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27 圈丁浩
    二楼,地下室内。??火然文  w?w?w?.?r?a?n?w?e?n?a`com

    丁浩坐在屋内的地面上,后脑靠着墙壁想眯一会,但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此刻他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国涛明天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自己救出去,而他要求林军给家里钱的事儿,只是一个借口,能拖得了今天,但肯定却拖不了明天。

    闭着眼睛,有些心烦的丁浩,伸手就要奔着裤兜抹去,但这手刚抬起来,他就意识到自己这是他妈的被囚禁呢,上哪儿整烟去?

    “呼!”

    长长出了口气后,丁浩抱着肩膀,就要强迫自己睡去。

    “踏踏!”

    就在这时,走廊内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丁浩听见动静后,顿时一皱眉头,因为他心里以为林军等人,这是又要过来问自己事情,所以本能的就在脑中响起了对策。

    “刷!”

    就在这时,地下室内的灯突然被关上,屋内瞬间一片漆黑。

    “恩?!”丁浩一愣,心中泛起了不详的预感。

    “咣当!”

    紧跟着地下室的门从外面被打开。

    “谁啊?”丁浩虽然双脚被拷着,但身体还是本能往后坐了坐,并且张嘴问了一声。

    “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丁浩虽然看不清楚四周,但却能感觉到,门口有人像自己走来!

    “谁?!”丁浩慌了,再次喊着问了一句,随即双脚并拢,双手扶着地面就要站起。

    “嘭!”

    就在这时,一双大手掐住了丁浩的脖子。

    “你他妈谁?!”丁浩伸出双手就要反抗。

    “刷!”

    进来的人根本就不答话,只左手拽着丁浩的脖领子,右手拿着铁丝就在其的脖子上绕了一圈!

    “你他妈的……!”丁浩惊怒的想要还手,但无奈双腿被铐住,所以胳膊一用力挣扎,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向右倒去。

    “啪!”

    他这一倒,来人正好一转身,直接用双手拽住了铁丝,并且膝盖顶在丁浩后背上,瞪着眼珠子就向后拉!!

    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强烈的窒息感就让丁浩眼珠子瞪的凸起,双手死死拽着钢丝线,尽量身体向后,来减缓铁丝勒在脖子上的压力。

    人影膝盖顶着丁浩的后背,双手再次用力。

    “呲呲!”

    丁浩脖子上除了压迫感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但来了折了三次的长铁丝,还是勒破了他皮肤,让鲜血顺着喉结流了下来。

    “嘭嘭嘭!”

    求生的本能,让丁浩猛烈挣扎起来,身体向后靠,双脚猛刨着地面挣扎,想要摆正身体!!

    “楼下那傻b有人看着吗?!”

    “我不知道啊!”

    “军哥他们呢?”

    “睡了吧?!”

    “行,我下去看看!”

    “我去撒个尿,你盯前半宿吧,别让他玩路子自残就行。”

    “……!”

    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了两个男子的对话声,紧跟着就有脚步声奔着楼梯方向传来!

    “嘭嘭!”

    丁浩听见对话之后,身体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刷!”

    与此同时,丁浩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影向门口扫了一眼,并且有些身体有些慌乱的向后靠了靠!

    “啪啪!”

    丁浩疯狂蹬着墙壁,制造出噪音。

    “啪!”

    人影抓住丁浩的脑瓜子,奔着墙壁猛然撞去。

    “咚!”

    一声沉闷的撞击后,丁浩脑袋翁的一声,只感觉天旋地转后,双眼一闭,身体就摊了下去。

    数十秒过后。

    丁浩感觉脑袋不停的被人晃荡着,并且耳朵隐隐约约听到:“你他妈咋的了?屋里灯谁关了?!”

    “有……有……有人要杀……我!”丁浩双眼紧闭,意识依旧模糊的回了一句。

    ……

    二十多分钟后,丁浩逐渐恢复清醒,但脖子上火辣辣的痛感,就像被毛毛虫蛰过一般,伸手一摸,整个脖子已经肿了起来,鲜血还未干涸。

    “刷!”

    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地下室内依旧空无一人,房门紧锁,但灯亮着,地上全是脚印和零星血迹。

    “人呢?!来人!?”丁浩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冲外面喊了一声,但却无人应答。

    “有没有人?!”

    “林军,我要见林军!!”

    “……!”

    ……

    六七个小时过后,早晨六点多钟,已经喊的脱力的丁浩突然听见有人开门,随后就猛然抬起了头。

    “踏踏!”

    林军,南征,还有波.波,三人拖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

    “你他妈去哪儿了?!”丁浩咬牙就要站起身:“有人要杀我?!”

    “谁要杀你?!”林军面无表情的问道。

    丁浩愣住。

    “打开!”林军转身指了指麻袋。

    “哗啦!”

    波.波低头将袋子打开,露出了国涛的尸体。

    丁浩表情惊愕。

    “他是白涛埋在我家的,对不对?”林军指着国涛问道。

    “……!”丁浩额头冒汗,没有吭声。

    “你他妈以为他会救你,是吗?!”林军歪着脖子继续问道:“你之前跟我说的都是骗我,你在拖延时间?你在等着他想法给你整出去!”

    “……我……我!”丁浩一时语塞。

    “可惜啊,给你整出去的成本太大,所以他选择了要干死你!”林军低头点了根烟:“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我就是要试一试,谁是鬼!我开车追了他二十公里,还好,没让他跑了,呵呵!”

    丁浩右手不停的擦着全是汗水的头发,双眼盯着国涛,一动不动。

    “还在想是不是他要杀你?!呵呵!”林军一笑后,弯腰蹲下,伸手就在袋子里摸出了国涛的手,并且将他手心冲上:“你好看看!”

    “刷!”

    丁浩低头看去,只见国涛的手掌上全是铁丝勒痕。

    “你在这儿替付饶和白涛拦着事儿,他俩却在家里喝着红酒琢磨着怎么灭你口!”林军抽着烟,皱眉骂道:“怎么的,你缺爹伺候啊?”

    “呼!”丁浩长长出了口气,再次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说道:“给我根烟!”

    “两百万,我提出来了!你肯定是花不着了,但你要有点心,我把他真送你家去!”林军说完这句,转身就走。

    “嘭!”

    丁浩一脚踢开国涛的脑袋,蹲在地上狠狠吸了口烟。

    ……

    二楼客厅内。

    “哥啊,我这手指头都快勒掉了!”大脑袋摊着两只,全是铁丝勒痕的手掌,委屈的说道:“为啥就不让我戴个手套?!”

    “楼下有邦迪,去吧!”林军摆了摆手,拿起电话直接拨通张世峰的手机。

    “咋了,军?!”

    “你开始联系托底的s家庄警方吧,我要三天之内,打残付饶这一脉!!”林军话语简洁:“要快,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丁浩答应了?!”张世峰立即问道。

    “后路都给他绝了,他还坚持啥啊?!答应只是时间的问题。”林军用非常肯定的回了一句。

    “等我电话!”张世峰扔下一句后,立即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