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25 南征殒?
    分完枪后,国涛开了一台车,载着子然和南征就出了小院,而大脑袋身边的那三个兄弟,也开了一台车跟在了他们后面。?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a`com

    地下室内铁门紧锁,灯光昏暗,丁浩坐在水泥地面上,虽然跑不了,但心里却很敞亮的自我呢喃了一句:“在烂尾楼……阿龙他们应该是在演戏给沙红刚看……不是真想弄我……!”

    ……

    半小时后,时间已经过了凌晨。

    两台陆地巡洋舰带着滚滚黄沙,速度极快的奔着最近的县城赶去。

    车内。

    “还有多远?!”子然插手冲国涛问了一句。

    “过了景区就到了,还有不到一百公里。”国涛笑着回了一句。

    “恩,我眯一会!”子然扫了一眼国涛后,就插手闭上了眼睛。

    “我在融府很少见到你哈?”国涛闲着没事儿,就跟副驾驶的南征聊了起来。

    “……呵呵,融府的人最好还是别见到我的好。”南征调侃着回了一句。

    “为啥啊?!”

    “我一出现就两种可能!”南征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要么,就是外面有事儿了;要么,就是家里有事儿了。”

    “……!”国涛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头应道:“那你是挺烦人的!”

    “哈哈!”南征一笑,就没再接话,而是低头准备继续看王者荣耀的英雄攻略。

    “吱嘎!”

    就在这时,国涛突然踩了一脚刹车。

    “艹!”南征被晃的身体瞬间往前窜了一下。

    “怎么了?!”子然也是惊醒后问道。

    “刷!”

    国涛扫了一眼车头处,皱眉说了一句:“好像是他妈的景区路牌子让风刮倒了!”

    “下去看看!”子然喊了一声。

    “咣当!”

    话音落,国涛和南征就推门走了下去,而后面车内的大脑袋兄弟也是要推开车门,下来瞅一眼。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因为沙坡上的黑暗处有一人影,大步流星的就跑了下来。

    “刷!”

    南征猛然回头。

    “艹你妈的!!子然,你不要整死我吗?!我来了!”一声怒吼过后,人影直接就端起了枪。

    “刷!”

    国涛本能后退。

    “带着然哥先走!”南征吼了一句后,动作极快的就从腰间掏出了手枪。但无奈的是沙坡上的人明显蹲了半天,所以更有准备的率先扣动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接连泛起,南征措不及防下,当场倒地,身体咕咚一声就砸在了路牌上。

    “刷!”

    国涛惊恐无比的蹲在车头后面,高声喊道:“然哥下车!!”

    “艹!”

    南征倒下之后,还要拿枪还击。

    “亢亢!”

    人影一人冲了过来,低着枪口冲着南征再次补了两枪。而蹲在南征不远处的国涛先是感觉到了南征身上的鲜血喷溅在了自己脸上,随后借着车辆大灯的光芒,看见来人正是沙红刚!

    “咣当!”

    就在这时,子然推开车门后,迈步就窜了下来。

    “我他妈给你办过多少事儿,帮你融府挣了多少钱?!你他妈嫌我埋汰了是吗?说要干死就干死,啊?!”沙红刚怒骂着就冲子然冲去。

    “红刚!!红刚!有误会!”国涛喊了一声。

    “误会你妈了个b!!你不知道他要杀我吗,啊?融府那么多人要去烂尾楼,你能不知道吗?!你给我报信了吗?!”沙红刚喊话间,回头就是一枪。

    “亢!”

    子弹打在车头上迸溅起阵阵火星字,国涛吓的顿时一缩脖。

    “啪!”

    紧跟着沙红刚掏枪就打子然,但一枪过后,仿六四就传来了空枪之声。

    “跑,跑啊!”国涛猛然起身拽着子然就跑。

    “南征,带着南征!”子然弯腰喊了一声。

    “他死了!!挨了五枪!”国涛破音的回了一声后,拽着子然就夺路狂奔。

    “亢,亢……!”

    沙红刚换了另外一把有子弹的枪后,在黑暗中瞄准子然就打了两枪。

    “噗咚!”

    子然身体一个踉跄,随即脚步不停,咬牙继续就往前跑。

    “你没事儿吧?!”国涛拽着子然过了沙坡后,喊着问道。

    “跑,快跑!”子然喘息着回应道。

    “亢亢……亢亢……!”

    二人跑过土坡之后,国涛和子然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明显是大脑袋的兄弟牵住了沙红刚。

    ……

    十几分钟后,某小景点的外围。

    “让我看看,伤哪儿了?!”国涛将子然放在地上之后,双手就在子然身上找起了伤口。

    “腿!”

    子然额头冒汗的回应了一声。

    “刷!”

    国涛听见子然的话后,就立即用手机照了一下他的右腿,只见鲜血已经浸透了子然的裤子,而皮肉翻着的枪口,还在流着血。

    “……我,我给军打电话……!”国涛看完伤口后,就立即要拨着号说道。

    “军离的太远,你……你给他打电话没用……回……回……刚才的地方……沙红刚这时候肯定跑了……你把车开回来……!”子然虚弱的说了一声。

    “那你……!”

    “快去啊!”子然低吼着指挥道。

    国涛盯着子然的脸颊,随即犹豫了半晌后,转身就往来路的方向跑。

    “……一辈子……没用过……过司机……千……千万别是你……!”子然看着离去的国涛,声音无比沙哑的呢喃了一句。

    ……

    几分钟后。

    回去的路上。

    “沙红刚过来报复,打死了南征……子……子然受了重伤,我们人都打散了!”国涛满头汗水,语气沙哑且不停喘息着拿着电话说道。

    “沙红刚去了?!”付饶沉默半晌后,无比惊愕的说道。

    “是!!”

    “你他妈看清楚了吗?!”

    “你当我傻吗?!没把握我会跟你说吗?!南征就死在我旁边,挨了五枪!!”国涛惊惧之下,语气有点慌乱的吼道:“就他妈你们非得逼着沙红刚跟融府反目!刚才沙红刚差点没给我打死,你知道吗?!”

    “……!”付饶脑袋运转极快的想了一下后问道:“你和谁在一块呢?!”

    “我和子然,他让我回去取车,因为沙红刚肯定跑了!”国涛应道。

    “你等着,我让老大给你打电话!”

    话音落,付饶直接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