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63 善于思考的俩人
    冬寒之所以被吓破胆,那是因为他特别惜命,所以这货在大野地里嚎了半天,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就强行的调整了一下心态,准备想办法自救。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冬寒首先想到的就是打开手机,直接在百度地图内搜索医院,但显示的结果却是,最近的医院距离此处也将近七十公里。而冬寒觉得自己要他妈徒步走到那儿,肯定就失血过多的变成木乃伊了。

    无奈之下冬寒又搜了一下附近诊所,而这回他终于找对了。导航显示距离此处不到三公里外的一个农村内就有诊所。

    “滴滴!”

    发现了诊所之后,有一定小聪明的冬寒没有马上就往那儿去,而是根据导航内提供的电话号码,直接给诊所拨了过去。

    “嘟嘟!”

    “喂?!”

    电话拨通很久后,才有一个女人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我家里有病人,能出诊吗?”冬寒语速很快的问道:“你们那儿几个人啊?”

    “出不了,我们就俩人值班。”女人打着哈欠回了一句。

    “哦,那就算了。”冬寒阴着脸挂断电话,随即在确定诊所有人之后,就根据导航提示,大步流星的奔着诊所走去。

    ……

    另外一头。

    去往绿地庄园的车上,丹哥拿着两张纸条,双眼盯着西装男也不吭声。而丹哥旁边的小伙,在拽出军刺之后,一巴掌就拍在小伙的脑袋上骂道:“艹你妈的,你嘴挺硬呗?!明告诉我,你就不说,是不?!来,我给你牙花子豁开,我看你……!”

    “噗嗤!”

    小伙的话还没等说完,西装男直接一甩脑袋,右脸迎着军刺尖儿就撞了过去,紧跟着刀尖穿透腮帮子,鲜血顺着表皮和嘴角就流了出来。

    车内的众人全部一愣,因为谁都没想到西装男能这么生性!

    “……呵呵,你跟我俩示威呢?”丹哥拍着西装男的脑袋问了一句。

    “唾!”

    西装男再次晃荡脑袋,将刀尖从腮帮子拔出去之后,扭头吐了口血痰问道:“你就是丹哥啊?!”

    “呵呵,我在你们那边挺有名啊。”丹哥笑了。

    “我听过你,还有于亮和钟振北……!”西装男咧嘴一笑。

    “怎么的呢?!”丹哥话语随意的问道。

    “我没有示威的意思。但我就是告诉你,你怎么整我,我都不会卖我大哥。”西装男再次吐了一口嘴里积压的血痰,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大哥都jb扔了你跑了,你还护着他呢?”丹哥皱眉骂了一句。

    “那也是我大哥!”西装男毫不犹豫的接了一句。

    “……小b崽子,你还挺有样哈!”丹哥听到这话后,伸手扒拉了一下西装男的脑袋,随即抬头冲小伙吩咐道:“给他拿点纸,擦擦脸!”

    “……哥!”小伙叫了一声。

    “给他擦擦吧,一个小马仔,你整他有啥出息。”丹哥一看西装男的态度,就知道这小子绝对是对面的核心,而且他与那个龙哥,应该就跟自己和阿莱的关系差不多,所以他是不会卖了对方的。并且丹哥对这样的人,心里是不反感的。因为宛若混子标杆一样的丹哥,心里一直认为,你要么别混社会,要混社会就必须有点样。像那些一被对伙围上,就跪地上磕头的人,在丹哥看来都混不出来,也不值得交往。

    “呵呵,你跟他们说的不太一样……!”西装男听到丹哥的话后,轻声说了一句。

    “肯定不一样啊!你们那边的人,有不少都他妈让我揍过,他们回去能说我好吗?!”丹哥语气梆硬的扔下一句后,眯着眼睛呵斥道:“别给脸不要脸,脑袋插裤裆里眯着!”

    西装男扫了一眼丹哥后,就没再吭声。

    “外人75万,自己兄弟45万?这……这他妈的到底是啥意思呢?”抽完之后就有点一根筋的丹哥,非常感兴趣的看着两张纸条,越想不通,就越想想。

    “翁!”

    汽车继续奔着绿地庄园赶去。

    ……

    另外一头,大野地内。

    “滴玲玲!”

    正在快步走着的冬寒,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随即他低头一看,发现来电显示竟然是凌涵的。

    “妈的!”冬寒拧着眉毛看着手机屏幕,随即费解的沉默数秒后,一咬牙就接通了电话。

    “喂,你们到儿了?”凌涵声音如常的问道。

    “……!”冬寒眼珠子通红的没有吭声。

    “喂,在听吗?”凌涵继续追问。

    “凌涵,我真没想到,自己能让你玩了!”冬寒脸色极度阴沉的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

    “你说什么?!”凌涵似乎没有听懂的反问道。

    “你还跟我装傻是吗?”冬寒冷笑。

    “不是,你怎么了?什么意思啊?”凌涵声音迷茫的反问道。

    冬寒连续听到凌涵的否认后,心中就也有点被弄懵了。因为他刚开始一直怀疑,自己是被凌涵反设套给玩了,但此刻他又有点动摇了。因为如果凌涵真的提前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现在打这个电话毫无意义啊?难道自己还能上她两次当吗?凌涵肯定不会愚蠢到把自己想的这么蠢啊!

    “凌女士,您的朋友还来吗?!”

    就在冬寒思维摇摆不定的时候,一个服务员的声音就在听筒内突然冲凌涵问道。

    “喂,冬寒,你们还要多久啊?!”凌涵追问。

    冬寒眨了眨看似奸诈的小眼神,随即犹豫了一下后,就直接按了挂断键。

    数秒之后,凌涵再次将电话拨打过来,但却被冬寒挂断。二人如此反复的折腾了七八次后,凌涵就没再打来了,而是发了一条短信询问冬寒:“到底什么意思啊?!!我们这边还在等着呢,老总也在呢!你别放我鸽子,求回话!!”

    冬寒看着短信,摸着脑袋,十分拿不定主意的嘀咕道:“难道问题不是出在我这边,而是傻b龙那边?!难道……凌涵根本不知道他老板这么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应该还有一个冲刺啊……!”

    人的思想是复杂的,而冬寒更是一个啥钱都挣的王八蛋,所以他非常容易把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儿复杂化……

    是的,土耳其大骗子冬寒,在接到凌涵的电话后,就心思又活泛了起来,他觉得他还有一个冲刺……

    ……

    另外一头。

    众人的车辆停在了绿地庄园后侧的空地上后,丹哥就拎着那两个钱袋子下车说道:“你们等会,我进去办点事儿!”

    几台车内的人点头应了一声。

    “刷!”

    话音落,丹哥拎着钱袋子就往庄园后门走。

    “翁!”

    与此同时,不到三公里外的路上,有一台车,熄着大灯,并且速度很慢的行驶在油板路上,直奔庄园这边赶来。

    p.s.:今晚要招待我一个哥哥,所以凌晨无更新,大家早点休息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