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75 围剿乔治
    当天夜里。?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芳姐彻底喝到断片,甚至完全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

    第二天一早。

    曾强穿着三角裤衩,坐在床上,看着芳姐极力解释道:“芳姐,我……我……我真的不是……我真的不记得,我是怎么留在这儿的……!”

    芳姐背对着曾强,盘腿坐在床上,抽着烟,一声不吭。

    “姐,你听我说……!”

    “说什么?”芳姐话语清冷的问道。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们喝多了……!”

    “小强,你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阿东。”芳姐叹息一声后,直接摆手说道:“抽屉里有一张卡,里面有十几万吧,密码是我生日……你拿着,走吧!”

    “芳姐,你什么意思?”

    “你芳姐岁数大了,心累了,没心思玩了……!”芳姐再次摆手:“你拿着,走吧!”

    “芳姐,我没有别的意思!!”

    “把你的衣服穿上,拿着卡,滚吧!”芳姐回过头,皱眉喝问道:“十几万,不够吗?!不够打发你这个穷小子吗?”

    “……!”曾强攥拳坐在床上吼道:“我和他不一样!”

    “我觉得一样!”

    “……!”曾强无言以对。

    “快点走!”芳姐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曾强坐在床上,使劲儿搓了搓自己的脸蛋子之后,就无声的穿上了衣服。

    十几分钟后。

    芳姐盘起头发,已经坐在餐厅内,开始一如往常的吃起了早餐,而曾强穿好衣服,洗完脸之后,低头也走进了餐厅。

    “……!”芳姐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声没坑。

    “啪嗒!”

    曾强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放在桌上,轻声说了一句:“姐,车钥匙还给你,银行卡我没拿,这月工资也不用结了!”

    芳姐头都没抬。

    “……你也看错我了,我和他不一样。”曾强沉默半晌后,挠着鼻子继续说道:“盆栽多浇水,每天看着它,你心情会好一点!照顾好自己吧,你在怎样痛苦,其实……也无法触动他!给你工作一回,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芳姐握着三明治的手停顿一下后,就继续吃着,没有吭声。

    “我走了!”

    话音落,曾强转身离去,芳姐没有挽留,至始至终也没有说话。

    ……

    出门之后,曾强直接扣掉手机卡,掰折扔进了垃圾桶,随即换了一张新卡之后,就拨通了他一直养着的狱友立达电话。

    “昨晚给你打电话,你为啥没接啊?”立达问道。

    “我在芳姐这儿!”

    “我艹,你可以啊!”立达惊呼着调侃道:“二百多斤的选手,你都给突突了?!我就想问问你,悬乎不?”

    “别jb跟我扯淡!”曾强烦躁的骂道。

    “呵呵!”立达一笑后,忍不住赞叹道:“哎,你路子真野!我确实没想到,你还真能榜上了这娘们!”

    “我辞职了。”曾强话语简洁。

    “辞职了?!”立达惊愕:“你有病啊?!咱二百多斤的体重都忍了,这时候你辞职了?那不白突突她了吗?”

    “……这时候走,是好事儿!”曾强叹息一声,摇头说道:“你不懂,她会找我的。”

    ……

    法国,巴黎。

    自从王凯折了之后,乔治就躲了起来,甚至连泰瑞都不知道他在哪儿,而华胜卡曼的所有员工都失联了之后,他立即通过关系联系上了姆巴索,祈求他出面讲和,但却被姆巴索直接拒绝。

    无奈之下,乔治逼不得已启动了泰瑞,让他特意飞了一趟几内亚。

    科纳克里,喜来登酒店。

    “咣当!”

    李英姬推开客房门之后,冲着躺在床上,一直发烧的林军说道:“泰瑞来了!”

    “就他自己?”林军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的问道。

    “恩,就自己!”

    “让他等一会,我马上起来!”

    “好!”

    话音落,李英姬迈步走出包房。

    ……

    二十分钟后,会议室,被数把手枪指着脑袋的泰瑞,坐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的冲林军喊道:“林总,您可算来了,您的朋友……!”

    “啪!”

    林军上前就是一个嘴巴子,随即指着泰瑞的胸口说道:“没给你扔出去喂鬣狗,就算照顾你了!”

    泰瑞被抽的脸蛋子红肿,坐在沙发上,竟咬牙继续说道:“您只要能出气,我怎样都行!”

    “乔治不死,我这口气出不完!”林军提着裤线坐在泰瑞对面,随即问道:“说你想说的!”

    “所有的问题,都是王凯引起的,但乔治先生毕竟是牵头人,所以他愿意补偿给融府大笔资金,希望咱们能继续合作……!”

    “呵呵!”林军摸着脑袋一笑:“他是不是还没睡醒呢?!合作?行啊,你问问他敢来几内亚跟我谈吗?”

    泰瑞轻声问道:“林先生,这事儿就没缓儿了吗?”

    “……!”林军阴着脸没有回话。

    “好吧。”泰瑞皱眉插着手掌,张嘴继续说道:“那您怎么打算处理华胜卡曼的这个矿呢?!它毕竟还有王凯和乔治先生的股份,您无法做到完全控制他!”

    “你来不就是谈这个事儿吗?”林军翘着二郎腿,一边喝水吃着感冒药,一边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我明告诉你,华胜卡曼的矿,如果乔治不把他自己和王凯的股份抽出去,那我宁可就是让它闲着,烂掉!也不会让一克拉的钻石拉出去,给乔治带来利润……!”

    “这样的话,您自己也无法从这个矿中取得利润啊!”泰瑞皱眉。

    “……只要乔治拿不到,我怎么都行。”林军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泰瑞听到这话后,稍稍沉默数秒,抬头继续说道:“好吧,乔治先生愿意以一千万美金的价格,卖掉他和王凯的股份!林先生,以这个价格变卖,就等于白送您了!”

    “我没有一千万!”林军直接摇头。

    “……林先生,中国有句话叫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我再告诉你一句话,叫斩草要除根!”林军直接站起身,指着泰瑞说道:“他和王凯的股份要想卖,价格要让我来订!另外你告诉他,以后尽量别来非洲,但凡让我知道他在哪儿,他都好不了!”

    话音落,林军迈步就往外走。

    “那您能订多少价格呢?”泰瑞喊着冲林军背影问道。

    “你给的价格一半!”林军推开门,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应道:“他不卖,这个矿就他妈谁都别开了!”

    ……

    与此同时,国内东北。

    “涛,北j的关系,想要见见你!”一个中年在电话内,轻声冲白涛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