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39 狮子睁眼
    两天后,晚上八点多钟,s家庄市人民医院对面的小饭店门口。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红岩,大夫说你在休息一个月,差不多就能上班了。”媳妇晓红搀着沙红刚的弟弟胳膊,轻声劝说道:“平时你也别懒,多做做恢复运动,拉伸一下肌肉,总在床上躺着,都躺废了!”

    “恩,我知道了……!”沙红岩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了?!这两天怎么总拉个大长脸呢?”晓红皱眉问了一声。

    “也不知道我妈和小宝咋样了,老太太都这个岁数了,这一回农村万一有点啥事儿,身边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唉,小宝那孩子也怪可怜的,妈没了,爹回不了家,现在又给弄外地念书去了,这身边没人管着,万一出点啥事儿,你说……我大哥是不是得疯了……!”沙红岩很惦记老妈和刚哥的儿子,所以这几天一直休息不好。

    “……那有啥办法?咱也不是不愿意照顾,是你大哥非要给他俩弄走,那谁能管得了?”晓红轻声回应道:“更何况,咱也不是不给你妈生活费,一个月两千块钱,也算尽孝心了吧?”

    “我一月给你妈八千,你给她也整农村养老去呗?”沙红岩斜眼问道。

    “你特么敢!!”晓红本能骂了一句。

    “你妈是妈,我妈不是妈?……唉!”沙红岩长叹一声后,本能就把手从晓红的怀里抽了出来。

    “你别闲着没事儿找茬跟我打仗昂!我告诉你……!”晓红说话间就要发火。

    “吱嘎!”

    话音刚落,一辆面包车突然起步行驶了不到五十米后,就急匆匆的停在了饭店门口。

    “刷!”

    沙红岩抬头扫了一眼,就要往旁边绕饶,躲开挡着的面包车。

    “哗啦!”

    面包车车门被推开,紧跟着四个青年冲下来,二话没说直接就抓住了沙红岩的肩膀,随即简单粗暴的就往车里拽。

    “你们谁啊?干嘛啊?放开我老公……!”

    “嘭!”

    左侧青年一脚踹在晓红的肚子上,随即戴着鸭舌帽,低头指着他骂道:“艹你妈的,你告诉沙红刚,我是征子朋友,想让他弟弟回家,他知道该怎么做!”

    “我他妈跟你们拼了!”沙红岩咬牙就要动手。

    “嘭嘭……!”

    俩人夹着沙红岩,连续冲着他脑袋打了数拳,随即扯着他的脖领子就将他拽上了车,而晓红躺在地上扑棱一声窜起后,疯狂的就奔着面包车铺过去。

    “翁!”

    司机一脚油门,面包车扬长而去,而晓红被甩在地上之后,大声冲街边的行人求救,但周围人都不明所以,弄不清楚状况,所以大多只是观望,只有两个岁数挺大的老头,还有饭店老板走过来询问状况。

    “车牌号,谁看见车牌号了?”晓红披头散发,声音非常激动的喊着问道。

    “他们的车牌号有泥挡着!”饭店老板张嘴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得罪人了?!你赶紧报警啊!”

    “对,对对……报警!”晓红咽了口唾沫后,拿出手机就要拨通110,但输入完数字之后,却突然呆愣在原地:“不……不……不能先报警!!要不我老公该完了!”

    话音落,晓红一溜烟的就奔着医院跑去,因为他知道沙红岩还有一个电话,那是专门用于联系沙红刚的。

    与此同时。

    一台捷达车内,一个青年嘴里嚼着还没吃完的黄焖鸡米饭,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林伟的电话。

    “喂?!”

    “哥……哥……哥!”

    “艹,卡带了啊?你磕巴个jb。”林伟粗鄙的骂道。

    “沙红岩,沙红岩……出事儿了!”

    ……

    s家庄市郊。

    沙红刚只穿了一件款蓝背心,左手拎着帆布兜子,右手拿着电话急迫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沙红刚!!我他妈告诉你,我老公要出点什么事儿,我千刀万剐了你……呜呜!”晓红嘶吼着喊道。

    “说重点!!什么时候的事儿?”沙红刚眼珠子通红的问道。

    “就刚才!”

    “开的什么车!”

    “面包车!沙红刚你必须让我老公安全回来……!”

    “嘟嘟!”

    沙红刚直接挂断电话,随即拨通了林军的手机,但对方占线。

    两分钟后,沙红刚下楼后上了一辆破旧的比亚迪轿车,并且刚刚起火,林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你的人一直看着我弟弟呢吗?!”沙红刚急迫的喝问道。

    “伟伟已经给我打电话了!”林军既然要在白涛哪儿用沙红刚,自然就不会在沙最重要的软肋上出现傻b似的疏忽。

    “妈的!!?”沙红刚双手哆嗦着回应道:“伟伟的人盯上车了吗?是个面包车?!”

    ……

    s家庄某公路大桥下方,王铎坐在一辆丰田霸道内,皱眉冲李东成问道:“你跟我喊什么啊?你算干什么吃的?!”

    “你疯了吗?你打电话跟我打听沙红岩,就是为了绑架他?!”李东成十分不解的问道:“沙红刚已经决定管融府要钱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你为啥这么急?”

    王铎自然不可能告诉李东成,等他妈的沙红刚自己和融府发生矛盾,那还怎么体现自己的亮点,所以他只话语简洁的回应道:“等沙红刚自己找融府,那就不知道得啥时候了,明白吗?!你他妈就干好你自己的事儿,就完了!”

    “……谁让你这么干的啊?!你知不知道,沙红刚一直在逃,这边警察抓不到他,就一直在监控他弟弟的手机!你这么弄,很可能让警察也盯上你,明白吗?!”李东成咆哮着回应道。

    王铎听到这话后,略微一皱眉:“警察找上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活儿干完了!”

    “你要干啥活儿?”李东成咬牙问道。

    “扮演好融府的人,废了沙红岩,我们直接就撤了,剩下的就让融府和沙红刚自己玩去了。”王铎轻声回应道。

    “你一定要快点!”李东成知道王铎已经把事儿干了,自己在说啥都没用了,所以只能嘱咐着说道:“沙红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他干过刑侦,心思细的狠!你能考虑到抓他弟弟,他就有可能早都防着融府那他弟弟报复,明白吗?!”

    “我知道了!”王铎坐在车内,皱眉回应道:“行了,完事儿再说吧!”

    话音落,王铎挂断手机。

    ……

    “军,让看着我弟弟的小孩给我发地址!”沙红刚猛踩轰着油门,冲着电话说道。

    “我让人去吧!”林军毫不犹豫的回应道:“他们有一车人,你自己去不行!”

    “不行?军,你记住,我他妈今天要不让白涛,亲自打电话给他这帮狗腿子订棺材,我沙红刚算白活四十来年!”沙红刚棱着眼珠子,咬牙回应道:“谁他妈都不用,我就自己去!”

    ps:一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