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34 大写的尴尬
    酒店1511层包房内。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咣当!”

    夏青凝推开房门后,就将小包包放在床上,急匆匆的说道:“呃……那个,我闺蜜公司传来了一份,两方公司财务每月对接时间的报表,和一部分合同补强条款,你看一眼,都在办公桌左手边的抽屉里。”

    “财务对接报表发给我干啥?直接给我们公司财务啊。”林军一边奔着办公桌走去,一边轻声问道。

    “哎呦,如果不给你,这个流程就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了。你说一句话,明天不就能解决吗?”夏青凝一溜烟的就奔着卫生间跑去。

    “你干啥去啊?”

    “去厕所能干嘛?嘘嘘呗!”

    “……祝你顺利。”林军无语的回了一句后,就坐在办公桌旁,伸手打开了抽屉,并且拿出文件的同时,还偷了夏青凝放在冰柜里的水果吃。

    “不要乱翻我的东西!”夏青凝在厕所喊道。

    “哎呀,嘘嘘你的吧。”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后,就低头看起了合同补强条款。因为财务对接报表,跟他关系并不大,所以不需要看。

    就这样,二人一个在厕所里放松自己,一个坐在办公桌旁胡吃海塞的看着文件,恍惚间,竟有一种家庭的氛围在无声弥漫着,但这种氛围很快就被一阵门铃声打破了。

    “开门去呀,有人按门铃没听见呀?”夏青凝在卫生间洗着脸说道。

    “我一天好像是你保姆。”林军无语的站起了身。

    “我洗脸呢。”夏青凝拿起了毛巾。

    “……!”林军没搭理她,迈步就走到了门口,拽开了门,并且愣住。

    “呃,峰哥刚刚打过招呼,说他走的时候,要让财务拨款给吉l工地,财务拿不定主意,所以我过来问问。”凌涵一笑,但小脸表情明显不太自然。

    林军眨了眨眼睛再次一愣,心里有点尴尬,因为他觉得凌涵这个借口实在是有点菜的抠脚。

    “……之前你说过,公司动用五百万以上的款项,需要你亲自批。”凌涵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

    “哦!”林军回过神来,也非常在乎凌涵感受的说道:“我过来取个合同,你等会,我把合同拿完,咱俩一块去财务那儿!”

    “好。”凌涵一笑。

    话音落,林军转身就往办公桌那边走,而夏青凝拿着毛巾,换完睡衣就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随即夏青凝也略显尴尬的解释道:“呃,那个,我闺蜜公司发过来的合同补强条款,我让他拿着看一下!”

    “恩,恩!”凌涵更尴尬的点了点头。

    “……进来喝杯茶吧。”夏青凝捋着发梢邀请道。

    “不……不喝了,改天吧,那边还等着呢!”

    “好。”

    二人聊了几句后,林军步伐很快的拿着合同过来说道:“走吧!”

    “晚安!”

    “恩,你也早点休息吧。”林军跟夏青凝客套一句后,就跟凌涵走了。

    “咣当!”

    夏青凝火速推上房门,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摇头说道:“妈妈呀,弄的我尴尬症都犯了,鸡皮疙瘩掉一地呀……我终于知道为啥这姑娘不待见我了……!”

    ……

    电梯内。

    “财务在办公室等着呢。”凌涵憋了半天后,轻声说道。

    “哦,好,我过去看看!”林军点头应道。

    “恩,那你去吧,我回房间了。”公司歇业,遍地都是空房,所以凌涵最近在酒店住。

    “行!”

    话音落,凌涵到了11层后,就一溜烟的跑了,而林军下楼之后,进了财务室就问:“峰哥批款为什么不给拿啊?我之前不说了吗,吉l用的款项,只要是峰哥张嘴的,不用问我吗?”

    “……我……我给他拿了啊……!”留下加班的财务,一脸懵b的看着林军,语气有些结巴的回应道。

    “啊!?”林军一愣,随即心里瞬间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谁跟你说我没给他拿啊!”财务问。

    “啊……我怕你没给拿,所以过来告诉一声。”林军尴尬的挠了挠脑瓜皮。

    “啊!”财务感觉非常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啊!”二人大眼对小眼的干啊了几声后,林军极为尴尬的说道:“行,你忙吧!”

    “好!”

    话音落,林军迈步就往外走,但走到一半的时候,又突然返回来拿出一沓文件说道:“啊,那个金融发过来一份财务对接报表,你抓紧处理一下!”

    “啊,行!”财务斜眼点了点头。

    “恩,忙吧……!”林军夹着尾巴就走了。

    “是不是该吃安定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财务看着林军的背影,无语的嘀咕了一句后,就低头继续忙着工作。

    ……

    1109房间内。

    “啪!”

    “啪!”

    “啪!”

    “……!”

    凌涵躺在床上,一边抽着狗熊娃娃,一边望天无泪的呢喃道:“凌涵啊,凌涵……你怎么能办出如此愚蠢的事儿呢?……太丢人了……太尴尬了,你让那个和尚怎么看你啊……唉,赶紧上吊去算了……!”

    ……

    与此同时。

    h市周边私立医院。

    白涛站在走廊里,轻声冲医生问道:“情况怎么样?”

    “弹头取出来了,但子弹打在了腹部,而且有大量出血,再加上病人脸部有炭火灼伤,所以情况还不是很稳定,要看最近一两天的反应。”医生话语简洁的回应道。

    “好!”白涛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张主任,您一定尽尽心,咱脸花了没事儿,但人一定得站起来!”

    “你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的。”张主任点了点头后,拍着白涛的胳膊说道:“你们先聊,我回一趟办公室!”

    “好!”

    话音落医生离去,随即白涛扭头问道:“谁救的付饶。”

    “他救的。”大旗指着最外围站着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问道。

    “你叫什么?”白涛停顿一下,指着青年问道。

    “……武邵阳。”青年略显拘谨的应了一声。

    “什么职位!”白涛又问。

    “呵呵,也没啥职位,就是在工地这边帮帮忙!”武邵阳挠了挠头,咧嘴回应道。

    “你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

    “准备你快好起来了。”白涛指着武邵阳,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