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95 飞龙宾馆内部会议
    一日后。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林军回到了东北长c,随即立马约见了周天,张世峰,还有方圆。

    四人聚齐之后,林军坐在沙发上说道:“满北伐的事儿,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众人听到这话后,面面相觑的都有没吭声,而林军扫了一眼众人的表情之后,心里就明白过来,自己走的这几天,家里这几个人的意见,依旧没有得到统一。

    “……与满北伐合作的事儿,我考虑再三后,决定让融府放弃。”林军插着手,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既然决定了,这个事儿就不会在单独拿出来讨论了。”

    周天听到这话后,眼神发愣,而张世峰沉吟半晌后,点头回应道:“我赞同这个决定!”

    “天叔,既然融府不同意和满北伐展开合作,那我也就没有见他的必要了!”林军沉吟半晌后,冲着天叔补充道:“咱们这边的决定,由你告诉他就行,具体方法,你自己衡量就行!”

    “……恩!”天叔低着脑袋点了点头。

    “正事儿说完,我说两句题外话昂!”林军喘息一声后,面容严肃的继续补充道:“公司今后肯定不会只遇到这一件有分歧的事儿,所以当咱们这个几个高层,包括小乐,于亮,勋哥和他们,在某一件事儿上各有看法的时候,是可以在桌面上进行讨论的!甚至吵起来,骂起来也都正常!但是!!在桌面上吵完之后,你们要马上各自调整情绪,不要把桌上说过的重话,难听的话,甚至是一些想法,带到桌下去。这是底线!”

    “……恩!”

    三人全部点头。

    “行,那剩下的你们唠吧,我这几天喝了起码得有两三斤白酒,脑袋一直嗡嗡的。”林军扶腿站起身后,摆手说道:“不跟你们扯了,我回屋眯一会!”

    话音落,林军迈步就走出了办公室。

    “天儿,晚上我请你喝酒!”张世峰沉默半晌后,笑着说了一句。

    “……咱俩还用扯这个吗?!你不同意,也是为公司好。”周天无语一笑:“晚上我请你!”

    “妥了,我蹭饭!”方圆话语简洁的插了一句。

    “呵呵!”

    三人相识一笑,根本就没在提满北伐的事儿。

    ……

    半小时之后。

    周天与峰哥分开之后,就去了林军房间,并且他进屋的时候,也没看见林军躺在床上休息,而是衣着整洁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你不说你困了吗?”周天调侃着问了一句。

    “……你要干的事儿没解决,我能睡着觉吗?”林军挠了挠头发。

    “你咋想的?”周天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你猜猜!”林军反问道。

    “让他去跟满北伐合作啊?”周天思考了一下后,轻声回应道。

    “峰哥和然哥都不同意,我如果硬让融府上这个事儿,那就是制造你们之间的矛盾。”林军搓着脸蛋子回应道:“手里有实体,而且能让我放心的,那也就他了呗!”

    “……军,你跟我说句实话,你觉没觉得,我在这件事儿上逼你表态了?”周天直言问道。

    “觉得了!”林军毫不犹豫的点头。

    “……!”周天拿着水瓶,无言以对。

    “但是!我之前逼你的事儿,你都办了,而且还都办好了……”林军笑着摊手说道:“叔,你对从融府只有付出,却从未提过要求。现在你说要干,我能怎么办呢?”

    “呵呵!”周天看着林军会心一笑,就没在吭声。

    ……

    当天晚上,浙j飞龙宾馆的内部绝对核心,全部赶到公司开会。

    刘小军,耿浩,范勇,还有近两年内加入到飞龙宾馆的数个高层,就是否回到h市,与满北伐签订土地买卖合同的事儿,展开了激烈讨论。

    “小军,我想问一下,融府为什么自己能签,但却不干这个事儿呢?”一位三十三四岁的青年,面色严肃的冲刘小军问道。

    “你想说什么?”刘小军松了松西服领口,皱眉回问道。

    “我想说的是,如果这是一件好事儿,或者说是一件能见到大利益的事儿,那我觉得融府是不会把它让给咱们干的。”青年话语简洁,思路清晰的说道:“我推测,融府这么做,无非以下两点原因,第一,这事儿不好干,弄不好有可能会折,第二,融府内部在这件事儿上有分歧,而分歧的来源,可以参照第一点原因,所以林总夹在中间没法平衡,这才把这个活儿甩给了咱们……!”

    耿浩,范勇,全部没有吭声。

    “你俩怎么看?”刘小军面无表情的冲二人问道。

    “……我能不死,是你和军哥念着情谊,所以在融府的任何事儿上,我都没有看法,他说要怎么干,那就怎么干呗!”耿浩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我都行!”范勇沉默半晌后,话语简洁:“听你的!”

    刘小军挠了挠鼻子,随即指着刚刚说话的那个青年问道:“小宏,你刚才叫他什么?”

    “林总……!”

    “嘭!”

    小宏的话刚说一半,刘小军直接拍着桌子站起:“你应该管他叫林总吗?”

    “……!”小宏咽了口唾沫后,就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哥,咱们也有兄弟啊,咱们也得对他们负责……!”

    “兄弟是怎么养起来的?!!谁给你拿钱养起来的,你还记不记得?”刘小军暴怒的指着小宏:“你把你心肝肺掏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晾一晾,行不行?”

    “……!”小宏低着头,没在吭声。

    “耿浩,你一会开完会,告诉财务把账本给我打印出来,发给他们仔细看一看!看看军哥每年从融府掏出来多少钱,养活这帮白眼狼!”刘小军脸色铁青的指着众人说完后,一边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一边话语简洁的命令道:“通知公司项目部,马上给我做目标地皮的建筑预算,需要实地考察,财务先拨款,后找我签字!”

    话音落,刘小军推门离去。

    “啪!”

    小宏点了根烟后,极为无奈的冲范勇说道:“……大哥,你能不能劝劝他,报恩也没有拿自己脑袋报的啊?!上回融府在果树园里干的事儿,到现在咱这边还在处理后遗症的问题……!”

    “你他妈有完没完?”耿浩直接张嘴骂道。

    小宏扫了一眼他,没有吭声。

    “都消消火吧!”范勇在中间劝了一句:“小军决定了,就别多说话了!”

    “……恩,我不说了。”小宏立即点头。

    ……

    与此同时。

    周天在离开林军哪儿之后,夏青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叔,大汉的骨灰,一两天内可能就会被运回去,我已经找完我同学了。”

    “好,谢谢你了,青凝!”

    “没事儿的,那你忙哈,我处理点事情!”

    “哎,等等!”周天叫了一声后,笑着说道:“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希望你还是能亲自送一趟骨灰……大勋很在乎这事儿,我怕万一路上遇到点临时情况,我们再跟你同学沟通,很麻烦!”

    “叔,你到底要干嘛?”夏青凝的大眼睛,顿时宛若小狐狸一般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