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80 一言不合就拉闸
    ktv包房内。?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小锐领着两个兄弟冲进屋内之后,直接端起了五连发:“艹你妈的,全都给我别动!”

    话音落,屋内的沈金宏,老李,还有王铎等七八个人,全部呆愣。

    “你要干什么啊?”沈金宏回过神来之后,直接站起身,棱着眼珠子问了一句。

    “呼啦啦!”

    紧跟着,沙发上除了老李之外,其他人也全都站了起来,包括最怂的王铎。

    “把枪放下!”

    “经理!”

    “……!”

    一阵呼喊后,王铎和其他人,一边抄起桌上的酒瓶子,一边就冲包房外面喊着。

    “经理你妈b!”小锐撇嘴骂了一句后,甩头冲同伴招呼道:“全剁了!给咱沈大哥篮子摘出来晾晾!”

    “嗖嗖!”

    两个同伴听到小锐的话之后,直接一人拎着一把砍刀,就奔着沈金宏窜了过去。

    “艹你妈的,别动!”

    “噗嗤!”

    “噗嗤!”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青年窜上去就是一顿片刀,瞬间砍了对伙两人后,刀刃就奔着沈金宏轮去。

    “刷!”

    沈金宏后退着一抬胳膊,右小臂当场就被斜着干出一大口子。随即他左侧的青年,咬着牙就用后背护住了他。

    “噗,噗噗……!”

    小锐的同伴,眨眼间就冲着沈金宏和他连续剁了五六刀,但大多都砍在替沈金宏挡刀的小伙身上。

    “艹你妈!”

    与此同时,王铎即使此刻心里有点哆嗦,但在这种场合里他也不敢扔下沈金宏单独跑,所以他闭着眼珠子,抡起酒瓶子就要冲砍沈金宏的小伙脑袋砸去。

    “嘭!”

    小锐端着枪,一脚就踹在了王铎腰上。

    “咕咚!”

    王铎坐在地上之后,再一抬头时,小锐的枪已经顶在他脑袋上了。

    “艹你妈,你再动一下我看看?”小锐咬牙呵斥道。

    王铎攥着酒瓶子,一时间有些慌神。

    “噗嗤!”

    就在这慌神的时候,小锐另外一个兄弟,回头一刀就砍在了王铎的脑门上。

    “跪下!”小锐调转枪口指着沈金宏喊道。

    “跪不下!”沈金宏几乎没有任何思索的回应道。

    “艹你妈的,你比谁多两条命咋地?”小锐同伴左手掏出军刺,对着沈金宏的大腿就是一刀,扎的极深!

    “踏踏!”

    沈金宏后退着一个踉跄。

    “跪下!”小锐再喊。

    “跪不下!”

    “噗嗤!”

    “艹你妈,跪下!”

    “跪不下!你开枪干死我!”沈金宏在腿上挨了两刀,小腹部挨了一刀后,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塌腰的跪下去!

    ……

    与此同时,这边干起来了之后,季康和黎雨落竟也叮咣的怼起来了!

    在听到包房那边有咒骂声之后,季康也顾不上犹豫是插.前面,还是走后面了,他左手提着裤子,右手推开门就要往外面走。

    “你干啥去?”黎雨落胡乱提上裤子后,拽着季康问道。

    “那屋干起来了,你他妈没听见啊?”

    “你去有啥用?”

    “你放屁,金宏给我钱花!我能不去吗?”季康话语非常实在的骂道:“滚犊子!”

    “你别去,对伙敢来国会,手里肯定有枪,你去你也挨干!”

    “有枪多个jb!”

    “你是不是虎?”

    “咋地?”

    “哎哎,这有电闸!”明显是害怕一块跟着吃锅烙的黎雨落,在与季康撕扯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这个仓库间的墙壁上有电箱。

    季康一愣,恍惚间就想起了大旗当初送菜刀的故事!

    那也是一场斗殴!

    也跟电闸有关……

    ……

    包房内。

    “艹你妈,捅他!往他肾上捅!!”小锐继续招呼着两个同伴,枪口指着沈金宏吼道。

    话音落,二人掏刀就要再扎老沈!

    “刷!”

    就在此刻,屋内连同走廊,霎时间一片漆黑,而在场的所有人,短时间内全部愣住,沉默!

    ……

    走廊口的仓库间内。

    “嘭!”

    一声闷响,季康直接飞出半米远砸在了地上,并且一边浑身抽搐,一边翻着白眼。

    “滋啦啦!”

    电闸箱四周噼里啪啦的冒起一阵火星字。

    “我艹你妈妈呀!”

    黎雨落反应过来后,一边奔着季康跑去,一边费解的骂道:“你四不四虎啊?拉闸也不能拿手生往里拽啊!这他妈要没有安全开关,你就糊了……!”

    “手……!”季康脑袋嗡嗡的喊了一句。

    “刷!”

    黎雨落低头一看,先是小嘴o起后,才惊呼着说道:“艹,真糊了?”

    ……

    包房内。

    “啪!”

    屋内灯黑了之后,沈金宏一把就抓住小锐的五连发枪管子,想夺枪。但小锐把枪握的很死,所以他连续拽了两下后,都没拽下来。

    “嘭!”

    紧跟着王铎从原地暴起,拿身体扛了一下小锐后喊道:“跑!”

    话音落,屋内一片混乱,五六个人伸手就按住了小锐的两个兄弟,但众人在黑暗中撕扯的时候,这俩小伙拿着刀一顿乱砍,就将众人驱散。

    再过十几秒,走廊内有人喊道:“这是哪屋干起来了,灯他妈咋黑了?”

    ……

    几分钟后。

    “噗咚,噗咚!”

    小锐和两个同伴从二楼跳下来了之后,直接就冲停在路边的轿车摆手:“走!”

    “翁!”

    司机轰着油门,迅速离开了街道。

    “啪!”

    小锐拿起手机,拨通了满北伐的电话。

    “怎么样?”

    “给沈金宏捅了,没开枪。”小锐话语简洁。

    “他怎么样?”满北伐沉默一下又问。

    “干了四刀,有一刀扎肚子上了。”

    “好,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

    与此同时,国会二楼内,沈金宏满身是血的倒在了走廊里。

    “哥,你没事儿吧!”

    “沈哥,沈哥!”

    “……!”

    赶过来的国会工作人员,一边呼喊着,一边就扶起来了他。但抬起来后却发现,沈金宏的小腹明显肿胀了起来。

    “……快送医院!”

    “沈哥,没事儿吧?”一个经理问道。

    沈金宏胸腔宛若快要裂开一般,大脑极度眩晕,根本无法回话。

    ……

    半小时后。

    “滴玲玲!”

    满北伐的电话响起,随即他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皱眉按了接听键,开了免提。

    “你什么意思啊?”白涛的声音泛起。

    “什么,什么意思?”

    “沈金宏跟谁吃饭,你知不知道?”白涛问。

    “知道啊!”满北伐毫不犹豫的点头。

    “你他妈知道就行!”白涛声音阴冷的说完后,就挂断了手机。

    “他爱jb跟谁吃饭,就跟谁吃饭,但我没饭吃肯定不行。”满北伐看着手机,轻声呢喃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