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95 是不是你拿的?
    安排好了小袁,又嘱咐了一下凌涵等人后,林军就在晚上的时候乘坐飞机离开了s家庄,而林伟则是和张世忠一边养伤,一边暂时躲在家里避避风头。?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因为街头斗殴事件虽然警察没有找到被害人和当事人,但毕竟是有人报案了,所以暂时不能太嘚瑟。

    ……

    周三傍晚,子然在处理完琐事儿之后,就特意去了林伟那儿探望,但刚坐下和林伟聊了没两句,就接到了分局一朋友的电话。

    “喂?!”

    “在哪儿呢?呵呵。”对方笑着问道。

    “在一个亲戚家里,咋了?”子然随口应道。

    “我要跟你说说,你们那儿的那个百万盗窃案。”朋友直言相告。

    “盗窃案?这事儿归你管吗?”子然一愣:“伟伟跟我说,盗窃案的办案人也不是你啊!”

    “我没在局里,以私人角度问你几句哈。”

    “呵呵,你真能整景,行,问吧。”子然顿时一笑。

    “那个百万盗窃案的一些细节,你们是不是故意瞒着没说啊?”朋友直言问道。

    “没有啊,伟伟不是连员工资料都给办案人了吗?”

    “不对,你们肯定瞒了一些事儿!”朋友摇头。

    “真没有!”

    “跟我你还扯淡?!那天警察去浴池抓的是谁?”

    “……!”子然一愣,自然知道对方指的是谁,所以停顿一下应道:“他们说是来抓沙红刚,但沙红刚早都在跑了,我也联系不上他!”

    “你啊,跟我都没个实话。”朋友点了根烟后,皱眉说道:“沙红刚那天百分百在场。”

    “……你炸我?”

    “今天一早,你们浴池的一员工在收拾四楼储物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被压在纸壳箱下面的空袋子,而这个袋子,与林伟给办案人提供装钱袋子的特征基本吻合。所以我同事就把袋子扔给了技术部门做了一下指纹采集,但却没想到这上面残留的数枚指纹,在数据库里一比对,得出的结果竟然是沙红刚的。”朋友吐了口唾沫问道:“这么铁的证据摆在这儿,你怎么解释。”

    “……沙红刚的?”子然惊愕无比。

    “对,偷钱的很有可能就是他!”朋友点头。

    “不可能。”子然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他那天根本没在这儿。”

    “你就嘴硬吧昂!”朋友眉头紧皱的说道:“明告诉你,现在百万盗窃案和之前的沙红刚枪击案已经并案侦查了,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吧,他已经上线了,分局必抓他。”

    “……我真找不着他。”

    “你继续演吧。”朋友扔下一句后,就无奈的挂断了手机。

    ……

    床上,林伟看着子然,皱眉问了一句:“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好像盗窃案跟沙红刚有关系呢?”

    “你哪天拿钱去浴池的时候,沙红刚碰没碰过装钱的那两个钱袋子?”子然沉默半晌,面无表情的扭头问了一句。

    “没有啊,我们是先到的浴池,沙红刚是后去的,等他来的时候,我早都把钱装在了暗箱里。”林伟如实回应道。

    “……!”子然听到这话后,脸色略显阴沉。

    “不会盗窃案真的跟沙红刚有关系吧?”林伟也表情惊愕的再次追问道。

    “分局那边找到了那个装钱的袋子,上面有沙红刚的指纹。”子然话语简洁的解释了一下。

    说到这里后,二人瞬间沉默,并且心里都在想沙红刚有多大可能去偷这个钱。

    “踏踏!”

    就在这时,门外的付瑶穿着拖鞋,端着水果走进来插了一句:“那个沙红刚经常赌博,外面欠了很多钱,现在又在外地躲事儿,一直没有收入,我看呐,这钱十有**就是他拿的。”

    “滚犊子,别跟着瞎掺和。”林伟立即训斥道。

    “行,我不馋和哈,那你自己背这钱的锅,把我借你的五十万还我。”付瑶翻了翻白眼,将水果放在子然面前说道:“哥,你吃点。”

    “哎。”子然点头。

    “赶紧还我,听见没。”

    “去去去,上一边去。”林伟烦躁的摆了摆手。

    “没良心。”付瑶冲着林伟脸上甩了甩小手上的水渍,磨着银牙离开了卧室。

    “哥,你说老沙能干出这事儿来吗?”林伟挠了挠鼻子,目光很疑惑的补充道:“如果要是以前,我真不相信他能干出这事儿,但这两年他确实有点变了,跟以前不太一样,我真看不准他了……!”

    子然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低头就拨通了沙红刚的号码。

    “喂?”数秒之后,沙红刚接通电话。

    “你在哪儿呢?回县城了吗?”

    “还没走,怎么了?”

    “你来伟伟家一趟,我问你点事儿。”

    “现在啊?”沙红刚一愣。

    “恩,就现在。”

    “好,我马上过去!”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后,沙红刚拎着一些水果和烟酒到了伟伟家,并且与受伤的林伟探讨了一下病情后,才冲子然问道:“找我啥事儿啊?”

    “来,你出来,我问你点事儿。”子然指了指阳台说道。

    沙红刚一愣,迈步就跟了过去,随即二人进了阳台后,子然顺手关上塑钢门,面无表情的看着沙红刚说道:“这里就咱俩,也没有外人,我问你个事儿,你一定跟我说实话。”

    “你问呗,我跟你有啥不能说实话的,呵呵。”沙红刚一笑,低头就掏出了烟盒。

    “浴池丢的那一百万,是不是你拿的?”子然非常严肃的问了一句。

    “啪嗒!”

    话音刚落,沙红刚手里的烟盒突然掉在了地上,而子然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沙红刚停顿一下后,弯腰捡起烟盒说道:“不是!”

    “老沙,我再问你一遍,钱是不是你拿的?!”子然沉默半晌后,再次追问道。

    沙红刚双眼盯着子然,咽了口唾沫后,摇头说道:“不是我拿的。”

    “行,我知道了。”子然连问两遍后,就没在墨迹,而是拍着沙红刚的肩膀说道:“行,你说,我就信,这事儿不提了。”

    沙红刚眼里突然闪烁一丝纠结的情绪。

    “走,出去吧!”子然招呼一声后,迈步就走出了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