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18 禹峰的劝说
    s家庄,融府办公室内。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喂?军,去接老沙的人我都归拢完了,你回来啊?”子然拿着电话,站在办公桌内问道。

    “我在外面办点事儿,就不回去了,你直接安排人走就行了。”林军声音很轻的回了一句。

    子然虽然听到林军那边很安静,心里也稍稍有些好奇他干啥去了,但刚想问一句,林军就再次补充道:“先不说了昂,我稍晚一点回去。”

    “行,那我先安排他们走!”

    “妥了!”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而子然也没有多想,迈步就走出了办公室。

    ……

    十几分钟后,楼下。

    国涛,李英姬,张世忠,大脑袋,领着王宁,孟小奇,还有关雄等七八个人,总共凑了三车核心,以防接的时候发生“意外”。而林伟则是由于身上有伤,所以这次不会跟着。

    “路上有啥事儿,就英姬你们几个商量。”子然冲着国涛嘱咐道:“一定小心点。”

    “恩,行!”国涛点头。

    “路上随时保持电话畅通。”子然又指着李英姬嘱咐一句:“稳着点。”

    “放心吧。”李英姬将手里的帆布包扔到了车内。

    “刷!”

    子然又往前迈了一步,轻声冲着李英姬和国涛说道:“接上老沙就走,别在h市停留,直接去长c!”

    “好!”

    二人点头。

    “行,走吧!”

    “恩,那我们先走了!”

    “走吧,走吧!”

    “上车!”

    “……!”

    商量完毕后,众人站在马路牙子上寒暄几句,随即三台车就奔着东北出发。

    ……

    当夜无话,第二日下午,东北h市。

    沙红刚白天没有继续在大野地里停留,而是谨慎的换了个地方,开车去了江北一废弃的自来水厂旁边。

    “……哥,我渴了……!”禹峰嘴唇干裂,满身汗臭味的说道。

    沙红刚嚼着口香糖,沉默半晌后,面无表情的拿起矿泉水瓶子,回身喊道:“张嘴!”

    “啊!”禹峰张嘴往前凑了凑。

    “哗啦!”沙红刚简单粗暴的给禹峰灌了几口水,随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就准备静静等着天黑。

    “我也要喝!”丁浩咽了口唾沫说道。

    “啪!”

    沙红刚作势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来,我给你喝点带咸淡的,张嘴!”

    丁浩盯着沙红刚的裤裆,咬了咬牙后,非常有志气的把头就扭到了一旁。

    “哥,让我上个厕所呗……!”被帮着的禹峰再次说了一句。

    “嗮脸,是不?”沙红刚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我憋半天了,再憋尿裤子了……!”禹峰抬起头,隐蔽的冲沙红刚眨了眨眼睛。

    “……!”沙红刚稍稍愣了一下,随即伸手就帮着禹峰解钢丝绳。

    不到一分钟,沙红刚薅着禹峰的脖领子将他拽下了车。而丁浩则是眉头紧皱,脸颊布满汗水的突然说道:“禹峰,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说了,你好不了……!”

    “嘭!”

    沙红刚一脚蹬在丁浩的脸上:“艹你妈的,你怎么挨收拾没够呢?!”

    “我艹!”丁浩咬牙切齿的看着沙红刚,气的脖子青筋暴起。

    “你咬什么牙?!你没被捆着双手的时候,你行啊?”沙红刚再次踹了丁浩两脚,随即带着禹峰就走到了路边壕沟。

    “哗啦!”

    禹峰活动了一下麻痹的手腕,随即低头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说道:“哥,信我的,别让融府的人过来接你……!”

    “刷!”沙红刚皱眉看向了禹峰,也没接话。

    “真的,千万别让他们过来接你。”禹峰语速很快:“你要想解了身上的杀人案,可以直接把丁浩扔给警察啊。”

    “为什么不让融府的人来接我?”沙红刚皱眉问道。

    “因为我觉得丁浩说的对,你身上背着那么多事儿,每一件都跟融府有关系,所以他们最理想的办法不是带你回去解释,而是……!”禹峰声音沙哑的停顿一下,随即补充道:“你懂得!”

    “我愿意赌一把。”沙红刚听完这话后没有急眼,而是低头想了半天后,目光坦然的回应道。

    “哥,你太犟了!!融府就是一工作单位,你有必要在它那儿堵上脑袋吗?!用命去试探谁是朋友,你不觉得这事儿傻吗?”禹峰言语激动的劝说道:“你把丁浩交给警察,然后我给你拿三十万,咱哥俩一起走,行不行?”

    “这几天你知道我在外面是啥感觉吗?”沙红刚点了根烟后反问道。

    “……!”禹峰没有吭声。

    “只有在融府呆着的时候,才最有安全感。”沙红刚眯着眼睛说道:“我单独在外面飘着,最终的下场就是折,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所以,我愿意冒次险。”

    “哥啊!!融府的情况有多复杂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这样做不是冒一点险,你明白吗!?”禹峰咬着牙,就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想说又不能说似的补充道:“我真是为你好!明白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沙红刚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呼呼!”

    禹峰听到沙红刚的问话后,稍稍冷静了下来,随即摆手说道:“我就是觉得,你回去就完了,我也完了……!”

    “你完了是应该的!”沙红刚听到这话后,脸上怀疑的表情减缓,指着禹峰补充道:“我要不因为你是个孩子,你的下场不会比丁浩强!!融府怎么处理你,你都应该接着!”

    禹峰见沙红刚心里已经做出决定,随即就摇着头,没再吭声。

    ……

    下午四点多,国道路上。

    “涛哥,这走老道,咱这些人可都快一天一宿都没吃东西了。”李英姬跟国涛不熟,但知道他是子然的司机,所以很尊重的问道:“要不咱停车吃口东西,顺便联系一下沙?”

    “呵呵!”国涛笑着回应道:“你们决定就行!”

    “那就在前面找个地儿吃口饭,晚上进市区,然后接完人奔吉l!”张世忠也插了一句。

    “找找导航,看看周围有啥吃的不!”李英姬抬头冲着开车的孟小奇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