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13 试车
    就在融府给文可妮办葬礼的时候,孤身一人的沙红刚却已经进了h市。ranw?en w?w?w?.ranwena`com

    白天,h市机场路路边,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一块立着的二手车买卖牌子旁边,一边喝着冰镇矿泉水,一边抽烟交谈着。

    在沙红刚刚当刑警的那个年代,警员的系统培训并不是很完善,所以他从来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啥化装侦查,无痕迹尾随跟踪等技能。但他要想扮演一个角色,尤其是社会边缘角色,那不管是江湖大哥,还是贩夫走卒,都是信手拈来!

    因为不论多牛b系统的培训,它也是在课堂里干巴巴的表演,但沙红刚的化装侦查,那是在一起接一起案子当中摸索出来的,是拥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

    “当啷啷!”

    一阵链条摩擦的声音响起,沙红刚骑了一辆脚蹬子都只剩一根棍儿的老款二八自行车,身上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跨栏背心,腿上套着绿色军裤,脚上一双二十块钱的胶鞋,棕色的涤纶袜子高过鞋帮,紧紧的贴在脚脖上。

    “刷!”

    两个倒腾二手车的小伙听到动静后,扭头扫了一眼沙红刚,目光在其身上停留不到一秒后,就收回来,继续四目相对的聊天。

    “小伙儿!”沙红刚停车喊道。

    “喊我啊?”站在左边的青年扭头问道。

    “对!”沙红刚点头,伸手从耳朵上拿出烟卷,在嘴上舔了舔后点燃:“想买车!”

    “……买车?啥车啊?”

    “面包车,有不?”沙红刚龇牙问道。

    “……想要多少钱的啊?”青年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了一句。

    “呵呵,越便宜越好呗。”沙红刚眨了眨眼睛,话语简洁:“在农村开,没车牌子也行!”

    “五六千块钱的,能接受吗?”

    “那太贵了,新的才两万多块钱,呵呵。”沙红刚摇头:“再便宜点!”

    “……不在乎牌子是不?”

    “对!”

    “我给你打电话问问!”青年拿着电话就走到了旁边,随即低声在电话内与对方交谈了起来。

    ……

    道l区,某网咖内。

    连续两天都吸食了k.粉的禹峰,精神依旧亢奋。他白天回家小睡一会后,就再次来到网咖,继续在视频直播平台上混当。因为他在家里实在是呆的不知道干什么好,而且h市内也没有一个人是他朋友,没事儿想喝点酒,聊会天,都tm不知道该找谁。

    “朵朵,一会单独给我喊个骚麦呗?”禹峰戴着耳机,一边抽着烟,一边闲扯犊子的与一个小主播撩骚:“哈哈,我变态吗?艹,你以前没喊过啊?怎么的,现在有腕了呗?”

    “嗡嗡!”

    禹峰这边全神贯注的扯犊子之时,掉在沙发扶手旁边的静音手机,屏幕却接连亮了两次。

    ……

    爱建小区内。

    枪击韩晓,董先生,还有文可妮的元凶丁浩,此刻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茶几桌上用过的锡纸和稍稍有些散落的k粉渣子,皱眉骂道:“怎么他妈的电话还不接了呢!”

    “……!”客厅内,一个拎着外卖的青年挠了挠鼻子没有吭声。

    “你这两次送饭他都没在啊?”丁浩抬头问道。

    “不是两次了,是我从前天给他送饭他就不在。”青年话语简洁的说道:“这小子喜欢玩k.粉,玩完就愿意去网吧!”

    “……艹!”丁浩脸色阴沉的骂了一句。

    “哥,我挺不太明白的,付老大非养着他干啥?他都没用了,直接就给他做了就完了呗。”青年也有点烦的回道:“这我他妈的天天好像跟御膳房似的,还得伺候他吃饭。”

    “……这小子有点小心眼,在上回的事儿上留了一手。”丁浩含糊着解释了一句后,就摆手说道:“算了,一会我办完事儿,咱几个去网吧给他找回来。今天付老大和大龙都特意打电话,让我过来看看他,嘱咐他两句!”

    “唉,艹,这赶上幼儿园了。”青年依旧很烦的骂道。

    话音落,丁浩起身,迈步就和青年走了出去,锁上了房门。

    ……

    机场路,一处藏无照二手车的破旧大院内。

    沙红刚围着一辆灰色民意面包车检查许久后,再次点了根烟问道:“这车后座能不能给我摘下去?!然后帮我用钢管焊两个铁栏杆!”

    “……焊那玩应干啥啊?!”青年不耐的问道,因为这样的车他挣不了多少钱。

    “我这车拉狗用!”沙红刚话语简洁。

    “呵呵,你是街上套狗的啊?”青年笑容暧昧的冲沙红刚问道。

    “不是,我在农村开狗肉馆的。”沙红刚抽着烟,眯着眼睛问道:“能焊吗?!”

    “……能焊,但说好了,这车带一副假牌子,一共四千块不讲价!”青年提前打好预防针的说了一句。

    “恩。”沙红刚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就轻点了点头。

    话音落,车被开到路边的一家修理铺焊钢管,而沙红刚则是打量了一下四周,右手伸进裤兜,摸了摸仅剩的两千五百块钱。

    大约四十分钟后。

    面包车后坐子被拆了下去,两根接近实心儿的钢管也被横着焊在了车里。

    “行吧?!”青年将一副假的车牌子给沙红刚拧上后,轻声问道。

    “呵呵,两千五百块钱,行不行?”沙红刚龇牙问了一句。

    青年一愣,顿时挺来气的骂道:“你玩我呢?!焊管子之前,我不告诉你了吗?最少四千!”

    “你有点黑,这破车起码六年车了,中梁都往下弯,肯定撞过……!“

    “你他妈买不买?”青年直接打断道:“不买赔一千块钱滚蛋!”

    “……你看你急啥,咱俩这不是商量着呢吗?”沙红刚再次打量了一圈汽车,伸手拽开正驾驶的门,一屁股坐上去后,直接拧开钥匙门说道:“你听这发动机都啥动静了?三千五吧,行不行?!”

    “……三千八,别他妈墨迹了!”

    “唉,你看你就是很着急!”沙红刚叹息一声,试着挂了一下档位:“但有一句说一句,这档位还是挺清晰的!”

    “艹,你就大街上偷个狗,你还要啥车况的啊?!给你一台宾利好不好?”青年无语的回应道:“这车多耐.操啊,开两年扔了你都不亏,赶紧掏钱吧!”

    “没事儿,不急,我试试!”沙红刚说着就轻踩了一脚油门。

    “你试什么玩应?”

    “你起来,我试试换档,别碰着你!”沙红刚突然关上车门,并且大脚给油。

    “艹,你下来,我跟你一块上去试!”青年感觉有点不对劲儿。

    “你等我一会昂,我上江桥上试试去,下晚黑就回来昂!”沙红刚开着面包车瞬间窜出去十几米远,随即从兜里掏出钱就扔在了地上:“这两千你先拿着,剩下的我试完回来给你!”

    “我艹你妈!!你给我站住!”青年尥蹶子就开追:“哎,你臭不要脸,我艹你妈的……!”

    p.s.:今日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