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45 避嫌
    次日,白天。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的黎波里,华胜安保集团总部非洲业务部。

    “十个人集体消失了!这意味着什么?”詹勇敲着桌面,脸上铁青的吼道:“意味着林军肯定有准备,所以李潇他们连个往回报信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扣下了!!”

    夏华宇抽着雪茄,眉头紧锁。

    “我同意詹勇的观点,以李潇他们的素质,即使要折也不会是全折了,更不会连个电话都没打回来!”小黎话语简洁的插了一句。

    “集团内有人通风报信,而且我敢肯定百分之八十是青凝干的!因为就她最近和融府走的很近,而且还帮林军解决了贷款问题!”詹勇气的眉毛竖起,伸手解开武装带之后,迈步就要往外走。

    “你干嘛去?”夏华宇呵斥一声。

    “干嘛去?!我找她去呗!我要当面问问她,还能不能分得清楚,谁是自己人了!”詹勇喘息着就要推门。

    “嘭!”

    夏华宇顿时一拍桌子,棱着眉毛喝问道:“要找夏青凝,也轮不到你啊?!你给我注意个人态度!”

    “夏总,去的全是我的人啊!”詹勇直接吼着回道:“你想要我啥态度?!”

    “是你的人,不是我的人吗?”夏华宇站起身,指着詹勇问道:“你有证据说是夏青凝报的信儿?”

    “这还用想吗……!”詹勇急迫的就要回话。

    “啪啪!”

    夏华宇拍着桌子打断:“证据!我说的是证据!!不是你的猜想!”

    詹勇咬着牙,站在门口,气的脸色紫红。

    “詹团,你消消气,咱们有事儿好好说。”小黎扶了扶眼镜劝说道:“夏总说得对,公事儿和私事儿咱要分开。青凝在集团内担任重要职务,你这啥证据没有就过去质问,把事儿闹大了,没法收场。”

    “百分百是她!”詹勇咬牙补充道。

    “即使是她,处理这个事儿也要有方式方法。”小黎沉吟半晌后,扭头看着夏华宇说道:“夏总,我站在私人角度说一句哈!如果青凝在工作的事儿上,存在私人情感的话……那未来在钻石矿的项目上,她必须要避嫌,不能多问,不能发表意见。”

    “你什么意思?”夏华宇直接问道。

    “她是不是对林军……!”小黎把话说了半句。

    “不会!”夏华宇连想都没想的回应道:“青凝的性格我了解,她只要在这个职位一天,就不会因为个人情感,而干出直接损害公司的事儿,这一点谁都不用怀疑!”

    “那她什么意思?”詹勇急迫的问道。

    “在对待融府的态度上,青凝和我的意见一直有分歧。”夏华宇再次坐到椅子上,皱眉补充道:“而且她一直不同意,我这么快的和乔治产生竞争!”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要让青凝出局。因为在任何项目上,都要有主有辅,分清主次。如果谁都能跟着说两句,那下面该听谁的?执行力怎么体现?”小黎再次补充道。

    “我会跟大哥谈的。”夏华宇眨了眨眼睛,随即看向詹勇说道:“我跟你保证两点!第一,如果你的人全没了,那你提出的任何报复融府的行动,我都没二话,只要合理,我全力支持!第二,如果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夏青凝确实通风报信了,那我牵头开董事会罢免她,并且追究她的责任!”

    詹勇听到这话后,心里怒气消减,无话可说。

    “刷!”

    夏华宇站起身来,语气柔和一些补充道:“林军刚刚准备进来,这局势还没看明白,事儿就不会做的那么绝……!”

    “唉!”詹勇长叹一声:“我听你的。”

    ……

    两小时后,总裁办公室。

    “夏总,我刚刚跟青凝见了面!”

    “说什么?”夏华胜伏案看着资料,头都没抬的问道。

    “她交上来一份国内业务拓展的申请,想回国两周,见见咱们华胜的关系。”秘书轻声应道。

    “发生了什么?”夏华胜又问。

    “华宇那边开会的时候吵了起来,听说詹勇想找青凝,但被拦住了。”秘书瞧了一眼夏华胜的表情后,继续补充道。

    “这小丫头想避嫌啊。”夏华胜喝了口茶水后:“申请书留下吧,你口头告诉她,回国的事儿准了,让她先和国内的关系接触接触。”

    “……好的。”秘书点了点头后,试探着问道:“夏总,你说报信儿的是青凝吗?”

    “肯定是。”夏华胜毫不犹豫的应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情况有点复杂了啊,青凝会不会对林军……!”秘书问出了跟小黎一样的问题。

    “呵呵!”夏华胜一笑,无语的回应道:“你把我妹妹当成傻子了?!她的性格即使对谁有好感,也不会强行带到工作里面来的!在钻石矿的问题上和对待融府的态度问题上,她一直不希望公司用华宇的强压政策去搞!因为即使绑了林军,也还会有一个王凯,一个乔治,那你碰上他们怎么办?还得继续绑吗?公司因为短暂的利益,就咱要得罪,乔治,王凯,融府三方利益团体,这在青凝看来,不是上策!”

    “……您也觉得不是上策吗?”秘书好奇的问道。

    “虽然不是上策,但却是一个态度。”夏华胜话语简洁:“林军知道乔治找他来就是冲着华胜使劲儿,但他还是领着融府来了,所以华宇给林军一个态度,是没问题的。”

    “我懂了。”秘书思考了一下后,笑着继续问道:“在钻石矿的事儿上,您不准备过问一下?”

    “华宇的工作,我要全干了,那公司还要他干什么?”夏华胜霸气无比的回应道:“华宇这事儿确实急了点,但几家已经都车马炮对上了,那就放开了,让他跟乔治弄!这老家伙太滑,你要软趴趴的跟他合作,他确实能算计死你……呵呵,几个矿而已,老子即使赔,也赔的起。”

    “青凝呢?”

    “不用管她,她知道啥时候该走,就肯定知道啥时候回来。”夏华胜直接摆了摆手。

    ……

    晚上。

    夏青凝准备和团队内的几个人一块吃饭的时候,偶遇了喝多了的詹勇。

    双方对视。

    “你分不清里外拐啊,你知道李潇给公司办过多少事儿吗?”詹勇咬牙冲夏青凝,声音低沉的指责了一句:“别让我找到证据,要不我会闹到总裁办公室的!!”

    “……好!”夏青凝没啥表情的点了点头。

    “你够了吧?夏总都放弃工作,申请回国了,你还想怎么样?!”助手烦躁不堪的冲詹勇喝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啊?可哪儿瞎说!”

    詹勇一愣,而夏青凝根本没再争辩,而是已经奔着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