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41 哥,你也好好的
    林军确实有点没想明白,因为站在白涛的视角,沙红刚已经打死了南征,并且伤了子然,所以老沙和融府的矛盾已经很深了,开打只是时间问题。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而既然是这样,林军就他妈弄不明白,为什么白涛非得急于这一时,拿沙红刚弟弟下手,画蛇添足的想要继续激化双方矛盾呢?

    别说林军不懂,此刻茂名和白涛也他妈没懂,因为白涛压根就不知道王铎干了这事儿,而茂名更是他妈的想不通,就这么个手拿把掐的事儿,并且王铎还在暗处的情况下,怎么就会把它办的稀碎呢……

    银子最后被人带走不谈,只说发生在沙红刚身上,那无比扎心的事儿。

    ……

    由于沙红刚怕弟媳晓红啥都不懂引来警察,所以他选择了市郊偏远处的街道旁,带着沙红岩与对方见面,但却没想到的是晓红见到沙红刚之后,根本没像以往一样吵吵闹闹,而是噗咚一声就给沙红刚跪下了。

    “你这是干啥?”沙红刚有点懵的伸手就过去扶。

    “咚咚咚……!”

    晓红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就磕了三个响头。

    “有事儿起来说,行吗?!你干啥啊?”沙红刚抓住晓红的胳膊,就要将她扶起。

    “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放过我们一家吧……沙红刚,是,我是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我闺女,我儿子,还有红岩,那都是你的亲人啊,你但凡有一点良知,就别在祸害我们了,行吗?”晓红哭着摊坐在地上,拽着沙红刚的胳膊,仰面哀求道:“我们就是小老百姓,就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真的,大哥……!”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咬着钢牙,站在地上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烦我,你觉得我势利眼……你觉得我把你扫地出门了……是,我承认,我爱钱,可为啥爱钱啊?因为咱没有啊,你弟弟挣的就不多啊!!大哥,你摸着良心说说……自从你从队里下来了……我们一家跟你得好没啊?!你外面欠赌债,放局的人追到家里要过,你说你出去跟朋友挣钱,回来之后裤腿子上全是血……你说,谁看见谁不怕啊?!我不是就和你弟弟过日子啊,咱家还有老人,还有孩子啊……他们要出点事儿……我们还活不活啊?”

    沙红刚呆愣的站在原地,声音沙哑的回应道:“晓红,你站起来,别给我跪着……大哥,对不起你们!”

    “红岩没了一条腿儿,我能照顾……可他要没命了,我照顾谁去啊?……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晓红哭的眼睛红肿,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两张银行卡,双手合十的说道:“李东成送过来的钱,还有你朋友给的钱,还有你给红岩的……全部都在这儿……你拿走吧……我们一分不要……s家庄我们也不呆了……我们走……去外地……!!”

    如果是以前,沙红岩听到媳妇这么跟他大哥说话,那是会发火的,是会跟晓红吵架的,可今天,现在,他坐在车里,低着脑袋,一句话都不说,只噼里啪啦的掉着眼泪!

    沙红刚眼圈通红,眼泪顺着脸颊两侧流下,声音颤抖的说道:“晓红啊,你的心思呢……大哥,明白了……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会给小岩在打一个电话!一个都不会!但钱你拿着,这是我一点心意,是愧疚……!”

    “大哥,我们不敢要了,真不敢了……钱我们自己能挣,日子过的在难,家里没事儿就行!”晓红连连摇头的把卡递了过去。

    沙红刚站在原地,双眼盯着晓红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驻足良久后,伸手接过了卡,随即强笑着说道:“好……好好过日子……!”

    话音落,沙红刚扭头看向车里,眼泪止不住的笑着说道:“弟啊,跟你媳妇回家吧,我走了……!”

    沙红岩坐在车里一动没动。

    “你下车!下车!”晓红摊坐在地上喊道:“下车啊!!”

    “下去吧,回家吧!”沙红刚站在车外叫了一声。

    “……!”沙红岩咬牙擦了擦眼泪,随即推开另外一个车门,瘸着就走了下去。

    “刷!”

    沙红刚宛若逃命似的坐上了正驾驶,用最快的速度起火,挂挡。

    “哥!”沙红岩背对着汽车叫了一声。

    “……!”沙红刚坐在车内,只稍微迟疑一下后,就面无表情的踩了油门。

    “翁!”

    马达震颤,汽车宛若离弦之箭一般奔着黑夜驶去。

    “哥,你……你也……好好的!”沙红岩泣不成声,捂着脸蹲在地上说完了后半句话。

    “他跟咱就不是一道的啊,红岩!”晓红捂着他的脑袋劝说道。

    “可我就这么一个哥啊!”沙红岩刚刚无数次想打断晓红的话,可最终还是没有,因为他也有家庭,他也害怕了,永远忘不了沙红刚冲银子开枪的那一瞬间。

    ……

    路上。

    沙红刚左手肘部戳着车窗,脑袋靠在左拳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风挡玻璃,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那汽车轮胎沙沙摩擦着地面的声音……

    辉煌时的他。

    朋友无数,酒桌上面子无数!

    落魄时的他!一身虎胆,既可腰缠纱布,奔走两省,单枪匹马的抓了丁浩和禹峰!也能凭借自己强悍的心里素质,蹲在桥洞子地下,一边喝着小烧,一边缜密思考着触底反弹的对策!!

    可他终究不过是大千世界里的一个凡人!

    他面对家人的指责和看见杀人犯一样的惧怕,也无能为力!他心里一点没怪晓红,因为他知道离开,永不联系,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也知道自己走的就是一条错路,而且永远没有在回头的机会……

    别时,不说再见,

    再见,许在来生。

    ……

    夜晚。

    林军看着趴在脏兮兮桌子上的沙红刚,喝的眼睛发直,舌头梆硬:“你他妈别喝了……在喝我就得躺轮椅上去找乔治了……!”

    “军,我难受,心里堵得慌!”

    “那你他妈就哭!”

    “啊!”沙红刚说哭就哭,趴在桌上,张世忠拽都拽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