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82 混乱的抓捕现场
    “艹,开枪了!”

    大厅内的两声枪响传到楼上之后,王宁惊呼一声喊道:“刚哥,你从后门跑吧,咱现在肯定下不去了!”

    “敢随便开枪的,肯定不是所里的人。?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而分局组织的抓捕,就不会给你从后门跑的机会。”沙红刚的反侦察能力自然不用质疑,所以他反应很快的又问道:“窗户,这边有没有窗户!”

    “你知不知道?!”林伟来这儿都是让被人领着,而炮房区域内又四通八达,所以他在不是特别清楚周围地形的情况下,扭头就冲王宁,禹峰,孟小奇还有关雄等四人问了一句。

    “哥,这边,你跟我过来!”禹峰冲沙红刚喊了一声。

    “对,你跟他去。”国涛也附和了一句。

    话音落,沙红刚就跟着禹峰,还有王宁往走廊另外一头跑去。而此刻234这三层的炮房区,也全部炸窝了。

    “咚咚咚!”

    “屋里的人都赶紧出来!”

    “咚咚咚!”

    “出来了,别他妈干了!”

    “快点出来,来临检了!”

    “……!”

    红色灯带在各个走廊墙上亮起来后,这守在各个楼层的服务员,就开始猛砸那些里面有人搞破鞋房间的房门,而且还不停的提醒着。

    “咣当!”

    “咣当!”

    “……!”

    一顿猛砸猛喊过后,这走廊内就瞬间乱成了菜市场,因为各种p客和女性技术工作者,就全都从炮房内跑了出来。

    “裤衩子,你把我裤衩子拿出来!艹,你拎个皮鞭干啥,放下!”一个中年胖子腰间围了个堪堪能挡住jj的手巾,站在门口急的满头是汗的喊道。

    “嘎嘣!”

    一声脆响后,一个女技师梳着头发,一边嘶喊着一边骂道:“我都跟你们说了,我家门子硬,就堵住了也啥事儿都没有。你说你跑的跟个王八犊子似的干啥?艹,给我炮.机都他妈给我踩碎了……你等会,你让我看看手牌,我把这个炮机给你下个账,一千多块钱呢……!”

    “都别乱跑,跟着服务员往后门走!”

    “自己的贵重物品全拿手里昂!”

    “哎,那个大哥,你别踹那个门,那儿他妈出不去,那是个死门,艹!”炮房区管事儿的青年也拿着对讲机跑出来喊道。

    “你说这他妈的整的是啥事儿?你家不挺安全的吗?”一个中年人十分烦躁的站在自己包房门前,皱眉喊道:“哎,有没有记者跟上来啊?!要没有的话,我他妈就不跑了……!”

    “哥,你跟着服务员从后门走!”经理站在走廊尽头指挥了一句。

    “走个**啊,艹!你家技师太猛了,进屋就给我一次性浴服的裤衩子撕了,扎脑袋上当头绳了…………这因为躲着交点罚款,就光腚在大街上跑也犯不上啊。”中年用门挡着身体喊道:“到底有没有记者啊?”

    “我也不知道啊!”

    “艹,你家是不是换老板了?!这关系跟以前比差太远了,扫.黄的进大厅了都不知道吗?”

    走廊内喊声,骂声,光着脚丫子跑步声,还有拽墙上海报挡裤裆的声,那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这尼玛的好像进入了原始社会,我艹!”林伟站在楼梯口,看着走廊内的各种春.光,连连摇头说道:“辣眼睛!”

    ……

    另外一头。

    吴组带人一进了暗门之后就有点懵了,因为暗门后面的空间太大了,而且复杂程度也远超他们的想象。光一楼通往234楼的楼梯就有好几个,并且都有那种铁栏杆的门阻挡,弄开非常费劲。所以吴组他们往楼上冲的时候费了不少时间。但即使这样,他们到了二楼之后,还是将绝大部分的p客和技师全部堵住了。

    “所有人都给抱头蹲好,消费的蹲走廊左边,被消费的蹲走廊右边,快点的!”吴组喊了一声后,就继续向三楼跑去。

    “报告,像我们这种在天台喝酒的,啥也没干的,那算是消费的,还是被消费的!”孟小奇举手喊道。

    “嘭!”

    警察一甩棍打下去:“你他妈老实点!”

    “我艹!”孟小奇瞬间火了,梗着脖子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凭啥打我!?”

    “不用搭理他们,赶紧找沙红刚!”专案组另外一人知道孟小奇可能在拖延时间,所以立即提醒着喊了一句。

    “喂,姜哥,咋回事儿啊?”林伟站在楼梯口,已经拿着电话拨通了姜哥的手机。

    “他们是冲沙红刚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别的,保证沙红刚已经走了就行。”姜哥语速很快的回应道:“我已经给上面的关系打完电话了。”

    “恩,但这边堵住不少客人,基本就算是抓现行了!”林伟低声提醒道。

    “没事儿,没事儿,你主要看住现场,别让人录像就行。”姜哥再次嘱咐道。

    “那我知道!”林伟点头。

    “带队的人姓吴,我已经打听出来他的一些情况,这小子跟咱这一脉的关系很近。”姜哥话语简单的继续补充道:“要不半小时前他们就动手了,因为这帮人早都到了……!”

    “是这样啊。”林伟听到这话后,心里才稍稍的出了口气。

    ……

    与此同时。

    洗浴内顶层无人的仓储间内,一个人影满头是汗的用手机光芒,照着地上摆的一个袋子,并且一直紧张的大口吞咽着口水。

    “哗啦!”

    连续喘息过后,人影就双手颤抖的拉开了袋子拉链。

    ……

    楼梯间旁边。

    “喂?”林伟拨通了王宁的电话,轻声问道:“怎么样啊?”

    “分开了。”王宁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我在四楼呢!”

    “好,我知道了。”林伟干脆点头后,就挂断了手机。

    十几分钟后。

    四楼走廊尽头站着的吴组长喝问道:“你们都找了吗?!”

    “没有!”

    “我那边也看了,没有!”

    “厕所里有个通风的窗户,我进去的时候,窗户是打开的,而且外面墙壁上全是排水管道和外部空调,所以人肯定是从这儿跑了。”一位岁数挺大的警察,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他妈的,值班的人脑子里装的全是屎。浴池里面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就非得建议马上抓捕。这下人惊了沙红刚不说,还他妈堵到这么多嫖.娼的,你说,这事儿我怎么处理。”吴组烦躁的骂道:“尴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