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17 我信你
    子然听到是沙红刚之后,立即站起身来打开免提,随即靠近林军后沉默。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不是我干的。”沙红刚等了一小会后,见子然没有回音,就再次补充了一句。

    “不是你干的你跑什么?!”子然反问道。

    “……就以你们看到的东西和现在官方的压力,你觉得我要不跑,那还有解释的机会吗?”沙红刚扭头看了一眼四周:“我试着换位思考了一下,我知道你和军有多难。”

    林军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后,表情若有所思。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给我打电话了呢?!”子然又问。

    “因为杀人的枪手让我抓住了,我再不给你打电话,就得死外面了。”沙红刚低头点了根烟。

    “抓住了?”子然惊愕。

    “禹峰我也抓住了。”沙红刚紧跟着补充道。

    “……!”林军听到这话后,表情也是呆愣。因为他跟老沙接触的并不太多,所以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大多都停留在老沙一怒之下干小何的冲动性格上。

    “呼!”子然听到这话后,长长出了口气,表情略显放松的问道:“真抓住了?”

    “俩人都在我身边呢!”

    “……好,你说吧。”子然点头问:“需要什么帮助,想怎么办,直接说!”

    “你们得让人来h市接我一下。”沙红刚裹着烟头,话语简洁:“我身上受了点伤,而且买的车还不能上路,这身边又领着俩人,所以就是直接去长c,也容易出事儿。一不留神,他俩在路上一闹,事儿就麻烦了。”

    “……!”子然听完这话后,皱着眉头回应道:“好,我知道了,现在就组织人往你那边去。有事儿打这个电话?”

    “这个电话你别再打了,它是那个枪手的,不太安全。”沙红刚想了一下说道:“明天一早,我去买张黑卡联系你们!”

    “……也行。”子然点头。

    “那就这样。”

    “好!”子然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哥们……!”老沙突然叫了一句。

    “恩?”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是小崽子,想一出就是一出。”沙红刚用调侃的语句说道:“你对我很好,所以我对融府是道心很稳的!”

    “……!”子然沉默。

    “你不撵我,我不走。”沙红刚扔下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融府康年办公室内,林军和子然站在一块,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相互对视了一眼。

    “……我信他,可以让人冒险去一趟h市。”子然想了半天后,话语简洁的冲林军说了一句。

    林军自然听懂了他说的冒险是什么意思。因为站在融府的角度来看,沙红刚从偷钱开始的表现就很异常,而且即使林军觉得在停车场杀人案的事情上有诸多疑点,但沙红刚的嫌疑仍然最大,所以老沙此刻说的话,仅仅只是自己的一面之词。而如果是一面之词的话,子然让人去白涛的地盘,无疑是风险很大的。说句难听的,万一沙和对面有勾结,那自己人去了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子然明显是明白了沙红刚最后的那一句话,并且选择了相信他。

    “滴滴!”

    子然的话刚说完,紧跟着就接到了一条照片彩信,打开一看,照片中禹峰和另外一个青年被绑在车内,周围全是大野地。

    “刷!”

    自己看完后,子然把相片又给林军看了一下。

    “说实话,我跟老沙接触的少,对他不是很了解。”林军挠了挠鼻子后,话语干脆的说道:“他信你,我信你,你觉得行,就按心里想法办。”

    “好,我组织人。”子然立即点头。

    “速度要快。”林军皱眉补充道:“老沙一人领着俩人在h市,既麻烦又不安全,咱要救他,就要快。”

    “恩。”

    就这样,二人一边商量着,一边就往外走。

    ……

    大野地,沙红刚坐在地上,靠着井楼子的墙壁,抬头望着满天星辰,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着。

    “你也有顾虑是不?哈哈!!”丁浩在车上笑着发声。

    “刷!”沙红刚扭头看向了他。

    “你他妈身上是就这一件背锅的事儿吗?!我们为啥坑你,不就因为你身上烂事儿太多吗?”丁浩说到这里后,停顿半晌继续表情戏谑的补充道:“对融府来说,去跟警方解释你不是杀人犯的成本太大,所以更直接的办法,就是干死你。因为你一死,案子就破了,警方死无对证,火就烧不到融府身上……!”

    沙红刚面无表情的站起了身。

    “哈哈,你还做梦回去之后继续当你的职业杀呢……!”丁浩大笑。

    “啪!”

    沙红刚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子,迈步走到车后面,伸手弹飞烟头:“闲着没事儿,我再制造一起轻伤玩完……!”

    “嘭!”

    一板砖下去,丁浩闷哼一声,脑袋磕在车体上,足足懵b了将近一分钟,随即扭头吐出了两颗槽牙和大量鲜血。

    “还唠吗?”沙红刚拎着砖头子,冲着他和禹峰问道。

    “哥……我没说话啊……!”禹峰快要吓尿了。

    “嘭!”

    沙红刚一拳就砸在了禹峰的脑袋上。

    “哥……我没说啊!为啥啊?”

    “不为啥,瞅你来气,艹你妈的。”沙红刚骂了一句后,咣当一声就关上了后备箱。

    ……

    当天夜里,融府这边组织人的时候,沙红刚弟弟所在的医院内发生了一件事儿。

    接近凌晨,沙红刚弟弟和弟媳妇刚要睡觉,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弟媳妇披上外套,走到门口就拽开了门,随即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看着挺有派头的青年就站在门口。

    “你是……?!”

    “我是沙红刚的朋友,想找他弟弟说两句话!”青年跟客气,身边也没有其他人。

    “我们跟沙红刚没联系!”弟媳妇听到老沙的名字,眉头瞬间皱成了个疙瘩。

    “呵呵!”青年双手插兜,抬头就看向了床铺上的沙红刚弟弟。

    “来,请进,请进……!”弟弟扫了一眼青年,沉思半晌后,立即主动邀请了一句。

    “踏踏!”

    青年孤身一人进屋,随即轻声问道:“警察这几天总过来吧?”

    “……呵呵!”沙红刚的弟弟干笑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

    “你放心,我没恶意的,来这儿就是给老沙上个保险……!”青年挠了挠鼻子,开始轻声和沙红刚弟弟交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