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78 给不给?
    国会酒吧的舞池内。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季康依旧梳着亮眼的粉色小刘海,坐在卡台内和七八个岁数比他小很多的社会二流子喝着酒,唠着磕。

    如果把现代的混子圈,比作是一个江湖,那在这个江湖里,会有令狐冲这样的侠客,有段延庆式的恶人,有岳不群之类的伪君子,更有辉煌到令人膜拜的领袖和绝世高手……

    但季康似乎跟他们都不一样,并且如果非要给他定位的话,那他很可能是一个东方不败和海公公的合体版。

    因为季康这个人,你要说他糊涂,他其实比谁活的都他妈洒脱。因为他在这个圈里混,对自身的物质要求并不高!无非就是自己犯精神病了,让组织给拿点钱看病,买药!除此之外,最多也就是保证他要吃好,喝好,玩好。

    总之,只要让他不缺钱花,那他就可以卖命。当然,他卖命的对象只有沈金宏一方和茂名一人。

    平时,季康心里是能感觉到所有人都有点瞧不起他的,但他对这事儿不在乎,更没有啥心里波动,并且自己也时刻保持着一种,你要不愿意搭理我,那我就离你们远点的态度。

    所以,如果不是有啥事儿要办,那季康更愿意跟社会上没成名的小混子接触。因为这帮人在一块,不存在谁看不起谁,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喝多了就吐,喝死了就拉倒。

    而这也正是季康不糊涂的地方,不争,不抢,只抱着有一天就乐呵一天的态度,所以他在这一点上,很像一个变态的东方不败。因为他表面上不被理解,但心里该明白的其实都明白……

    但之所以说他还有点像海公公,那是因为这货没事儿是真犯病啊,经常干出一些,别人完全看不懂的事儿!

    比如今天,季康就莫名其妙的恋爱了。

    ……

    事情的起因是,大堂经理上楼找了沈金宏之后,就立即拎下来两瓶好酒,给坐在v01卡台的客人送了过去,而他送的时候,正好就被季康看见了。

    “给我的酒啊?”季康大刺刺的问了一句。

    “呃……不是,这是沈总送给一朋友的。”经理被问的一愣后,笑着解释道:“你要喝,一会我再给你拿一瓶!”

    “艹,看把你吓的。”季康撇嘴骂道:“我喝得起啊,不白蹭你的!一会你给我也送两瓶!”

    “呵呵,行!”经理笑着点头。

    话音落,季康转身就要去厕所。但就在转身的过程中,却无意的看见了一位长发飘飘,并且穿着紧身牛仔裤和粉色t恤的姑娘……

    紧身牛仔裤可以在季康这儿完全忽略,但他天生就对粉色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迷.恋,所以,他眨巴眨巴眼睛后,紧跟着又冲经理问道:“你这酒,是送给那娘们那桌吗?”

    “咋了?”经理一愣。

    “艹,我问你是不是,你咋地个jb啊!”季康皱眉再次问道。

    “是啊!”

    “来,你把酒给我。”

    “干啥啊?”

    “艹,我给她送去。”季康说话间就把两瓶酒抢了下来,并且迈步就往姑娘的那一桌走。

    “哎,康哥,你不认识这个人吗?”经理追着问了一句。

    “刷!”

    季康猛然回头:“她是哪个大哥的小蜜啊?”

    “……那倒不是!”

    “那我认识她干个jb!”季康骂了一句后,拎着酒瓶子就去了姑娘那一桌。

    ……

    与此同时,国会娱乐会所门外。

    滴酒未沾的满北伐,背手领着六七个人,迈步就走进了大厅。而他也没去舞池那边,只步伐很稳的去了楼上ktv区。

    几分钟之后。

    “是这个包房吗?”满北伐笑着问了一句。

    “啊!”身后的青年点了点头。

    “呵呵,进去看看!”

    话音落,满北伐直接推门就走进了室内,而他一进去,屋内的老李,沈金宏,还有王铎就全愣住了。

    “……哎呦,这么巧哈,你咋过来了呢!北伐?”老李率先站起身,跟满北伐打了个招呼。

    “一个朋友,叫我过来喝两杯酒,我听说你们在楼上,就过来看看。”满北伐扫了一眼后,笑着指着老李说道:“我正找你呢!”

    “呵呵,来来,坐下说!”老李虽然极度尴尬,但还是脸上保持笑容的招呼道。

    “今天要是碰不到你,我也想着,明天请你喝一顿呢。”满北伐一边往屋内走,一边话语随意的问道:“哎,咱俩的合同,哪天能签啊?!”

    “……!”老李斜眼看了一眼沈金宏,也没敢接这话。因为如果不是沈金宏承诺在背后给他撑腰,他是绝对不敢临到签合同之前,才把满北伐玩了。

    “北伐啊,白涛给我打电话了。”沈金宏立即插了一句,并且迈步绕过大理石桌子,笑着继续说道:“呵呵,要不是今天挺晚的,我就找你了!”

    “你找我干啥啊?”满北伐歪脖问道。

    “说说地皮的事儿呗。”

    “你想怎么说?”

    “是这样哈,我现在已经跟老李签完合同了,而且这边公司也开始做预算了……!”沈金宏张嘴就要打太极拳。

    “沈金宏,事儿你都干了,再拿话拖着我,真没啥意思。”满北伐直接摆手回应道:“你就给我扔一句准话,这块地皮,你能不能还给我!”

    “……!”沈金宏看着满北伐,笑容不变的回问道:“是你,你签完合同,还能把地皮吐出来吗?”

    “是我的话,我压根不会签这个合同!”满北伐话语干脆的回应道。

    “呵呵!”沈金宏摸了摸脑袋,语气也有点怒气的问道:“合同没签,我是不是有竞争的权利?”

    “我问的不是你有啥权利,我就问,这个地皮,你能不能还给我!”满北伐此刻的状态,已经不像是西装革履的老板了,而更像是他没成名之前,那个处于原始积累阶段,分毫必争的江湖大哥。

    话到这里,屋内的气氛有些僵住。

    “北伐,有事儿坐下来谈!”老李笑呵呵的打了个圆场。

    “你一墙头草,我跟你谈个jb!”满北伐骂了一句后,扭头再次看向沈金宏。

    “刷!”

    王铎直接站起身,张嘴喝问道:“满北伐,这块地皮写你名了,是吗?你怎么那么霸道呢?!你看上了,别人就不能买了?”

    “……给不给?”满北伐没搭理王铎,而是扭头继续看着沈金宏问道。

    “给不了!”沈金宏面无表情的摇头。

    “沈金宏,这做人呐,失势的时候别软,得势的时候也别狂!”满北伐沉默数秒后,笑着指着他说道:“地皮你就是白给我,我都不要了!祝你财源广进!”

    “呵呵,谢谢!”沈金宏一笑。

    话音落,满北伐笑呵呵的转身就走。

    “金宏,满北伐……不会瞎整吧?”老李站在原地琢磨了半天后,心里有些不托底地问道。

    “我们拿他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事儿的。”沈金宏此刻心里对满北伐的感觉,还停留在他前几次事儿的忍让上。

    “你俩要单独谈,那说啥都无所谓,但屋里这么多人,你让他下不来台……!”老李把话说了一半。

    沈金宏听到这话,略微沉默一下回应道:“明天我再找人跟他唠唠吧!”

    “对,谈谈好!”老李立即附和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