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32 吃货
    在绿地庄园小住一晚过后,林军就回到了s家庄,并且约了夏青凝喝点。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因为自从对方帮了融府的忙之后,他也一直没有正式的表示感谢。

    周日晚上七点多钟,林军开车接上了夏青凝后问道:“你想吃点啥啊?”

    “呃,让我想想。”夏青凝可能觉得她和林军彼此对彼此的印象都很一般,也没啥必要去费劲巴啦的取悦对方,所以出来的时候连妆都没化,而且穿的也非常随意。一身运动装,踩了双人字拖,梳着个丸子头,整个人似乎就抱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快点的吧。”林军催促了一句:“我这几天都没睡好!”

    “那别吃了。”夏青凝眨着大眼睛怼了一句。

    “……我是真没睡好。”

    “那你约我干啥?”

    “……行,你想吧,我不说话。”林军被怼的有点扎心,所以降下车窗点了根烟。

    夏青凝白了林军一眼,随即想了半天后问道:“哎,这边有东北那种涮串儿吗?”

    “……麻辣串啊?”林军惊愕。

    “对,对,就是那种坐在大棚里,大家一块吃的那种!”夏青凝立即点了点头。

    “种萝卜的啊?还坐大棚里……!”林军无语:“你咋想起来吃这个了呢?”

    “上次来东北,我半夜饿了,自己在街边吃了一回,超级好吃,而且有气氛!”夏青凝摆手说道:“就这么定了,走吧!”

    “行,那找找吧。”林军推上档,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夏青凝。

    “看我干嘛啊?”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接地气的。”林军讽刺的说道:“我以为你不是日料,就泰国菜呢。”

    “姐儿跟你在这儿演韩剧呢?快快滴,饿了。”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有点虎?”

    “啥是虎?”

    “……就是缺心眼!”

    “停车,不吃了!”

    “呵呵!”林军一笑,开车就载着夏青凝在街边溜达了起来。

    ……

    与此同时。

    李东成穿着睡衣坐在车里,表情有些惊愕的冲沙红刚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沙红刚抽着烟答道。

    “……我听说尹国锋把真正的枪手抓到了?”李东成表情挺高兴的说道:“那你压力是不是就小了。”

    “案子没破之前,子然要灭我口。”沙红刚看着窗外,眉头紧皱的问道:“你知道子然伤了吗?”

    李东成一愣后:“你干的?”

    “东成,我他妈心里不平啊!”沙红刚咬着牙:“我这么玩命的在填窟窿,但子然连个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啊!!更何况,我他妈就不相信,他真的认为案子是我干的!!我猜对了,可能案子一出,他根本就没想过让我回去!”

    李东成看着沙红刚没有接话。

    “你说,我不弄他,弄谁?”沙红刚舔着嘴唇:“我不光打了他,林军身边有一个铁杆狗腿,叫南征,也让我干了!”

    “不是,你疯了?!你这么整,不就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吗?”李东成摊着手,表情焦急的回应道。

    “他都想整死我了,我他妈还要什么退路?我回去有意义吗?下回遇到这事儿,他不还得弃了我吗?”沙红刚瞪着眼珠子,话语坚定的说道:“我他妈想好了,既然撕破脸了,那大家就都别装文明人了!我帮融府干了这么多事儿,他就这么弃了我,那我绝对心里不平衡!”

    “……你想怎么办?”

    “能怎么办?要钱呗!!”沙红刚沉默半晌后,表情极度无奈的说道:“我要五百万!”

    “人家要不给呢?”

    “不给那就得付出点代价了。我都这个b样了,还在乎啥啊?!”沙红刚一副走到绝路的表情说道:“我不好,谁都别好!不给钱,那我找到机会,就背后弄他一下!我听说不是有一个国外的女的,帮林军把贷款的事儿解决了吗?!那我下回就弄这个女的。”

    “……!”李东成看着沙红刚的表情,心里莫名有些害怕。因为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如果沙红刚知道自己背后这些事儿,那会是怎样反应。

    “东成,我在乎的人不多,一个孩子,一个弟弟,还有……一个老妈。”沙红刚眨着眼睛,扭头说道:“林军已经让人去医院找了我弟弟,但现在有警察盯着,他可能还不敢动,所以,你得帮我个忙!”

    “你说!”

    “老妈你帮我送农村去,孩子帮我办个转学,去外地借读。”沙红刚挠了挠鼻子:“我弟弟要愿意走,我就想法给他拿点钱。他要不愿意走,那我也没招了,爱咋地咋地吧。反正我现在这样自己都难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行,我帮你办!”

    “前几天我在外地弄了点钱,你拿着。”沙红刚从脚下拎出了一个塑料袋子,并且张嘴说道:“这里有十五万,可能不够干啥的,但你先拿着帮我办事儿用,回头我想办法再给你!”

    “剩下的我先给你垫上!”李东成没怎么犹豫的接了一句。

    “啪!”

    沙红刚伸手拍在李东成的肩膀上:“东成,我沙红刚混成今天这个b样,你还能帮我,我心里暖和!在外面晃荡了半辈子,我没想到,就交下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李东成听到这话后,眼神略显闪躲:“你救过我的我命!”

    “谢谢,你还记得。”沙红刚嘴角挂着微笑,但不知为何却有一种,似讽刺,似心碎的情绪在里面。

    “一定记得。”

    ……

    s家庄街边,某夏青凝说的大棚内。

    “……呃,这段时间我有点忙,所以一直没得空和你出来坐坐。”林军端起啤酒杯,尽量用不敷衍的语气说道:“千言万语,并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万语千言,也不能磨灭你对融府的帮助。总之,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都在酒……!”

    “嗯嗯嗯,憋说了,都在酒里,都在酒里……!”夏青凝辣的满头是汗,吃的不亦乐乎,所以极为敷衍附和一句后,就象征性的跟林军撞了一下杯:“喝吧,喝吧……!”

    “……不是,这玩应就这么好吃吗?!至于你撸的钳子都冒火星字了吗?”林军干了啤酒后,无语的问道。

    ……

    一小时后,白涛坐在车内时电话响起。

    “喂?哪位!”

    “你好,我想找一下付饶!”

    “你谁啊?”

    “我叫李东成,s家庄的!”

    白涛一愣后:“我不认识付饶,你打错了!”

    话音落,白涛挂断手机。

    “妈的,玩啥呢?”李东成看着电话不解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