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26 家法
    付饶挂断电话不到两分钟,国涛的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喂?!”

    “白涛?”国涛问。

    “对!”

    “……!”国涛沉默。

    “你和子然在一块?!”白涛短暂停顿一下后,也反问了一句。

    “恩,我和他在一块!”国涛似乎已经明白了过来白涛的意思。

    “就你俩?!”

    “……对!”

    “你觉得现在怎么办最好?”白涛再次问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国涛原地转了一圈后,随即脸色涨的通红,咬牙说道:“……别人都行,但子然……子然对我……有恩……!”

    “有恩,你也只是个司机!”白涛话语轻淡:“他没了,沙红刚和融府的矛盾就彻底激化了,怎么做,你自己想吧!”

    ……

    人畜不存的沙漠中,国涛拎着枪,再次回到了子然身边。

    “……车呢?!”子然咳嗽了一声后,抬头问道。

    “没车了!”国涛低着头,手掌略显颤抖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

    “没车了?沙红刚开走了?!不可能啊,他自己肯定有车啊?”子然坐起了身体。

    “我没回去!”国涛拿着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了香烟,目光至始至终都在躲避着子然的双眼。

    “……你什……什么意思?!”

    “白涛让我杀了你!”国涛拇指和食指用力的掐着烟头,低着脑袋回了一句。

    子然听到这话后,一声不吭。

    “……子然,演绎圈里以前有个挺火的男明星,姓黄,他因为嫖c被抓了,拘留了一段时间,但出来后,到现在一直都没再起来!”国涛低着脑袋,声音沙哑的说道:“跟警c点他的,就是他的司机!”

    “……!”子然看着自己腿上的伤,依旧没有吭声。

    “挺多人都很奇怪,奇怪为啥给这么有钱一老板开车的司机,最后脑子一抽,给老板点了。”国涛声音颤抖,停顿半晌后,又自己答了一句:“其实他们都没切身体会过,司机虽然看着跟老板过着一样的生活,但实质上却是两个世界的人呐!我开了二十几年的车,开够了,不想开了!”

    “我亏待过你吗?!”子然猛然抬头问道。

    “你一个月能给我开十万吗?!一个司机值十万吗?!”国涛抬头反问道:“不是你对我不好,是我膨胀了!离你太近了,所以看着你,太羡慕了,嫉妒了!”

    子然嘴唇抽动,闭上了眼睛。

    “……一直没告诉你,我也喜欢可妮,但从来没敢说过……想连都不敢想!”国涛叹息一声,心一狠,直接就举起了手枪。

    “放下!”子然坐在地上,棱着眼珠子回应道。

    “我没退路了,对不起!”国涛扭过头,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放下!!!”

    “对不起!”

    “亢!”

    一声枪响泛起!

    “踏踏!”

    国涛连着后退了两步,低头惊愕的看着自己胸前慢慢扩散的红点,随即冲着子然再次猛扣动扳机。

    “啪啪啪!”

    弹壳从枪内迸溅出来,但却没有弹头打在子然的身上。

    “咳咳!”

    子然剧烈咳嗽了一声,随即咬着牙,扶着地面起身。

    “嗡嗡!”

    就在这时,一台车右侧方向开来,缓缓停滞。

    “咣当!”

    林军推开车门,迈步跳了下来,而车内的南征,正低头擦着大腿上被炸点炸伤了的皮肉。

    “你……你……!”国涛看着林军后退。

    “踏踏!”

    沙坡上,沙红刚和波.波同时出现。

    “给白涛打完电话了?”林军背手往前走着问道。

    “……你知道了是我,为什么还要演这一出!?”国涛不可置信的冲林军问道。

    “没有你从中间递话,那白涛现在怎么会以为,老沙跟我们不共戴天了呢?”林军话语清晰的反问道。

    “你早都跟……!?”国涛指着沙红刚:“跟林军联系上了?”

    “唉!”

    沙红刚叹了口气,直接坐在了土堆上,背对着国涛,只点了根烟,一句话都不说。

    “我虽然谈不上啥胸怀四海,但自问也对下面的人不错!”林军眉头轻皱,迈步往前走着说道:“然哥喊了两声放下,你还是把枪举起来了!路是你自己选的,那就别怪我给你这样的结果!”

    “子然!”国涛面色苍白,扭头就看向了子然。

    子然站在原地一动没动,表情极为复杂。

    “我来!”林军一看子然不动,直接就冲波.波摆了摆手。

    “我不是说,不让你来吗?!”子然看着林军问道。

    “……!”林军瞧着他没有吭声,但他之所以过来,就是怕子然心软。

    “我自己的人,不用你们动!!”子然咬牙回了一句后,突然迈步就往前走。

    “子然!”国涛惊惧万分:“你信我的,我还有用……!”

    “刀给我!!”子然回头吼了一声。

    “咕咚!”

    国涛直接跪在地上,双眼瞪的溜圆。

    “啪!”

    波.波将刀扔在地上,子然弯腰捡起,眼圈通红的回应道:“你羡慕我,我他妈该羡慕谁?!你觉得司机不好,我却觉得那一份安稳离我太远……!”

    国涛瞳孔扩大,跪在地上宛若雕塑一动不动。

    “噗嗤!”

    刀锋入体,直接插进国涛脖子。

    “……累了!”子然站在原地,宛若浑身脱力一般,长叹一声。

    林军伸手架住子然,摆手说道:“走了!”

    “丁浩怎么办?!”波.波问了一句:“处理了?!”

    “就为处理了他,那我有必要绕这么大一圈子吗?!”林军皱眉回了一句。

    “什么意思?!”

    “我他妈要让白涛自己钻进他自己设的套里!”林军扶着子然,大步流星的就奔着车辆方向走去。

    “踏踏!”

    林军等人上车之后,沙红刚迈步从土坡上下来,低头看着国涛,叼着烟说道:“我他妈之前是没活明白,你啊,是活的太明白了……平时在融府就你能和我说说话……唉!”

    “你回融府早着呢!”波.波也走过来补充了一句。

    “……唉!”沙红刚听到这话后,再次叹息一声。

    ……

    与此同时。

    二楼地下室内,一个人影拿着一圈铁丝,面无表情的奔着锁着丁浩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