边路可能是临时封上的,所以让咱往回走,他们来车接咱们!”冬寒笑着回了一句。

    “往回走?!”龙哥皱眉说道:“那边有能进绿地的道儿吗?”

    “不知道啊!”冬寒摇头。

    “怎么了?!”张立降下车窗问道。

    “妈的!”龙哥拧着眉毛,晃动了一下脖子说道:“来,下来俩人,跟我和张立换一套……!”

    ……

    十分钟后。

    三台车掉头就往回走,行驶了不到五公里后,在一个极小的土路岔口处,看见了一辆gl8商务车。

    “哗啦!”

    三台车即将抵达的时候,gl8车门敞开,随即一个中年迈步走了下来,冲着三台车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进岔路口。

    “停车!”

    龙哥坐在后座,突然冲司机喊了一句。

    “怎么了?!”张立不太懂的看着龙哥问道。

    “对面车膜太深,咱根本看不清楚车里有多少人。”龙哥眉头紧皱,心里很不托底的突然说道:“我他妈总感觉事儿有点不对!“

    “往这边走啊!”岔路口的中年再次摆了摆手。

    “试试他们!”龙哥突然冲司机再次喊道:“掉头!!看看他们啥反应!”

    “翁!”

    话音落,司机一脚油门,车头斜着往前一扎,随即就准备掉头。

    “艹!”

    别克gl8旁边站着的中年,直接就从兜里掏出了绒线手套。

    “几个意思啊,丹哥!”车里突然有人喊着问道。

    “啥jb几个意思,他们不过来,咱们就过去呗!”丹哥戴上手套,皱眉喊道:这帮b不知死,还跑s家庄嘚瑟来了!三台车里的人,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给我干!”

    “嗡嗡!”

    话音刚落,土路上再次冲过来三台车。

    “踏踏!”

    与此同时,道路两侧的大野地内也窜出来十多个人!

    “妈了个b的!!肯定冬寒的事儿!”龙哥暴跳如雷的喊道:“所有人都给我保护好老张,车别开了,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