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998 快,准,狠
    国内,满北伐和刘小军花了一周时间在洽谈合作的时候,白涛在塞拉利昂也没闲着,而是一直忙着收礼,收张思恺和老吴的礼。?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

    在这一周内,张思恺和老吴都在私下暗中接触着白涛,但老吴却明显处于下风。因为塞拉利昂不是他的地盘,所以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白涛靠的太近,怕引起张思恺的集中注意。

    ……

    这日,周六下午七点半。

    白涛突然准备离去,而张思恺收到信儿后,立即赶过来跟他见了一面。

    “咋突然要走呢,今天不是说领你去湿地那边转转吗?”张思恺坐在屋内的沙发上问道。

    “有点事儿,我要临时回国内处理一下。”白涛笑着说了一句。

    “国内的事儿,能比永昌公司稳定还重要?”张思恺眯着眼睛,话语调侃的说道:“我咋不信,你能放下这边的事儿不管,提前回国内呢?”

    “你看你,我真的是家里有点事儿……!”

    “老白,我以为咱俩这段时间处的关系挺近了,没想到你还是拿我当外人啊。”张思恺起身就要走。

    “哎哎,你等会!”白涛叫了一声后,表情极其无奈的说道:“你啊,就是太精了!”

    “呵呵!”张思恺背手一笑。

    “是徐先生找我,他人在巴黎,我要赶过去和他见一面!”白涛叹息一声后,补充道:“我要提前告诉你,你肯定得跟着!”

    “……老白,我要上去了,那在每年永昌公司的纯利润上,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张思恺咬牙说道:“徐先生能不能让我接王凯的班,你说一句话,比我给他打一百个电话还好使!”

    “问题是你跟我去了,我怕徐先生觉得咱俩私下有接触,你明白吗?”白涛极力解释道:“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的,他会感觉你太着急!”

    “你先到,我后到,我是偷着跟你去的,不是你叫去的,明白吗?”张思恺轻声补充道。

    “哎呀,你真是难为我!”

    “行不行啊,给句痛快话!”张思恺直奔主题。

    白涛看着张思恺,沉默许久后回应道:“晚上八点四十,从海上走。”

    “好,我回去准备一下!”

    ……

    晚间八点半左右,张思恺带着十多个人赶到了码头岸边,并且在等待了二十多分钟之后,终于见到远处有汽车驶来。

    “来了,这个应该是。”张思恺扭头回了一句。

    “他为啥不跟咱一块过来呢!”

    “哎呀,白涛胆小儿,肯定是怕老吴知道他要带着我走,然后自己得罪人。”张思恺背手回应道:“这是个墙头草,他私下拿咱的钱,肯定也拿老吴的钱了。”

    “呵呵!”

    众人一笑,就都没再吭声。

    “吱嘎!”

    两台车开到码头旁边,随即付饶迈步从车内走了出来。

    “哎呦,咋就你自己过来了呢?”张思恺一愣。

    “涛哥怕老吴知道,他和你一个船走的,再产生误会,所以提前就走了。但他让我带着你,咱直接巴黎碰面。”付饶一笑,迈步就上前来。

    “这个老白,唉……!”张思恺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即迈步就要通过夹板,奔着一艘不大的客轮走去。

    “哗啦!”

    突兀见,枪栓撸动的声音响起。

    “刷!”

    张思恺猛然回头。

    “张总,涛哥让我给你带个话,我们不是过客,我们是狼……!”付饶直接端起了微冲。

    话音落,十多个人疯狂涌向张思恺。

    “哒哒哒……!”

    付饶带来的七个人,呈品字形站位,几乎同一时间搂火!

    ……

    与此同时,永昌分公司内部。

    从国内赶来的大龙,穿着保洁制服,领着七八个人,就来到了高层员工宿舍。

    “你们哪个部门的?”

    “保洁的!”大龙低头回应道。

    “保洁的这个点来宿舍干啥?”

    “……让开!”大龙直接摆手。

    “你们……!”

    “亢亢亢!”

    安保人员话还没等说完,大龙身后一人掏出手枪,一边走,一边顶着安保人员肚子,连开数枪后,直接将他推到了垃圾箱后面。

    “踏踏!”

    大龙戴上口罩,迈步就进了安保宿舍。

    ……

    十几分钟后。

    永昌公司内部宿舍楼内,张思恺一方十几名嫡系的文职干部,在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被大龙等人堵在屋内。

    “你们要干啥?!”

    “我不是张思恺的人!”

    “……别开枪!”

    门口处,一青年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众人后,直接扭头看向了大龙。

    “全崩了!”大龙直接摆手回应道。

    “亢亢亢……!”

    话音落,枪声宛若爆炒豆子一般响起。

    “喂?!名单里,张思恺这边的人还剩七八个,怎么办?我全干了?”大龙语速很快的问道。

    “不用!”白涛话语简洁:“全干了,该没人喊口号要报仇了!你们马上走,把接你们进来的那个关系也处理了……!”

    “那是老徐安排的人!”大龙惊愕。

    “你怎么还没明白呢?!老徐让他跟咱接触,就是想让他消失……真是嫡系关系,老徐怎么会让他掺和这个事儿!”白涛无语的说道:“处理了吧!”

    “明白!”大龙干脆的点了点头。

    ……

    另外一头,酒店门口。

    白涛就领着两个人,在车内等到了老吴。

    “……你把张思恺干了?!”老吴让十几个人在车外等着,而他自己坐进车内后,棱着眼珠子喝问了一句。

    “不是我干的,是你干的!因为我去巴黎了,这事儿张思恺的人能作证,徐先生也能作证!”白涛插着手,轻声说道。

    “我艹你妈,你阴我!!”老吴暴跳如雷的骂了一句。

    “啪!”

    白涛抓住老吴的头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还想在永昌干,你就给我摆好位置!想死,那十分钟之后,张思恺剩下的兄弟,就能把你活剥了!”

    老吴咬牙看着白涛,连续喘息着。

    “……船在码头,你去了就可以走!”白涛松开老吴的脑袋,插手继续说道:“你要不想走,可以试着跟张思恺剩下的兄弟解释解释!”

    “……!”老吴阴着脸,沉默许久后咬牙说道:“行,你他妈够狠!”

    白涛低头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徐占年的手机。

    “喂?!”

    “公司内部我需要挪用一部分现金,数额可能会有点大!”白涛直言说道。

    “用它干嘛?”徐占年一愣。

    “张思恺死了,我不得拿钱安排安排他的兄弟啊?”白涛笑着说道。

    “张思恺死了?!!”徐占年竟惊愕的感叹道:“这么快?!”