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11 禹峰的情况
    子然接完电话之后,众人就火速赶往医院。?ranwe?n? w?w?w?.?r?a?n?w?ena`com

    ……

    东北h市,道l区爱建滨江国际某栋楼内。

    “……龙哥,你给我安排点事儿干呗。呵呵,是啊,你说我这天天就在屋里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禹峰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满脸堆笑的拿着电话说道。

    “你现在不适合露面。”龙哥声音低沉的说道:“因为你要让融府的人,以为你被沙灭口了才行。”

    “……那我去一趟外地行不行?”禹峰退而求其次的再问。

    “融府不一定知道你有问题,但沙红刚现在还能不知道吗?你把他坑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觉得他会怎么办呢?”龙哥皱眉说道:“话我都跟你说了,你在这边躲着,楼上有咱的宿舍,楼下有放局的场子,真遇到什么事儿,你啥问题都没有!但你要去外地,那谁也管不了你,明白吗?!”

    “行吧,我知道了,龙哥!”

    “先呆一段吧,没事儿的时候别可哪儿乱走,如果有啥需要的话,给楼下的小利打电话,姑娘啊,冰儿啊,他都能给你安排。”龙哥再次嘱咐了一句。

    “好的,龙哥,那你先忙吧。”

    “恩!”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噗咚!”

    打完电话后,禹峰就宛若全身都没了力气一般,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子骂道:“这他妈的啥时候是个头呢?真jb遭罪啊……!”

    坑完沙红刚之后,禹峰就火速逃到了东北h市,并且切断了与所有亲戚朋友的联系,只通过朋友给抚养他长大的爷爷带了话。

    原本,龙哥和另外一个人曾许诺禹峰,只要他掺和到这件事儿里,那不光从融府偷来的钱归他,龙哥这边也会给他不菲的好处费,并且还会在h市这边的夜场,安排给他一个肯定高于融府那边的职位。

    总共加一块一百多万的好处费,外加唾手可得的工作机会,让禹峰这个属于融府底层的小混子,瞬间失去了抵抗力!因为留在融府就需要等待机会,需要熬资历,需要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才能慢慢靠近核心!

    如果没有龙哥,禹峰可能就会按照这种轨迹走下去,但有了龙哥,他就觉得这种轨迹实在太jb慢了,不知道啥时候能让自己赚一百多万……

    是的,最终禹峰选择搏一把,争取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就爆发!

    但来到东北之后,禹峰却发现,龙哥和另外一人之前承诺的,完全跟实际情况不一样。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根本就不信任自己,所以压根就不会真的给他安排啥活儿。并且禹峰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不是自己留了个心眼,那他很有可能会被龙哥给……灭口了……

    每当禹峰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曾经有过后悔的念头,但这种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后就被忽略了。因为他那几张卡里的钱,是实打实存在的,是更现实的,是此刻触手可及的,可任由自己支配的。

    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后,禹峰就从茶几桌中间放着的小铁盒子里,取出了用蓝色小袋子装的k.粉,并且将其洒在锡纸上,用银行卡熟练的分成四小道,最后卷了一张一百块钱,把它搓成吸管状后,插进鼻子里,低头对着k粉,几乎中间不停顿的连吸了四道。

    “噗咚!”

    吸完之后,禹峰浑身抽搐的躺在沙发上,狂翻着白眼。

    ……

    四十分钟后,精神亢奋的禹峰,没有通知楼下放局的兄弟,而是换了套衣服下楼,大步流星的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咖,迈步就走了进去。

    坐下之后,禹峰一边喝着冷饮,一边翘着二郎腿就登录了国内最火的视频网站,并且熟练的上了大v马甲后,就迅速隐身。

    “在吗,亲爱的?”禹峰给一个很小的视频主播发了一条信息。

    “哇,你消失了,怎么qq什么的都不用了?”女主播很快回了一句。

    “有点事儿,qq啥的暂时用不了,我给你一个新的,咱们用那个联系。”禹峰闲着没事儿就开始跟女主播扯起了犊子。

    “滴滴!”

    二人正在聊着的时候,又有几个视频平台上的好友私密禹峰,但他粗略的扫了一眼后,大部分的都没有回,只回了一个现实中朋友的信息。因为对方说了一句,你别隐身了,我和朵朵连麦呢,知道你上线了。

    “怎么了?”禹峰一看对方都这么说了,随即就给他回了一条。

    “没啥事儿,就是你爷今天……!”现实中的朋友打字速度很快的就跟禹峰聊了起来。

    ……

    一个多小时后。

    s家庄郊区某桥洞子底下,沙红刚回来之后将几块捡来的纸壳子扑在地面上,随即盘腿儿坐下后,就叼着烟,掏出消毒水准备清洗腿上的伤口。

    对面,一个年纪大概得有七十左右的老头,浑身散发着非常浓郁的酸臭气味儿,背后依靠在墙上,正一边喝劣质白酒,一边嚼着花生米。

    “爷们,酒借我洗洗口子呗,消毒水不够了?”沙红刚叼着烟喊道。

    “我还不够喝呢!”老头愣了一下后应道。

    “……我一会给你买一瓶新的,咱俩一块喝。”沙红刚再次补充了一句。

    老头愣了一下后,伸手就把酒瓶子递过去了。

    “哗啦!”

    沙红刚接过酒瓶子,上下再次打量了一眼老头,随口问道:“没家了?”

    “有家!”老头瓮声瓮气的应道。

    “有家咋还出来捡破烂呢?”沙红刚眉头一皱。

    “我也没想明白啊。”老头脸色红润,打了个酒嗝:“我有八个儿女,为啥还得出来捡破烂。”

    “自己没房子啊?”

    “结婚的时候过户给小儿子了。”老头话语简洁。

    “……!”沙红刚沉默许久后,眉头紧皱的说道:“洗完,等我洗完,我跟你喝点!”

    清洗完伤口,沙红刚特意去买了酒菜跟老头开喝。但等到后半夜老头睡着的时候,他自己留了三千多现金,又偷着扔给老头两千块后,一边快步消失在了桥洞子,一边嘀咕道:“怎么去东北呢?”

    ……

    医院内。

    “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医生从文可妮的抢救室走出来后,冲着子然等人就鞠了一躬。

    ps:凌晨一点之前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