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81 见面聚聚
    两天后,林军等人先返回了长c,随即又去了吉林那边的工地看了一眼。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

    “年底之前,工地基本就全完事儿了。”张世峰笑着说道:“这钱儿一不缺,啥事儿都好办啊。”

    “赶紧整完开业吧。”林军背手走在砂石路上,皱眉说道:“从这个地方一动工开始,咱就没消停过。开业之前,你整个大师来看看,妈的,去去晦气!”

    “呵呵,你咋还信这玩应了呢?”张世峰愣了一下后,笑着问道。

    “不是我信,是咱公司挺多人心里都犯嘀咕啊。”林军无奈的回应道:“这种谣言挺烦人,花点钱,给他们嘴堵上。”

    “行,那就叫一个过来看看呗。”张世峰点了点头。

    “过几天我还要再出去一趟,去缅甸看看,工地这边你多费心吧。”林军补充了一句。

    “呵呵,就跟你在家的时候,天天能来工地似的。”张世峰撇了撇嘴,岔开话题问道:“哎,天儿没跟你回来啊?”

    “……向辉不是在永昌那儿翻出来钱了吗?天叔在那儿跟他和夏华宇分赃呢。”林军停顿一下后,张嘴继续说道:“顺便处理一下大汉的事儿。”

    “……!”张世峰听到这话后,知道林军心里不得劲儿,所以表情严肃的问道:“大汉……回来吗?”

    “回来!”林军点头:“我准备在他老家给他买块地,修个墓!”

    “有点招摇吧?”

    “人都没了,招摇点又怎么了?!”林军皱眉回道:“他是犯罪了,但人也没了!公安局想查就让他查呗,但总不能人死了,连一块埋的地方都不给吧?”

    “……这事儿我来弄吧。”

    “行!”林军点头。

    话音落,二人领着十几个高层,再次围着工地走了一圈后,就坐车往酒店赶去。

    ……

    当天晚上,林军把电话关机,房门反锁之后,就啥都没想,只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

    林军刚到酒店餐厅,准备吃饭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

    “刷!”

    林军一边剥着鸡蛋,一边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顿时皱眉嘀咕了一句:“他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谁啊?”张世忠八卦之火浓郁的问道。

    “……你不认识。”林军回了一句后,就直接接起了手机。

    “喂?”满北伐的声音响起。

    “……你咋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呢?”贺相霖倒了之后,林军一次都没跟满北伐联系过。一来是满北伐暗中帮忙白涛这事儿,让他不满;二来是子然和林伟对他极为反感,所以双方一直保持着距离。

    “呵呵,我过两天去吉l办点事儿,想着你在那儿,就给打个电话呗。”满北伐一笑。

    “来干啥啊?”林军咬着鸡蛋问道。

    “谈个项目!”

    “啊!”林军应了一声后,也没有马上接话,更没有主动说你过来,我招待招待你的话。

    “……你有事儿吗,咱抽空见一面啊?!”满北伐沉默数秒后,主动问了一句。

    “啥时候啊?”林军挠了挠鼻子。

    “明天就到!”

    “……呵呵,你是不是有事儿啊?”林军笑着反问。

    “恩,有点小事儿。”满北伐这回没有隐瞒。

    “那行,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林军点头。

    “好叻!”

    话音落,二人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谁啊,我不认识?”张世忠好奇的问道。

    “满北伐!”林军吃掉最后一块鸡蛋后,就擦了擦手回应道。

    “……他?我听林伟提过他,他不是跟咱不太对付吗?”张世忠眨了眨眼睛。

    “你吃吧,我打两个电话!”林军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拿着手机就奔着窗口处走去。

    ……

    几分钟后。

    林军拨通了阿哲的电话。

    “喂?啥任务!”

    “动用你的人,给我打听打听,最近满北伐是不是和白涛之间有点啥事儿。”林军挠着鼻子回应道。

    “……好!”阿哲话语干脆的应道。

    “我等你电话!”

    话音落,二人结束通话,随即林军又拨通了天叔的手机号码,与他轻声交谈了起来。

    ……

    东北,h市。

    沈金宏躺在医院病床上,被人喂着喝了一碗小米粥,随即耳朵上夹着电话,就跟白涛交流了起来。

    “没想到……我是真没想到……满北伐能敢这么干……!”沈金宏自嘲着说道:“我小看他了。”

    “金宏,有啥事儿,等我回去说!”白涛几乎没有任何思索的回应道:“有我在,你不会白进医院的。”

    “给你添麻烦了,涛!”沈金宏嗓音沙哑:“呵呵,我这混了半辈子,让俩小孩给干了!磕碜呐!”

    “金宏啊,这两家人既然绑在一块干,就不要说客气话!你能进来跟我分享利益,我就能在你失败的时候,跟你共同承担风险!你好好养伤,我最多一两天就到家!”白涛话语简洁的安慰着,并且一句埋怨的话都没说。

    “……涛,你对我啥样,我心里有数!”

    “等我回去吧。”

    “好!”

    话音落,二人挂断手机。

    ……

    北j,酒店内。

    “掐耳朵根子嘱咐他一万遍,这时候别跟满北伐拿架儿,抢了人家地皮,就赶紧跟人家好好说说。”茂名叹息一声回应道:“这下好了,让俩小孩给干了,你说,丢不丢人!”

    “……!”白涛没有吭声:“这时候埋怨他已经没用了。而且沈金宏进公司之后,也给咱干了不少脏活,这挣钱的时候,你管人家叫沈总,稍微一惹点事儿,你就骂他是王八蛋!这么干,不仁义啊。”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茂名无奈的点头:“但我总觉得他对公司的感情,跟咱不一样!如果是我,或者是付饶,再或者是大龙,那没有人会在公司跟融府闹僵的时候,为了点钱,去得罪满北伐,你说呢?”

    “呵呵!”白涛听到这话一笑:“你们跟我多少年了,他跟我多少年?这能比吗?!人都有私心,这是正常的。”

    “你猜满北伐现在会在哪儿?”茂名直接岔开话题问道。

    “……!”白涛低头沉默数秒后抬头:“去吉林了?”

    ……

    当天中午,满北伐就到了吉l,但没有立即联系林军,而是找了酒店暂时住下。

    与此同时,阿哲给林军回了个电话。

    “喂?”

    “满北伐因为一块地皮,找人给沈金宏干了。”

    “……!”林军听到这话后,挠了挠鼻子回应道:“我就说嘛,他要是顺风顺水的,不会莫名其妙的来吉l,非要跟我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