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96 服务区内的叔侄谈话
    “我能干嘛?”周天听完夏青凝的话,叹息着一声补充道:“大汉没身份,而且之前在国内还在逃,所以我怕回到这边后,一旦出现点啥麻烦事儿,那边大勋又得跟着着急上火的。?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这样,你要有时间,就帮帮忙,要没时间的话就算了,咱们电话沟通也行。”

    夏青凝咬了咬嘴唇:“好吧,那我就看看这几天哪天有空。”

    “麻烦了。”

    “没事儿的,正好我也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同学了。”夏青凝莞尔一笑:“叔,你身体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老毛病了,不碍事儿。”

    “林军他们都挺忙的,身体上的事儿,您自己注意一下吧。”夏青凝劝说道。

    “哎,好!”

    “那就这样,您先帮吧。”

    “好。

    “拜拜!”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

    第二天一早。

    林军跟峰哥还有方圆打了个招呼,声称自己要去帮光明办点事儿,顺便去外地跟天叔做一下复查,随即就离开了长c。

    下午,去往浙江的路上,叔侄二人在服务区休息时,周天突然冲林军问了一句:“哎,大侄子,这小凌涵也等了你好几年了吧?行不行你倒是给人家一句痛快话啊!我听说现在网上给一种,不承诺,不拒绝,不迎合的小年轻整了一个专属词,叫渣男!”

    “……!”林军楞了一下后:“你说我啊?”

    “你到底对人家凌涵有没有感觉啊?!”周天笑着追问道。

    “……你打听这事儿干啊?”

    “我他妈问问不行啊?”周天棱起了眼珠子。

    “唉。”林军叹息一声,皱眉回应道:“宛如没去世之前,我就认识凌涵,但那时候我对她的感觉,就一直止步于好感。而后来这宛如一没了,我心就凉透了……因为跟我在一起的这俩女人,不管是沈曼,还是宛如,一个都没落下好……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拿凌涵当个妹妹,而且我把该说的话,也都跟她说了……为了怕她误会,我还把她调到了s家庄,就避免两个人在一块越呆感情越深!”

    “你这样做是对的,不能给人家姑娘承诺,就别跟人家玩暧昧。”天叔表示赞同林军的做法。

    “但涵涵……!”林军也挺上火的欲言又止。

    “她好像陷的挺深的。”天叔补充了一句。

    “是呗。”林军点头,皱着说道:“跟她这样倔脾气的姑娘,你有些话又不能天天说,说多了,挺伤人的。”

    “感情这个事儿啊,一旦自己要认准了,那别人谁劝都是没用的,自己想开了,也就好了。”天叔背手叹息一声后,突然又说道:“军啊,以我的经验来说,这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靠着回忆过日子,所以过去的事儿,不论是悲是喜,那它都已经过去了。唉,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自己调整一下,就抓紧走出来吧。因为不管是小乐,方圆,还是亮子他们,早晚都有娶妻生子的一天,人家都很年轻,不可能天天陪着你打光棍啊……信叔的,这白头偕老,咱还得是找女的!”

    “呵呵!”林军一笑,随口说道:“他们都结婚了,我不还有你陪着呢吗?!”

    “叔……也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啊?!”周天沉吟半晌后,低头回了一句。

    “恩?”林军一愣。

    “万一那天我看到个合适的人,说不定,你叔还玩个闪婚呢。”周天抬起头时,满脸笑意的拍着林军肩膀说道:“找个能照顾你的,能懂你的,在正事儿忙完之后,好好享受享受家庭,这才是人生啊。”

    “……你适合干个婚恋公司,张嘴就是广告词啊。”林军一笑。

    “我跟你说正事儿呢,艹!”

    “……我知道,我也在努力调整自己。”林军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

    “心里有数就行。”周天背着手说道:“行,买两瓶水,买点吃的,咱俩走吧!估计满北伐也快到了。”

    “好!”林军点头。

    “一会我开五个小时吧,你自己跑,有点累!”

    “再累也用不着你啊,你这身板,万一开一开就睡着了,那人生就用不着享受了,直接结束了。”林军摆手拒绝。

    “呵呵,行,那你开吧!”周天一笑。

    ……

    西非,塞拉利昂。

    王凯死了之后,永昌公司就彻底陷入了瘫痪,而各地分公司的高层,也全部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开始心怀鬼胎。不少人看事儿不好,都已经分批次的转移自己财产,而心存野心的人,也在不停的通过关系,想搭上徐占年这条线,企图得到他的认可,从而接过永昌公司的盘子。

    而就在永昌公司内部争斗不断,四面楚歌之时,白涛带着付饶来到了这里……

    白涛到了之后,就组织二十几个齐聚在永昌公司分部的高层开会,但在会议过程中,大多数人根本不鸟白涛,而是展开了激烈的内部撕逼。

    “……王凯活着的时候,答应给我们分公司的拨款,为什么让你给扣下了?你有啥权利对我们进行经济管制!”

    “你别跟我喊,王凯答应给你批的钱,压根就没等到我这儿他就死了。我手里没有钱,拿什么拨给你!”

    “你别放屁!王凯这个钱,你百分百是给私下吞了!”

    “张思凯,你亲眼看见我拿这个钱了吗?”

    “怎么回事儿,你自己心里还没数吗?”

    “对,老吴,你别在那儿装糊涂了!咱谁都不是在永昌干一天两天了,你怎么回事儿,我们心里清楚,你赶紧把钱还给思凯就完了!”

    会议上,一波以塞拉利昂张思恺为首的高层,和另一帮站队老吴的高层,展开了激烈的争辩,场面的火爆程度,就只差动手开打了。

    白涛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突然笑着站起身说道:“……那什么,你们先讨论着哈,我有点饿了,先吃饭去了。”

    众人集体一愣。

    “你们继续,呵呵!”白涛一笑后,领着付饶转身就走了。

    “他叫啥玩应来着!”张思恺扭头冲旁边的人问道。

    “好像叫白涛!”

    “……艹,徐占年不长脑子,找个啥都不懂的愣头青过来,能他妈压住谁啊?”张思恺撇了撇嘴。

    ps:第一章,下一章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