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79 斯文败类
    融府与董先生介绍的金融公司签完合同后,对方当天就把百分之二十的借贷款打到了融府账面上。r?anw  en w?w?w?.?r?a?n?w?e?n?a`c?om?而这钱刚一到,林军这近几月的压抑心情,就算彻底一扫而光。

    钱的事儿得到缓解之后,峰哥就立马返回了吉l忙融府工地的事儿去了。但林军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准备再呆个一周左右,抽空认识认识融府在这边的关系,顺便放松放松心情。

    ……

    周三的一个晚上。

    林军难得的没有参加酒局,而是躲在酒店里,准备喝喝茶,健健身,晚上再看一场足球比赛。但就在他休闲娱乐的时候,董先生来了一个电话,并且二人总共交谈了得有二十多分钟。

    通话结束后,林军喝着茶水,给子然发了一条短信。随即等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对方才忙完手里的事儿过来见面。

    “今天咋没安排呢?呵呵,我以为你出去喝了呢。”子然笑呵呵的调侃了一句。

    “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喝死了。”林军躺在沙发上床上,摆着手掌说道:“我这嘴不歇,那也得让腰子歇歇啊!”

    “呵呵,是,少喝点吧,我看你现在尿尿都跟喷壶似的,不是一般的分叉啊。”

    “……你可真能扯,我这腰子正经处于巅峰期呢。”

    “得得得,我一堆事儿呢,没工夫听你吹牛b。”子然摆了摆手后问道:“找我啥事儿啊。”

    “刚才我跟老董通了个电话,说了一下给他返点的事儿。”林军拿起烟盒点了根烟,继续补充道:“一共给他三百五,但有二百,他非得要现金,然后让一个亲戚直接去咱浴池拿!”

    “……那剩下的一百五呢?”子然追问。

    “到时候他给咱一个账号,咱直接打过去就行!”林军答道。

    “那还分开走干啥啊,就都打卡里呗?”子然挺无语的说道。

    “他给他亲戚开了个耍钱的场子,需要现金。”林军抽着烟,轻声回应道:“哎呀,反正就这点钱,他愿意咋整就咋整呗。”

    “啊,就这点事儿啊?”

    “唉,要就这点事儿,我就不叫你过来了。”林军喝了口水:“老董想让咱帮他一朋友去要点账。”

    “要多少啊?”

    “将近一千万呢。”林军无奈的答道。

    “数额有点大啊,这钱不好要。”子然摇了摇头。

    “如果好要,他就不找咱们了。老董说了,这钱能要回来百分之七十就行,然后他朋友再拿出来一百个,谢谢咱家兄弟。”林军眯着眼睛问:“你看谁去合适呢?”

    “数额这么大,让岁数小的去,够呛能压住场。”子然想了一下说道:“让红刚和国涛,带着林伟,还有小忠他们去吧。”

    “行,你安排吧。”

    “他说哪天过去要啊?”子然问。

    “越快越好!”

    “好,我一会给红刚打个电话!”子然点头。

    “让他回来的时候注意一点,毕竟案子还没结呢。”林军嘱咐了一声。

    “那倒没事儿。他回来,我就直接让他去浴池,然后隔天就去办事儿,办完再让他回县城,不在这边呆着。”

    “那就行!”

    “没事儿了吧?”子然主动问道。

    “恩,你还要干啥去啊?!”林军龇牙问道:“跟可妮嗨皮去啊?”

    “滚犊子吧,谣言都是从你们这帮人嘴里传出来的,艹!”子然挺不好意思的骂了一句后,迈步就往外面走。

    “哈哈!”林军躺在沙发床上一笑。

    ……

    与此同时。

    s家庄市区的一家必胜客内,一个打扮时尚的姑娘,面容有些憔悴的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向四周环顾。

    十几分钟后,必胜客外面走进来一位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中年,随即也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就奔着姑娘走了过来。

    “刷!”姑娘抬头本能看向了他。

    “黄女士吧?”中年礼貌的问道。

    “对!”

    “你好,我是冬寒的律师,我姓严!”中年笑着伸出了手掌。

    “有事儿说吧。”姑娘没什么好脸的回了一句。

    “呵呵!”中年也没有显得特别尴尬,只推了一下眼镜后,就坐在了姑娘对面问道:“您起诉我委托人冬寒诈骗,是吧?”

    “……!”姑娘冷冷的看着律师,没有吭声。

    “您受过高等教育,所以法律知识就不用我给您普及了。”中年律师沉吟一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如果诈骗罪名成立,那以现在的这个诈骗金额,我的委托人大概会被判五年左右!而如果冬寒愿意退还给你全部诈骗金额,那刑期也会在3年以上。因为我国量刑标准是有杠的,五千块钱以上,叫数额较大,判三年以下;五万块钱以上,叫数额巨大,刑期在三至十年。而冬寒的涉案金额肯定超过五万了,所以即使他退还给你全部诈骗金额,那刑期也会在三年以上,你能明白吗?”

    姑娘愣住。

    “也就是说,他即使把钱全退给你,那所遭受的处罚也和不退钱遭受的处罚,相差并不大。”中年微笑的看着姑娘说道:“所以,如果您坚持起诉的话,那我不会建议,我的委托人退钱给你!”

    “……!”姑娘嘴角抽动的喝了口水。

    “但如果你翻供,跟办案人说你和冬寒是情侣关系,因为他出轨,所以你才举报他诈骗的话,那冬寒会退还给你双倍的诈骗金额。也就是说,你不光没损失,还赚钱了。并且你要不放心,我也可以白签一个借条给你!”中年一副斯文败类的表情,继续说道:“你虽然是个白领,但一个月的工资才一万左右。而且我听说,你给冬寒的钱里,还有你父母的。所以,你听我一句劝,判了冬寒,顶多是心里出口气,但你未来可要饿着肚子过日子了……哪划算,哪吃亏,就不用我和你说了吧?”

    “冬寒这种败类之所以有恃无恐的欺骗感情,欺骗钱,就是仗着有你们这帮善于钻法律空子的王八蛋撑腰!”姑娘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呵呵。”中年无耻的一笑。

    一小时后,中年和姑娘达成协议后离开,随即出门他上了车,低头就发了一条短信:“龙哥,妥了!”

    ……

    与此同时,沙红刚接到子然的电话,已经偷偷的开始往s家庄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