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05 满身伤痕的孤狼
    “吱嘎!”

    李东成将车开出去很远后,停在一处没有监控的小区内,扭头问了一句:“谁会给你下套?为什么啊?”

    “我不清楚,我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沙红刚摇头骂道:“禹峰那个小b崽子肯定参与了,他是唯一线索,但现在……!”

    “现在怎么?!”李东成追问。??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我怀疑他被干掉了,因为能组这么大局的,禹峰肯定不会是核心,他留着是累赘,所以干了最安全!”沙红刚顺手点了一根李东成的烟儿,轻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和融府……?!”李东成把话问了一半。

    “我他妈的已经说不清了!”沙红刚咬着牙,咆哮着吼道:“我涉嫌偷钱在先,而且正处于解释不明白的时候,咣当又干出来一件这样的事儿,现在融府那边肯定以为我让人买了……!”

    “刚哥,我觉得……!”李东成再次把话说了一半。

    “觉得什么?”沙红刚扭头问道。

    “……我觉得你还是要跟融府解释清楚,因为你离开他们,身上又背着在逃通缉令,那真是无路可走啊!”李东成皱眉劝说道:“咱们哥们有一说一,你让我给你拿钱,那我只留生活费,其他的全给,这都没问题……!”

    “东城,我……”

    “你听我把话说完!”李东成打断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帮你忙,但我没办法帮你在逃啊。先不说我的身份摆在这儿,就是我的人脉,也不足以支撑你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国外啊。更何况这一旦出事儿,我自己扒皮倒无所谓,但我要进去,那我媳妇和孩子……!”

    “东成,你能见我就是够意思了,我没想别的。”沙红刚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能理解你的苦衷。”

    “红刚,我觉得你还是得跟融府解释一下,因为现在能帮你的,只有他们!”李东成再次劝说道。

    “你不清楚这里面的事儿,我已经解释不清楚了。从丢钱开始,不对,有可能从我回到s家庄开始,就已经有人在引导我进这个套了……!”沙红刚眉头紧皱,狠狠裹着烟头:“更何况,出事儿的人是韩晓和老董,这俩人哪一个家里都不是善茬。所以我一旦回去,有非常大的可能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得被扔进看守所里!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军儿之所以敢保我,那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何海龙,可这次的韩晓呢?他能不在乎吗?!如果真正的枪手找到了,而我也在他那儿赢回信任了,那我相信他还能为我争一把!可现在枪手消失的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公安局压力这么大,急于抓罪犯,而我这时候正好冒头出去了,那会有好处吗?你觉得我和整个融府相比,老板会怎么选?!”

    “红刚,你信我的,如果融府不帮你的话,你真的会寸步难行的!”李东成眉头紧皱的点了根烟:“你干过刑侦,你是知道现在系统联网有多厉害的!不管谁给你,钱总有花完的一天,可如果你花完了,你该怎么办呢?除了继续犯罪,你还有别的出路吗?!”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沉默,双眼盯着李东成,目光空洞,看着莫名会感觉到很渗人。

    李东成稍愣一下后,叹息着补充道:“当然,我这是外行指挥内行,瞎给建议。具体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有想法就行!”

    “东成,我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我家里老妈,弟弟,还有孩子,你要有时间,就过去看看吧。原本我手里有一些钱,但都在房子里,已经拿不出来了……”沙红刚喘息一声后:“东城,我没别的朋友了,只能求你了!”

    “这点事儿,你就放心吧。”李东成拍了拍沙红刚的大腿,随即从钱包里抽了一张银行卡,直接递给沙红刚说道:“没多少,你先拿着,不够……!”

    “这钱你花我家里人身上吧,我自己能想办法!”沙红刚直接摆了摆手:“一会你给我一张一百的就行。”

    “……我还有呢,你拿着吧!”

    “不了,你也得过日子,这钱算我借你的。你放心,我沙红刚即使死,那死之前,也会想法把你这点钱还了!”沙红刚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说啥呢啊?”

    “刷!”

    沙红刚自己在李东成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一百的后,就一边推开车门子,一边说道:“走了!”

    “你慢点!”

    “……走了!”

    沙红刚拿着那一百块钱迈步就走。

    李东成坐在车里,双眼盯着沙红刚的背影,看着他那破破烂烂的军绿色布风衣,油渍麻花的头发,还有一瘸一拐的双腿,有些发呆。

    街口处。

    沙红刚拿着李东成的一百块钱,头低的很低,声音沙哑的冲路边早餐摊说道:“给我拿两个油条,一杯豆浆!”

    几分钟后,沙红刚一边走着,一边咬着油条喝着豆浆,身体时而停顿,似乎在寻找下一步该往哪边走。

    “妈的,我都不知道谁可怜呢……!”李东成坐在车内强迫自己回过神来,随即皱眉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我就不明白了,他作用已经结束了,你还让我跟他接触干什么?!我的工作你不知道吗?如果被探头拍到,我……!”李东成坐在车内,瞬间将刚刚沙红刚迎着旭日离去的背影从脑中抹掉,而是张嘴说道:“钱,你该给我钱了!废话,我冒这么大风险……!”

    ……

    傍晚,六点多钟。

    “我要两个,一长一短,小米儿配四组,不要盒,越方便越好。”沙红刚站在公用电话旁边轻声说了一句后应道:“对,我往市郊走,你们往市区开,老地方见!”

    ……

    一个多小时后。

    “嘭,嘭,咣当!”

    沙红刚扯着一青年的头发,往车门上撞了几下后,面无表情的就从车内拿出一帆布袋子,随即低头一看:里面两把枪,子弹全部脱盒,插在缠腰布上,足有上百发,并且匹配长短枪型号的子弹都有。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不到三万块钱的货,你都黑吃黑……你咋的了?!”小伙趴在地上满头是血,车内另外一个相对体格较壮的青年,也已经口吐白沫,晕死了过去。

    “谁告诉你就三万块钱货了?!”沙红刚提着袋子,面无表情的低头说了一句。

    “……那你什么意思啊?!”

    “有钱吗?借点花花!”沙红刚话语简洁的说道。

    “我艹你妈!王八蛋!畜生!!抢了货,还带抢钱的吗?!有点规矩没啊?!大哥!江湖点,ok?”

    “嘭,嘭嘭嘭……!”

    沙红刚抬脚就蹬,小伙脑袋宛若皮球一样的撞击着土质地面!

    十几秒过后!

    “行……停……行了……别干了!”

    “能借不?!”

    “沙红刚你是爹,我干了七年这玩应了,头一次听说有抢不到三万块钱货的。也头一次听说,货抢完还抢钱的……!”小伙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钱夹骂道:“服了!!服了,确实服了!”

    “你先别着急服,你这电话是黑卡的吧?!”

    “……电话你也要啊?!我艹,你要点脸,行不?!”

    “我不是非要要电话!”沙红刚拿起小伙手机摇头,随即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从银行卡里往微信提点零钱……!”

    “你把钱给我,咱俩重打,我他妈跟你拼了!”小伙咬牙就要站起来。

    “啪!”

    沙红刚仔细看了一下小伙手机,见他没有开视频,也没有录音之后,就将电话扔在地上,手里拎着帆布袋,步伐迅速的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ps:早晨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