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87 释放
    看守所内。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管教领着冬寒走进了办公室,随即指着桌上的释放证明说道:“在那儿签字,这儿按手印!”

    “……可算他妈的熬到头了,为了这张纸,老子把钱花的是弹尽粮绝,等着,你们都等着。”冬寒看着释放证明,兴奋之中带着浓厚的恨意说道。

    ……

    融府康年酒店内。

    林军和子然,丹哥等人聊了起来。

    “咋这么着急就要走呢?”子然点了根烟后问道。

    “……我把徐占年派来这边的狗腿揍了,这他回去一告状,老徐啥态度咱也不好琢磨啊。”林军喝着茶水,无奈的笑着说道:“所以啊,我还是赶紧回东北踏实。”

    “咋地,派他找人暗杀你啊?呵呵!”丹哥调侃道。

    “他要真他妈暗杀我,我还不怕他。”林军挠着鼻子说道:“我怕的是他通过官方,做个硬套整我一下,毕竟这边离北j近,而且徐占年手也挺长的,弄不好能扒拉我一下,所以还是回东北托底。”

    “那你跟新宇沟通了吗?”子然点头后问道。

    “说了啊,就是他提议让我先回东北呆着,因为他也不确定,狗腿回去告完状,徐占年是个啥态度。”林军翘着二郎腿,端着茶杯说道:“正好这边贷款的事儿也解决了,我也该回去了。”

    “恩,也行。”子然表示赞同的应了一声:“那啥时候走啊?”

    “今晚就不折腾了,明天吧。”

    “行,一会我让人给你订票。”

    “妥了。”

    ……

    另外一头。

    林伟报案之后,市局的人就单独问了他一下事情经过,而林伟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将细节与对方说清楚,包括他放钱的时候,身边都有谁,都干了些什么。

    细节说完之后,办案人就先找了张世忠,王宁和禹峰,因为他们三个是林伟放钱的时候,都在场的人,可办案人对张世忠的问话其实就是走过场,但对王宁和禹峰却问的很细……

    三人都问完之后,办案人又老辣的圈出一个大范围,主要排查那些既能看见禹峰朋友圈,又在浴池工作的员工。因为办案人这边觉得,偷钱的人一定是事先知道暗箱里有钱,要不然根本没法解释,为什么办公室里哪儿都没有被翻过的痕迹,但却只有暗箱里的钱没了?

    这说明偷钱的人,犯罪目的很明确,他是知道钱在哪儿的!

    而禹峰本身就是浴池的管理层,所以他微信里只有少部分的基层员工,剩下的全是管事儿的!

    这样一来,排查范围就小多了,基本锁定上层干部,而且警察也对这事儿挺上心,因为一百万的盗窃案,确实不算是小事儿,立案之前,公安局对这笔钱的来源和用途,询问的林伟非常仔细,甚至让他写了一个书面性的报告,用于存档。

    ……

    就在林伟等人忙着抓小偷的时候,冬寒剃着个光头,迈步走出了看守所,并且第一时间给龙哥打了电话。

    “喂?!”

    “我出来了,龙哥!”冬寒客气的喊了一声。

    “你再jb给我找事儿,我就替融府收拾了你。”龙哥声音低沉的骂道:“帮你出来,是不想让林军从你嘴里知道什么,明白不?”

    “明白!”冬寒点头。

    “你找律师,他会安排你住的地方,然后我让人过去接你。”龙哥停顿半晌后,继续补充道。

    “好,好,知道了。”

    “你注意一点,有些事儿不用我提醒你吧?”龙哥再次嘱咐道。

    “明白,明白!”

    “好了,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而冬寒则是拿着看守所退还给他的手机站在原地,并且沉默许久后,就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号码,拨通了过去。

    “喂,你好哪位?”

    “金福典当的小佟吧?我冬寒!”

    “哎呦,我知道您,怎么了?”

    “我想当点东西,你在哪儿呢?”冬寒直接问道。

    “现在就当啊?”

    “恩,现在就当!”

    “好吧,那你来我店里吧。”对方想了一下回应道。

    ……

    一个半小时后,冬寒坐在典当行里,眉头轻皱的说道:“我这块表和钻戒买的时候快二十万了,你给个差不多的价吧。”

    “哥,咱们认识,我就不墨迹了,一万五千块钱,最多了。”

    “你也太黑了吧?”冬寒无语。

    “哥,你看见我带的这块万国手表没,买的时候也花了快小十万了。你这样,你给我六千块钱,我马上卖你。”小伙指着自己腕上的手表说道:“哥哥啊,长的最磕碜的处.女,也得万元起步。而你再惊艳的外围,也就三五千块!这一手和二手的,能比吗?”

    “……艹!”冬寒被怼的一句话都没有。

    “这样吧,我再给你加三千块钱,你要能当就留下,不能当就再看看!”小伙想了一下后,再次说道。

    “行,那就当吧!”

    “好叻,我给你整个表昂!”小伙点头。

    ……

    半小时后。

    冬寒拿着一万八千块钱走出了典当行,随即咬着牙,目光阴沉的站在台阶上,再次打了个电话。

    “喂,寒哥吧?”

    “你在哪儿呢?”冬寒话语直接的问道。

    “村里呢,推牌九呢,咋的了?”对方反问道。

    “来一趟市区,帮我办点事儿。”

    “啥事儿啊?”对方再次追问道。

    “帮我出气的事儿!你别废话了,能不能来,你直接说!不能来,我就找别人!”冬寒皱眉回应道。

    “……哥,咱们之间的关系摆在这儿,你有啥事儿,我肯定都帮你!但问题是,我叫去的朋友,人家和你也不认识,你看……!”

    “艹,我给你们钱啊!”冬寒烦躁的回应道:“别扯没用的了,行不?”

    “……行吧,我一会给你打电话!”

    “好了!”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冬寒拿着钱一边往下走,一边继续低头翻找着电话。

    “翁!”

    街道上,一台商务车迅速从冬寒身前的方向开过去,而车里坐在中排座椅的一个男子,伸手扒拉了一下后按上去的遮阳窗帘说道:“妈的,来典当行干啥?”

    ps:还有四章,晚上一块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