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02 逃
    “开门!”

    “咣,咣!”

    门外,丁浩和同伴疯狂的踹着铁门,因为沙红刚是门栓锁的,所以他们开枪毫无效果。?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楼栋内。

    “妈的,到底是谁让你们过来的?!说不说?不说我他妈干死你!”沙红刚扯着伍子的脖领子,声音沙哑的咆哮着问道。

    “……你……你……!”伍子眼珠子瞪着盯着沙红刚,宛若喘不过来气一般的说不出话。

    “你他妈什么你,我问你,是谁让你们来的?!”

    “噗!”

    话音刚落,伍子一口鲜血就喷在了沙红刚脸上。

    “……!”沙红刚感受到脸上热乎乎并且黏了吧唧的鲜血后,顿时愣住。

    “艹你妈的……死……死这儿了……!”伍子结巴的嘀咕了一句后,顿时身体一软,瘫了下去。

    “我艹?……!”沙红刚双手拽着伍子的脖领子,惊愕无比的扫了一眼墙面,只见两颗用于挂牛奶箱的铁钉子,正滴着血挂在墙壁上,而且有一颗已经弯曲了。

    “刷!”

    紧跟着,沙红刚再次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伍子后脑泚泚冒血,借着微微亮的声控灯可以看到,他后脖颈子都快被扎烂了。

    看着瞪着眼睛断气的伍子,沙红刚无语半晌后,直接松开了双手。

    “咕咚!”

    伍子尸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咣当!咣当……!”

    门外依旧传来丁浩和同伴的踹门声。

    “嗖!”

    沙红刚二话没说,直接奔着楼上就跑。

    十几秒后,将防盗铁门中间踹出个缝隙的丁浩和同伴,伸手进里面抽开门栓,随即才迈步冲进了楼栋。

    ”伍子,伍子……!”丁浩一愣过后,蹲在地上就扶起伍子,随后见到他没反应,就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哥,伍子?”旁边的人瞪着眼珠子问了半句。

    “我艹你妈的!!”丁浩一声怒吼,持枪就奔着楼上追去。

    六楼。

    沙红刚蹲在楼梯间的窗台上,低头看着起码与自己相差五米宽,四五米高的对面四楼天台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泛起,丁浩喘息着就冲到了五楼,随即抬头看到沙红刚之后,几乎出于本能的就抬起了手臂。

    “啊!!”

    沙红刚怒吼一声给自己打气,双腿蹬着窗台墙壁,宛若踩了弹簧一般,就对着对面四楼天台跳去。

    “啪!嘭!!”

    一声闷响,沙红刚双脚挂在四楼天台的护栏上,整个身体前倾着冲出去摔在了水泥地面上,整张右脸都被磨破皮,流出了血。

    “扑棱!”

    落地之后,沙红刚忍着疼痛无比的身体,疯狂冲着天台另外一头跑去。

    “亢亢……!”

    丁浩站在六楼窗口连开数枪,亲眼看着沙红刚消失在了黑暗中。

    ……

    医院内。

    文可妮和韩晓都被推进了抢救室,而子然等二十多名融府高层全部都焦急的在酒店内等待着。

    “嘀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子然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是融府在s家庄最重要关系之一,省公安厅吴副厅长打来的。

    “喂,吴厅?”子然迅速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你们搞什么?!!胆子也太大了!!”吴厅虽然压低声音,但却藏不住言语内蕴含的愤怒说道:“没事儿搞老韩的儿子干什么?有多大仇不能私下解决,非得在自己店里弄,不活了?”

    “吴厅,我跟你保证,韩晓和老董为什么会出事儿,我之前是一点都不知道的!”子然非常严肃的回应道:“我也是刚听说的!”

    “扯淡,那个叫什么沙红刚的杀人犯,是不是你的人?!”吴厅长语气强硬的喝问道。

    “……!”子然听到这话后,短暂思考一下说道:“沙红刚已经……!”

    “别拿对付市局那一套对付我!!我要不了解情况,坑的是你们自己,明白吗?”吴厅长直接打断:“我就问你,沙红刚是不是你的人?!”

    “是!”子然想了一下后,只能咬牙问道。

    “你之前窝藏他了?”

    “……是!”子然再次承认。

    “那你还解释个屁啊?!”吴厅长急迫的补充道:“xx人间死了一个白手套似的女人,就遭受了灭顶之灾。你这儿不光倒了这样一个女人,还死了一个银行高管,让省会城市重要领导之一的儿子,死活都不好说。再加上枪案,在逃犯等关键词,你知道这事儿会引起多么恶劣的影响吗?!”

    “……我知道!”子然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怎么办吗?”吴厅长再次问道。

    “……知道!”子然再次点头。

    “24小时之内,那个沙红刚必须到市局自首,并且必须把事儿揽下来,这样你们受的影响才能少一点!”吴厅长话语低沉的嘱咐道:“积极跟韩家沟通,解释,如果暂时接触不到他们,话也要找人递过去!老韩就这么一个儿子,明白吗?”

    “明白!”子然再次点头。

    “沙红刚必须马上自首,必须!”

    “明白!”

    “嘟嘟!”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

    与此同时,正在临近县级市开完会准备休息的韩晓父亲,迈步就钻进了自己的座驾。

    “翁!”

    司机难得的大脚轰着油门,车宛若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

    “啊!!”

    沙红刚躲在某潮湿的胡同内,坐在地上,用刚刚在小药店买来的消毒水,配合着夹着卫生棉的一次性镊子,来回在大腿根部的伤口内捅着!

    “滴滴答答!”

    伤口虽然是贯穿伤,没留下弹头,但镊子捅到肉里之后,鲜血还是呈流线状的狂涌。

    “嘭,嘭嘭!”

    没打任何麻药的沙红刚,疼的直砸地面,整个脑袋和身体上全是汗水。那身上穿着的纯棉t恤紧紧贴在沙红刚的胸膛,就宛若被雨水浇过了一般,已经湿透了。

    十几分钟后。

    沙红刚用纱布勒住伤口,嘴上叼着略显宛曲的烟卷,坐在地上,双眼迷茫的看着漆黑的天空,一动不动的想歇一会。

    “嘀铃铃!”

    而生活似乎一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沙红刚,电话催命一般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