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74 曾强与芳姐
    一周后。??? ? 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周天注册完公司之后,就正式与姆巴索签订了两个钻石矿的买断合同。至此,争夺了数月之久的两个钻石矿,正式尘埃落定。

    ……

    合同签完,林军亲自与姆巴索见了一面后,就开始对乔治控制的华胜卡曼矿业展开围剿。

    周五,晚上八点半,华胜卡曼矿区。

    “嗡嗡嗡。”

    整十台军用皮卡车队,突兀间开进矿区临时搭建的办公楼前。

    “咣当!”

    于亮推开车门,低头点了根烟之后,摆手喊道:“清场!”

    话音落,五十多名持枪战士,在小博的带领下,一股脑的冲进了办公楼。

    “亢亢亢……!”

    紧跟着,办公楼内有零星的枪声响起,随即现场喊声一片嘈杂。

    ……

    五分钟后。

    七八名西装革履的欧洲人,被小博等人押解着走了出来。

    “有人还击,我方击毙三人。”小博迅速冲于亮汇报了一句。

    “混蛋!”领头的欧洲人,指着于亮用流利的中文吼道:“我会像政府,联合武装,控告你,揭露你的恶行!”

    “你放心,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你有充足的时间在这里写控告我的材料!”于亮抽着烟,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但在这之前,你们要还想安全回家,就必须服从监管!敢迈出矿区一步,等待你们的就是枪和子弹!”

    欧洲男子咬着牙,看着于亮没有吭声。

    “已经开采出来的矿石,全部带走!矿区内的本地工人暂时休假,但工资照开。”于亮指着小博说道:“你亲自留守监管这里,没有我的电话,你不能放任何人进来!”

    “是!”小博点头。

    “但愿你们的乔治先生,还记得你们。”于亮看着欧洲男子扔下一句后,拽门就上了汽车。

    当天夜里,矿区内二十多名乔治雇佣的工作人员,全部被武力管制,并且也被没收了通讯设备,所以矿区暂时陷入瘫痪。

    ……

    国内,s海。

    在阿东非要跟芳姐闹离婚的这段时间内,曾强就宛若一个贴身丫鬟一般,展开了对芳姐无微不至的关心。

    其实在芳姐心里,阿东每天去跟什么样的娘们约会,外面是否有破.鞋,她都是一清二楚的,并且她心里肯定也明白,阿东百分百是铁了心想要跟他离婚了,而且她也知道这样拖下去,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一个人,如果真的就不爱你了,那任何挽留其实都是徒劳的。

    但芳姐死活不同意离婚,这除了内心还对阿东有感情之外,心里更多的是不平衡,不甘心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最后就换来一份毫无人情味儿的离婚协议,所以,她一直在拖着。

    可拖着也不是个好办法,因为在这份感情当中,阿东早已经拔脚走了出来,而她则是还深陷其中,所以阿东可以做到铁石心肠,但芳姐越拖着,就越受折磨……

    就在芳姐为了情感*的时候,曾强在暗中闻到了机会,所以他在芳姐这段人生的低潮期中,已经暗自发誓,要准备当好一个合格的男破.鞋……

    可当破.鞋是需要本钱的,而曾强不但长的相当磕碜,而且也没受过啥高等教育,所以,他在姿色和内涵方面是差点成色的,但好死不死的是,他这些年在家里的时候,虽然啥正事都没干成过,但唯独在玩女.人身上,堪称专家……

    他懂女人!

    他懂得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讨得女人的欢心。

    ……

    在这段时间内,芳姐颓废到生物钟颠倒,天天在家里不是喝酒,就是找人打麻将,所以又胖了,已经过了一百七十斤,直奔二百干去,但曾强依旧风雨无阻按时送餐,送药,而且没事儿的时候,还拉着芳姐,去苏州,去杭州,开车兜兜风,散散心……

    随着二人接触的频繁之后,芳姐闲着没事儿的时候,也和曾强谈谈心,说说她和阿东的过去,也打听了一下曾强以前的情况,不过曾强告诉她的情况,大一部分都是假的……

    这天晚上,周末。

    芳姐在电话里又跟阿东吵了一架后,曾强正好过来给她送饭,随即芳姐直接将买好的快餐扔掉,拉着曾强一块去了酒吧。

    在酒吧坐下后,芳姐先是干了三四杯浓烈的预调酒,随即一边吃着小吃,一边又和曾强聊了起来。

    “小强呀,你就一直准备给人家当司机拉?”芳姐醉眼迷离,伸手擦着满是绒毛的嘴唇问道。

    “……肯定不会一直当司机的。”曾强抽着烟,皱眉回应道:“当司机,我这一辈子也还不玩债,也救不活我爸……!”

    “你爸病情还很严重吗?”芳姐主动问道。

    “恩,不太好。”曾强点头说道:“家里出事儿之后,他就是一股急火儿病倒了,心态不好,所以一直恢复的不太好。”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结婚了啊,那现在你老婆在照顾你父亲吗?”芳姐又问。

    “……!”曾强低头沉默。

    “怎么了?”

    “呵呵,我老婆跑了!”曾强在抬头的时候,已经是眼圈通红。

    “跑了?”芳姐惊愕。

    “恩,芳姐,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爸做养殖大棚赔了之后,我和我老婆就总吵架。”曾强闷了一口预调酒之后:“……其实我应聘司机之前,我老婆就已经跑了!”

    “你跟我们撒谎?!”芳姐皱起了眉头。

    “我是怕跟你们说,自己没有家,没有老婆,你们不能用我。”曾强搓着脸蛋子,低声回应道:“芳姐,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才跟您撒了谎!”

    芳姐看着眼圈通红的曾强,略有些同情:“为什么跑啊?”

    “她其实早就跟着我家会计,只不过是,我家好的时候,别人跟我说,我都不信……呵呵!”曾强痛苦的一笑:“等我家不好了,我察觉到了,但也晚了!”

    “那你们是正式离婚了吗??”

    “我家在小山村里,结婚的时候就操办了一下,根本都没领证,还有啥正式离婚啊!”曾强摇头说道:“她把我爸看病的存折偷了,直接就消失了……!”

    “……你也够可怜的。”

    “唉,我都看开了,生活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曾强摆了摆手,叹息一声说道:“我老婆长的很漂亮,跟我在一块的时候,要了三十万的彩礼钱,这在我们那块都是天价了!可我那时候就是喜欢她,别人跟我说,她跟我在一块就是为钱,但我从来没信过……可现在啊,我发现有的时候,旁观的人看的确实比当事人要清楚!”

    “那你恨她吗?”芳姐莫名的也眼圈通红的问道,因为她想起了阿东,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个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青年,猛烈追求自己的时候。

    “不恨!”

    “为什么?”

    “因为有些人,注定就不会陪伴你一生,所以,他要真想离开,那你再怎么挽留都是没用处的……!”曾强喝着酒,声音富有磁性:“我不恨她!只恨我自己,当初家里好的时候,什么都没学会……不过现在也不晚,我还年轻!!我还有机会告诉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你们他妈的看错了,我曾强没有一折到底!”

    芳姐盯着曾强那一副表情认真的脸颊,举起酒杯说道:“谢谢你,小强!”

    “希望你开心,芳姐。”

    “我会的。”

    话音落,二人举杯一饮而尽。

    ps:另外一章,在八点二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