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4 准备还钱
    深夜,凌涵在情绪稳定一些后,就跟着张世忠,大脑袋等人去外面买吃的,而林军则是抽空见到了小袁,并且二人在车上交谈了起来。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小忠他们跑了之后,我让你把你的人留在现场,有啥收获没?”林军点了根烟问道。

    “……跟丢了。”小袁挠着头,十分没面子的说道:“小忠和凌涵跑了之后,我的人看见冬寒上了一辆挂着外地牌照的商务车。”

    “那怎么会跟丢呢?”林军皱眉问道。

    “哎呀,现场看热闹的人很多,我的人车头和商务车的车头又是相对着的,所以他们一跑,我的人掉头再跟就没跟上。”小袁烦躁的说道:“冬寒去融府绑架涵涵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我之前根本没想到,也没准备,所以这边一直就一台车跟着冬寒的。”

    “妈的,他要跑了,咱就不好再找到了。”林军皱眉说了一句。

    “……唉,也是我考虑的不太全面。”

    “没事儿,你也不是冬寒肚子里的蛔虫,他这b样的想干啥,估计自己之前都没准备。”林军挠了挠鼻子后,轻声补充道:“冬寒找不到了,你有啥别的想法不?”

    “……我先查查他的亲属关系吧,如果还是没线索,我再跟你商量。”小袁沉默半晌,抬头说道。

    “好!”林军点头。

    ……

    另外一头。

    沙红刚在住所内洗完澡,披着浴巾走到客厅,低头点了根烟后,就皱眉看着茶几桌上摆着的钱,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个啥滋味。因为他无意识的想起了,曾经他骂那些抢劫犯的话……

    发呆,抽烟,沉默,抽烟,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沙红刚摆在茶几桌面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你给我打电话了?”对方反问了沙红刚一句。

    “恩,你过来吧,来我这儿,把我花你的钱拿走。”沙红刚直奔主题。

    “……明天吧,我今天有事儿走不开。”对方想了一下后,就皱眉回应道:“凌涵出事儿了,你知道吗?”

    “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沙红刚一愣。

    “啊,你不知道就算了,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明天见面唠吧。”对方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好,明天一定过来拿钱。”沙红刚嘱咐了一句。

    “妥!”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随即沙红刚叼着烟又给李东成拨了一个。

    “喂,哥们?”李东成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呵呵,你在哪儿呢,出来喝顿酒啊。”沙红刚龇牙问道。

    “行啊,正好我现在没啥事儿。”李东成点头就应了下来。

    “恩,那一小时后,咱在老地方见,吃个烧烤。”

    “妥!”

    寒暄几句后,沙红刚挂断电话,伸手就从茶几桌上拿了几万块钱,准备一分不少的还给李东成。

    沙红刚这么做,其实侧面说明了此刻他心里的想法。因为人要开始主动还债了,那说明他对生活重新燃起希望了,想主动摆脱自己的困境,继续好好活着……

    可江湖能给他这个机会吗?!

    ……

    与此同时,北j。

    徐占年坐在汽车内,喝了口特供的矿泉水后,扭头就冲着旁边的一中年问道:“老刘,曹博回来后怎么说?”

    “他说要没有董先生在中间拦着,林军估计得摘他点身上零件才能放他回来。”老刘调侃着回了一句。

    “董先生长年呆在s家庄,跟融府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关系了!他们之间的默契,曹博看不出来吗?人家俩人明显互卖人情呢。”徐占年托着下巴说道。

    “曹博不是看不出来,他是觉得这次他吃亏了,想在你这儿留个受了委屈的好印象。”老刘笑着补充道。

    “太小聪明。”徐占年摇了摇头后,扭头看着窗外,叹息一声继续说道:“现在圈子里都流传开了,说我老徐没有容人之量,连一奶同胞都要控制。呵呵,但谁知道即使我不先动,金政委也不会让新宇就一直沉默啊!他伺候完我家老头,是不会再伺候我的……!”

    “其实新宇之前不想和你争啥,但架不住老金天天在背后教唆。”老刘摇头说道:“政治这个东西,胜利者最有发言权,所以你不要在乎外面怎么说!没啥用。”

    “呵呵,我徐占年这辈子也没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老徐儒雅中尽显霸气的轻声回应道:“小时候我爸说我贼,净愿意走一些小道,使一些他所认为的歪招。但老头退了之后,我就是靠着这种小道,激活了徐家的第二春……!”

    “呵呵!”老刘一笑。

    “算了,不说我家里的事儿了。”徐占年摆了摆手后,扭头继续问道:“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东北公司的老板,最近托人联系你了吗?”

    “他一直在等你回信儿呢。”老刘一笑:“从林军和你在北j没谈妥之后,他就隔三差五会给我打个电话,时刻保持着联系。”

    “他和融府不对付吗?”徐占年插手问道。

    “积怨很深!”老刘毫不犹豫的点头:“两家摩擦不断,一直在掐!前段时间这个老板的公司要进长c开个楼盘,但被林军三拳两脚就给打回去了。”

    “哦。”徐占年轻轻点了点头,随即没再接话。

    “见见?”老刘等了一会后,龇牙问道。

    “两家不是刚摩擦吗?!不急着见,呵呵。”徐占年摆手应道。

    “也是,可以再等等。”老刘想了一下后,就立即附和道。

    ……

    去往东北的路上。

    “……喂,阿龙啊!艹,你想想招啊?这小子都快死了!”季康拿着电话,低头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冬寒说道:“我艹,他严重的不是刀伤,而是被一箱子火炭给埋了。恩,老他妈惨了……裤裆都给烫了……这回真是炭火烤烧鸡了……!”

    “妈的,真他妈烦死了。”龙哥被气的牙根直痒痒的骂道:“这b养的就是脑残,只会添麻烦!”

    ……

    第二日一早,林军再次让公司订票,准备返回东北。

    ps:明天公布一下爆更活动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