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78 以后不要联系了
    “我在外面陪朋友呢昂,你有事儿回头再说吧。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林军舌头梆硬,话语含糊的回了一句。

    “我是有正事儿……!”

    “挂了昂。”林军打了个酒嗝后,就按了挂断键。

    “喂?喂?”

    “嘟嘟!”

    夏青凝叫了两声,一听电话内泛起挂断忙音后,就满脸无语的磨牙啐骂道:“……这样的人,就活该天天被穷醒!”

    “嗖!”

    话音落,夏青凝将电话扔回到沙发上,头部枕靠在浴缸垫上,开始闭目养神,运功消气儿。

    ……

    一夜无话,第二日中午。

    夏青凝在吃过午餐后,一边往办公区走,一边扫着微信,并且看到了林军发的一条朋友圈!

    “人之一生,正因像青山一样连绵起伏,坎坷不断,才有想象力,才精彩!我愿我的人生,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成长路上永远伴随着挑战。我与融府,永远激情澎湃!”

    一段类似演讲的话后面,配了两张图片,一张是“一将领兵纵横数千里”的古代战争图片,另外一张是融府和董先生介绍的金融公司,正式签的借贷合同。当然内容没有让林军拍下来,可合同抬头却照的很清晰。

    夏青凝对文字和第一张战争图没啥感觉,但看到融府和金融签完的借贷合同后,顿时一脸懵b,大眼睛眨啊眨啊的十分迷茫与娇憨。

    是的,夏青凝昨晚打电话的时候,林军就和金融公司的人敲定了借贷细节,而今天一早双方就在合同上签了字。融府这边抵押了一部分股权和公司旗下的地皮,而金融公司当天就会先打一部分款过来。

    事已至此,融府的经济危机就算被解决掉了,所以林军很开心的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自我励志的鸡汤,以无耻的表示自己的魄力与担当。可他这样嘚瑟却是夏青凝有点接受不了的……

    “夏总,您怎么了?”走廊对面走过来一位文员问道。

    “妈卖批哒?老子法国都去了,你特么告诉我,你结束了?”夏青凝插着腰,大眼睛望天无泪的叨咕着:“啊,天呐,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干脆愁死我算了。”

    “夏总!”文员再次叫了一声。

    “不要理我,我要静静。”夏青凝轻摆了摆小手后,就一边摇头,一边无奈的嘟着嘴,奔着自己办公室走去。

    “咣当!”

    “滴玲玲!”

    夏青凝刚刚进了办公室关上门,这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哎,你昨晚给我打电话了吧?呵呵,我陪朋友,有点喝多了,都不记得和你说啥了……!”林军生怕昨晚自己喝多了,说啥失态的话,所以电话接通后,就抢先解释了半天。

    “……!”夏青凝拿着手机没搭理他。

    “喂?你在听吗,怎么了?我真不记得昨晚咱俩打电话都说啥了,如果有啥说错了,你别当回事儿昂!我好久没喝这么多了,失态了……”林军再次解释道。

    “你是失态了,还是变态了,跟我有神马关系啊?!林军,我非常正式的通知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咱俩八字不合,再接触下去,会有命案发生,谢谢……!”夏青凝噘着嘴就挂断了电话。

    s家庄,融府康年客房内。

    “妈的,我怎么她了?我昨晚说啥了,我惹她了吗?!”林军拿着电话一脸迷茫的冲张世忠问道:“这人是不是更年期了?!你下午去*店,给她买五盒太太静心邮过去……我看她是得病了!”

    “你俩怎么一说话就掐呢!”张世忠也挺无语。

    “谁知道她大晚上的为啥跟疯狗似的,我特么又没惹她……!”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挺美一心情,让她给我搅合的细碎!”

    五秒之后,夏青凝也发了一条朋友圈:“人生最痛苦的事儿莫过于,用有限的时间,干了一件没用的事儿。唉,人生第一次被自己蠢哭……”

    文字下面配了一张,可爱男孩哭的大鼻涕都冒泡的表情。

    晚上出门吃饭的时候,林军看见这个朋友圈后,就立即回了一条:“虽然不知道你为啥哭,但我还是想给你点个赞!”

    “大傻x!”很快夏青凝回了他一条。

    ……

    另外一头。

    李东成在县城住了一天后,就准备回去上班。而他临走之前,沙红刚就在浴池包房内,再次把那三万块钱摆在桌上说道:“这个你拿回去!”

    “哎呀,就这点钱,给来给去的烦不烦啊!”李东成躺在按摩床上无语的回了一句。

    “东成,咱朋友归朋友,但我没有让你拿钱养着我的道理。”沙红刚抽着烟,略微停顿一下后,就继续说道:“……哥们,你要有事儿需要我办,直接说话就行。我现在这个情况,啥都怕,就不怕事儿。”

    “哎呀!”李东成拍了拍脑袋,笑着问道:“你以为我是要求你办事儿啊?”

    “……我只是跟你说一声。”沙红刚一笑。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你,我李东成的命早都没了,哪还会有今天。”李东成拍着桌上的钱,皱眉继续说道:“这玩应算个啥啊?咱现在不是有吗?!今天我比你好,那我帮帮你怎么啦?!能穷死啊?!”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内心触动。

    “你拿着吧,我现在起码在这个位置上,大钱没有,但小钱不缺的。”李东成将钱再次推了过去,并且补充道:“在咱们这个年龄段上,真的很难交到知心的哥们了!”

    “东成,谢谢!”沙红刚由衷的说道。

    “呵呵,谢啥谢,咱俩一块冲个澡,出门吃口饭吧。”

    “好!”沙红刚听完李东成的话后,就接下了那三万块钱。

    ……

    晚上六点多钟,二人一块吃过饭后,李东成就跟沙红刚告辞,随即开车往s家庄市区赶。

    路上。

    李东成在等待红灯的时候,就掏出账本在里面记下了这次给沙红刚的三万块钱,和这次来的一些花销。

    记完账之后,李东成想了一下后,就伸手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哈哈,我跟他见完了,回去了……!”电话接通,李东成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