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77 贪
    h市,白涛集团旗下的国会娱乐会所。r?an w?e?n w?ww.ranwena`com

    沈金宏电话响了之后,就拿起手机转过身,微笑着冲身旁的一个中年说道:“老李,你坐一会哈,我出去接个电话!”

    “没事儿,你忙你的。”

    “小铎,陪好老李。”沈金宏伸手拍了拍王铎的肩膀。

    “你去你的。”王铎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后,就看着老李说道:“李哥,我身上有伤,不能喝酒哈!这样,我让我宝贝儿陪你,你要给她喝多了,我就让你把她领走。”

    “哈哈!”老李一笑,龇牙问道:“你咋的了,受啥伤了?”

    “唉,别提了,在s家庄让疯狗咬了一口。”王铎至今回忆沙红刚拿枪追自己的场景时,双腿都哆嗦,所以他跑回本市之后,不知不觉的已经变得低调了不少。

    话音落,众人推杯换盏,继续开喝。

    ……

    门外。

    “喂,涛,咋的了?”沈金宏掏出烟盒,接通了白涛的电话。

    “满北伐刚刚给我打电话了……!”白涛把话说了半句后,就没再吭声。

    沈金宏听完这话,先是眨了眨眼睛,随即把烟点燃后,才用调侃的语气问道:“这个满北伐,还跟你告状了?他不知道咱俩是一家的啊,呵呵。”

    “金宏,满北伐在这块地皮旁边,已经干完一二期了,所以现在你要把地皮截了,那就等于给他公司未来一两年的计划全打乱了。”白涛沉吟半晌后,皱眉补充道:“……最近咱和融府整的不太好,s家庄那边也一直在追查付饶的事儿,所以我的意思,这时候做事儿别太赶,你明白吗?”

    “恩,你的意思我明白。”沈金宏抽了口烟,稍稍停顿一下后,就干笑着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这个事儿不太好办。因为这事儿的前因后果你不了解,满北伐看上的这块地,不是我直接买断的,而是这个老棉纺厂的老板,直接拿地皮入股,要跟我共同开发楼盘!所以,现在我就是想把地皮转卖给满北伐,也办不到了,因为我和棉纺厂的老李已经签完合同了!”

    “……!”白涛听到这话后,皱着眉头,没有吭声。

    “涛,要不这样,这事儿我去跟满北伐谈,实在不行,我给他点补偿,把市区里一块地皮让给他。”沈金宏感觉到白涛有些不满,所以紧跟着又补充道:“我现在是已经答应了老李,所以整的有点骑虎难下了。如果不继续干下去,那我和老李肯定就闹掰了,而且之前的关系也白找了!况且,你说咱公司也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这放着钱不挣,那还做地产干啥?!这生意上的竞争,咱各凭本事,如果满北伐自己行,那地皮也不会到我这儿,你说呢?”

    “……!”白涛还是没有回话。

    “我去跟他商量商量,谈一谈,把话说开了。”沈金宏裹着烟头,再次补充道。

    “恩,那你跟他谈谈吧。”白涛一听沈金宏张嘴就把话说死了后,嘴上也就没有再劝,因为劝也没用了。

    “呵呵,你在外面好好办事儿,别跟着家里着急上火的。你放心,这边的事儿,我会处理的。”沈金宏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你心里有数就行!”

    “哎,那你先忙,等我回头跟满北伐见完,再给你打电话。”

    “恩!”

    “好,那先这样!”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沈金宏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后,推开门就喊了一声:“王铎,你出来一下!”

    数秒后,王铎迈步走出了包房问道:“咋了?”

    “这样,老棉纺厂的地皮,咱算茂名一股,给他百分之五的干利润。”沈金宏想了一下后,继续补充道:“这事儿回头你找茂名的媳妇谈,让他派个熟脸进公司拿股份!”

    “为啥啊?”王铎不解的问道。

    “……我抢满北伐的地皮,事先没跟涛打招呼!而涛这个人心思又很细,所以我怕他误会,觉得我太贪!”沈金宏一笑:“如果把茂名拉进来,跟咱一块吃点肉,那他回头自己就帮咱跟白涛解释了!哎,花钱走个人情呗……!”

    “茂名的媳妇能拿股份吗?”王铎有点不托底的问道。

    “茂名做事儿滴水不漏!咱都在一个锅里吃饭,我主动给他股份,他如果都不要的话,那以后还咋处了?”沈金宏非常肯定的说道:“你放心吧,这股份他肯定能收下!”

    “行,我知道了。”王铎点头。

    ……

    与此同时,北j的车内。

    “老沈咋说?”茂名冲白涛问道。

    “能咋说?咬到嘴里的肉,不愿意吐出来呗。”白涛叹息一声,手里掐着电话继续说道:“他跟我说,他会去找满北伐谈一下,适时的补偿一下对方!”

    “……咱也没几天就回去了,让他先跟满北伐谈一下也行。等你回去之后,如果满北伐心里还有气儿的话,不行咱再找他一次。”茂名挠着鼻子,轻声补充道:“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啊,咱还是尽量别掐着满北伐的脖子办事儿……给他惹急眼了,他也挺难整的。”

    “是呗!”白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你眯一会吧,到地方我叫你!”

    “恩,我歇一会。”白涛插着手,就靠在汽车椅背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

    与白涛通完电话之后,沈金宏并没有马上去给满北伐打电话。因为一来是棉纺厂的老李就在包房内,所以叫满北伐来了,俩人会很尴尬;二来是沈金宏觉得这事儿就不能太主动,因为你越主动,就越显得你这事儿不占理。

    所以,沈金宏觉得明天找个熟人,蹿腾个酒局后,再叫满北伐过来谈一下,那就可以了。

    挂断电话后,沈金宏就再次回到了包房。但屁股还没等坐热乎,门外有个经理就走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他啥时候来的?”沈金宏听完之后,扭头就冲经理问道。

    “刚到,在舞池呢。”

    “你照看一下,我一会下去跟他喝点。”沈金宏想了一下后,轻声嘱咐了一句。

    “行!”经理点了点头。

    ……

    另外一头,满北伐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等到沈金宏的电话,随即脸色阴沉的冲办公桌旁边的一青年问道:“打听出来,他在哪儿了吗?”

    “在国会喝酒呢。”青年点头回了一声。

    “走!”满北伐直接站起了身。

    “你不给白涛打个电话啊?”一直给满北伐出主意的朋友轻声问道。

    “不打,我也去喝酒。”满北伐拿起外套,大步流星的就奔着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屋内十多个同样陪满北伐等了一个多小时的青年,全部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