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70 你真埋汰
    一天后,融府康年。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这个叫冬寒的押在哪儿了,打听出来了吗?”林军翘着二郎腿,皱眉冲着林伟问道。

    “在裕h看守所,签的是刑事拘留。”林伟答道。

    “因为啥啊?”子然插了一句。

    “因为诈骗,让一女孩给告了。”林伟挠了挠鼻子,继续说道:“但诈骗金额不是特别大,所以他这事儿如果找人调节调节,还是有缓儿的。”

    “哥,你非得盯上他干啥啊?”大脑袋不解的问道。

    “我盯的不是他,而是这件事儿。”林军抽着烟,皱着眉头补充道:“我是不明白,白涛到底是要通过他们干什么。这没头没尾的来一下,给我整的心里很没底。”

    确实,龙哥等人这次莫名其妙的来s家庄,以要借给融府钱为由头,试图在明面上接触上融府的事儿,让林军很看不懂,因为他不明白白涛这么做的用意在哪儿。刚开始他还想着在冬寒那儿扣出点消息,但无奈的是冬寒却直接打电话报警了。

    “这事儿不弄清楚,确实心里不得劲儿。”子然眨巴眨巴眼睛,话语简洁的说道:“得想法继续查查!”

    “我找找人,直接在监里整整冬寒?”林伟抬头问道。

    “没用,冬寒心里肯定非常清楚,他自己要把事儿都说了,那白涛的人就不会管他了。”林军摇头回应道:“更何况看守所也不是咱开的,不是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的。”

    “那咋整啊?”

    “没事儿,我打个电话!”林军思考了一下后,就拿着电话走到了窗户边上,随即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我的boss。”融府的御用狗仔小袁,贱嗖嗖的接听了电话。

    “……来s家庄一趟,帮我办点事儿。”林军直奔主题。

    “好叻,老板!”

    “到了给我打电话。”

    “妥!”

    说到这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林军冲着众人说道:“剩下的活儿,让他们干吧。这几天都折腾的够呛,大家歇一歇吧。”

    “哎,晚上咱几个找地儿,给上下俩头都歇一歇啊?”大脑袋龇牙冲林伟和小忠问道。

    “歇个屁啊,农村的事儿还没办完呢。”林伟烦躁的摆了摆手说道:“给你两分钟假期,你赶紧拿着小忠照片,上厕所解决一下,然后咱马上就走!”

    “你埋汰谁呢?你脑袋哥啥时候在时间上败过你们?就上回在南苏丹,咱几个一块搞黑人姐姐,那小博掐着秒表在旁边等着我破纪录……”大脑袋是那种一激动,就啥都敢往外说的人。

    “你们玩的挺花花啊?那南苏丹的女的,说句他妈难听的,有的可能半年都不洗一回澡,你们也能下去手?不怕一脱裤子给你们熏个跟头啊……!”丹哥托着下巴,略显惊愕的看着众人说道。

    “真埋汰。”子然感觉这个话题实在不符合自己身份,所以转身就走了。

    “我下去了昂!”林伟有点挂不住脸的转身就走。

    “小忠,你跟丹哥说说,上回咱在南苏丹……!”

    “别他妈啥都bb了,艹!”张世忠脸色通红的骂道:“我他妈也没干!”

    “丹哥,你就是去那边没有找过黑人姐姐。我跟你说,她们除了胳肢窝有点味儿以外,那整体感觉还是别有一番风味儿的……!”

    “你尝了啊?”丹哥好奇的问道。

    “胳肢窝没尝,味儿确实有点大!”大脑袋连连摆手回应道。

    “那尝别的地方了?啥感觉啊?”丹哥就是顺嘴扯了一句。

    “也没啥感觉,就是有点咸!”大脑袋仔细回忆了一下后,轻声说了一句。

    丹哥听完之后,懵b了三秒,随即竖起大拇指说道:“弟啊!在与娘们互动上,你丹哥就是抽完了,都赶不上你不抽的时候!就光有点咸这一点,我确实服你!”

    “我是勇于尝试……!”

    “不对,你是不知道啥是埋汰!”丹哥话语简洁的纠正了一句,随即摆手说道:“去,你给我远点滚着,嘴里有味儿!”

    “哈哈!”

    屋内众人顿时一笑,随即大脑袋无语的说道:“我好好跟你唠,你也没个正经的!不扯了,我和伟伟走了!”

    话音落,众人一边扯着犊子,就一边各自离去。

    ……

    郊区,二楼地下室内。

    “不行了,他们要打我……那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了……我受不了了,他们只要不动我,那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也是,我也扛不住了……!”

    “也不知道伟哥他们怎么样了!”

    “我现在根本没心思管别人,我要求他们,求他们放了我……!”

    “……!”

    时间过了将近两夜一天后,融府这边被抓来的八个小伙,有的已经彻底崩溃,有的一直沉默,也有的则是不停和别人交谈。

    “咣当!”

    就在这时,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随即一个戴着面具的对伙进屋,伸手拽起了一青年,二话不说就往外拉。

    ……

    五分钟后,门外。

    “别碰我,我求你们了……我服了,你让我见你们领头的行不行?我有话跟他说!”青年跟着面具男走到走廊里了之后,精神也瞬间崩溃的喊着。因为他心里是觉得,自己被拽出来,肯定又是要被单独收拾了。

    “嘘,别他妈吵了!”面具男低声喝斥道。

    青年一愣。

    走廊内没有开灯,只有地下室上方的电灯传来微微光亮,所以二人虽然相对而站,但却根本看不清楚对方面容。

    “什么都不要说,咬牙扛过去,明白吗?!”面具男故意用沙哑的嗓音嘱咐了一句。

    青年呆愣后问道:“你是谁?你也是……!”

    “我是谁你就别管了,你就记住,不论对方怎么打你,你都别把自己身份露了……!”

    “为什么?”

    “因为这是试探!这屋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白家的!所以,你露了自己身份,那就死路一条!”面具男再次补充了一句。

    青年表情无比惊愕,并且听完对方的话之后,也已是满身汗水。因为就在刚才,他在内心崩溃之时,已经决定将自己身份暴露,以免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因为他一直以为抓自己的,全部都是白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